第10章 因为喜欢
  • 我只想挣钱买房
  • 极品太公
  • 3054字
  • 2021-12-13 10:08:17

一处老旧宅楼门口,头发花白的老人腋下挎着尼龙袋,上面印着卡通猪头下边是显眼的“饲料精”字样,鼓馕外表不知道装着些什么。老人枯瘦如柴的手隔段时间推一下草帽,仰望这栋沧桑7层楼房的某层。

“你来做什么?我没钱了。”正从外面回去的韩姬,眼神充满厌恶。

老人似乎习惯了这样的语气,并没有过多反应,听到声音从后面传来他面带微笑转身,当他看到韩姬那一刻笑容突然僵住。

“谁让你穿成这样的啊?伤风败俗,丢尽老韩家的脸。我韩先佑真是白养了你个白眼狼。”老人气得直跺脚,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韩姬穿的顶多就是短一点,少一点,放在城里来说就是时尚、前卫,可在老人眼里那就是是浪荡。

“说谁白眼狼呢,哈?我出来这么多年,给你们寄回去多少钱?我自己留过一分吗?看看你的好儿子,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欠多少钱不是我给他还的?”韩姬瞬间炸裂。

“你”

“我什么?我说得有错吗?这钱给你,以后别再来找我。”

韩姬大步别过韩先佑身旁,打开铁门走进去狠狠关上。一直奔到出租屋,她再也忍不住抱头大哭。

许久。

透过窗口看到韩先佑还在楼下仰望着上方,她心却软了。

走进房间从床铺下抽出几百块钱又下楼,打开铁门,看着双眼浑浊却一点都不慈祥的父亲,将钱塞在他手里无力道:“就这么多了,我已经快活不下去了,让他消停点吧。”

“龙眼,你拿着!”

说完转身刚走两步,韩先佑在后面叫住了她。转身接过沉甸甸的尼龙袋,韩姬拖着沉重的步伐迈进楼门。

隔着铁门看着韩姬上楼的背影,韩先佑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随后转身离开。

韩姬离开舞蹈学校后又找了一份舞蹈培训班的工作,白天要去舞蹈班教舞蹈,晚上还要去夜色酒吧兼职,睡眠严重不足。本应趁着这时候补补觉,可翻来覆去还是无法入眠,脑子里一团乱糟糟的。

“我有事找你,人民路21号。”

滑上手机盖子丢在床上,坐在化妆镜前打扮自己。不管做什么决定,或许没人能理解他此刻内心的孤独与无助。

从小到大,家里重男轻女的思想观念近乎让她受尽了委屈,本想毕业以后进城能逃过多舛的命运,今天父亲的到来让她再一次绝望了,为那个家放弃了自己梦想,还被说成白眼狼。

大约半个小时,徐一坤踩着单车出现在楼下,刚要仰头呼叫,一窜钥匙从天而降。

“401”

韩姬没有多说一句,报上门号拖着鞋子走回来。

徐一坤不知道韩姬突然叫他来做什么,昨天夜里为了让她离开夜色酒吧的事还跟他大吵一架,难不成还没吵够吗?带着疑惑走上破旧宅楼,大多数房门上挂满蜘蛛网,明显很久没住人了,也有些住户还在。

楼梯歇息台墙壁上贴满广告,通厕所的,修水管、开锁的,甚至还有代孕的、招嫖的,沿着楼梯的墙壁已是无一块空墙。

“什么鬼地方。”徐一坤嘀咕一句继续往楼上走去。

401房门虚掩着,轻轻敲了两声便被请进去,这是一间两房一厅的房子。里面收拾得还算干净,就是家具已经破得不成样子。湿漉漉地板明显是刚拖过的痕迹。

“需要脱鞋吗?”

徐一坤看着里头淡淡妆容的韩姬,高耸鼻梁仿佛还折射着一点光芒,一身白色睡衣修出她傲人身材,人字拖露出她细嫩的脚趾。

徐一坤顿时口干舌燥,颤抖的手从裤兜里摸索出一根烟,可火机打了几次硬是没着火,他随手将烟和火机一并丢进门口的垃圾桶,再次问道:“要脱鞋……吗?”

“脱……””

韩姬依旧那副高冷的表情,徐一坤怎么也没想到鞋子刚脱掉一只。韩姬忽然扑过来一把抓住他双臂往墙上摁。

或许幸福来得太突然,徐一坤惊慌失措:“韩姬,你”

“徐一坤,你喜欢我吗?”

韩姬的表情是那么认真、肯定,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徐一坤不敢半句假话。

“嗯”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喜欢。”

徐一坤一个投降的姿势,被问得一头雾水:“你今天怎么了?”

“你会娶我吗?”韩姬眼神那么期待却隐藏着悲伤。

通红的眼圈怎么能逃过徐一坤视线,他的心揪了一下:“你哭了?”

“回答我!”韩姬继续追问。

徐一坤哪想那么多,就算是多大的罪,这一次他也愿意扛:“会。”

这是一个干柴烈火燃烧的下午,也是这么多年来韩姬给徐一坤的答案。

直到晚上徐一坤还不敢相信现实,他默默走上楼敲开了203包间。

“彪哥,力哥今晚过来吗?”徐一坤扫视里面,只有大彪和两个小弟在里面,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大彪见他魂不守舍样子开口问道:“一坤啊,看你丢魂似的,找力哥什么事啊?”

“没事!你们继续。”徐一坤准备拉上门。

大彪在里面喊道:“要不你今晚先休息吧!”

“谢谢彪哥,那我先走了。”

走下一楼的时候,徐一坤看着韩姬在酒吧里穿梭,忙得不可开交,也就没有去打搅她。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把她从这里带走。

“滴哩哩……”

走出酒吧门口,徐一坤电话响了好久,他慢悠悠地掏出手机:“喂,川仔啊,搵我咩事?”

“坤锅,你还在油厂没?想找你买点液压油啦。”对面的普通话跟陈力有一拼。

“我都出来一段时间了,现在不在那干。”徐一坤说完就想挂电话,正烦着呢。

“锅,锅,等一下啦,帮个忙,我们老板呢想找熟人送货,质量有保证!”川仔不依不饶。

徐一坤没办法,只能答应想想办法,现在自己去做这个不可能了,陈力这边不好交待。

点上烟拨通电话:“俊东啊,在哪呢?”

接到徐一坤的电话,池俊东正在西川路和施静逛街呢。

“坤哥?好久没联系了哦,现在过得怎么样啊?”池俊东对徐一坤没什么仇恨,只是自从上次走了以后再也没联系过,想当初刚进厂时候还是跟他玩得最好呢。

“还好啊,你现在有没有空?陪我吃烤鱼去?”

“嗯,好吧,我从西川这边过去,要8点多这样到,小食街见!”池俊东想了一下答应了,毕竟好久不见,人家约出去也不好拒绝。

“施静,徐一坤约我吃烧烤,你要一起吗?”池俊东挂完电话犹豫一下问道。

施静搂着他胳膊,想也没想:“我不去,你自己去吧,我正好去秦玲那里修一下头发,完事我自己回学校。”

“对不起啊,好久没见他好歹给个面子。”池俊东尴尬笑道。

“你说得像我不让你去似的。”施静想了一下又叮嘱道:“不过不许喝酒。”

“好,那我先等车去。”

“晚上回去给我电话”

“好”池俊东

一边小跑一边向施静挥手告别,后者嘟嘴叹气自语:好好约会又黄了。

晚上8点多夜市人满为患,小食街香气弥漫,爆炒声音不绝于耳,锅碗瓢盆叮当响动。移动雨棚搭建的摊位里,徐一坤身穿西装,短碎的头发差点让池俊东认不出来。

“俊东,这呢!”徐一坤笑容满面和以前一样热情。

池俊东在他对面坐下,从上到下大量着徐一坤:“这才多久啊,人模狗样!啧啧。”

徐一坤噗呲一笑:“你看我像狗吗?想吃什么点!”

“不是说烤鱼吗?”

“行”徐一坤转头对老板说喊道:“老板,特色烤鱼一条,再来个蒜末烤茄瓜。”

“还是坤哥懂我!”

池俊东乐呵一笑,徐一坤却盯着他一样打量一番:“俊东,你也不一样了,你那一条裤子几个兜也不穿了,穿牛仔裤加T恤了。”若有所思继续说道:“谈……恋……爱了?”

“你呢?”池俊东反问。

徐一坤愣了一下哈哈大笑:“我也不知道算不算。”

池俊东疑惑不已,这种事还能说算不算?

徐一坤扯开话题,不给他问下去,趁烤鱼时间跟他说找他来的目的。

还是川仔的事,川仔是徐一坤发小,初中毕业后就一直跟着一个包工头干工地,现在包工头发财了,自己买了机器设备包大工程。

前段时间机器液压系统出了问题,后来发现是液压油质量不行。由于机器也不多,而且都是二手设备,老板也舍不得买高档油,一般都是找私人搞一次一两桶。

“俊东,我是不方便去接这活,毕竟我现在在酒吧,不好搞其他事,再说也挣不了多少钱,但是比你现在工资来说要好很多啦”徐一坤意思是要池俊东去接这个小生意。

虽然说一个月两三桶油,但一公斤挣个几块钱差价,那也得有千把块收入。

其实这个消息对池俊东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他一直想出来自己捣鼓,可惜没有车本钱也不够。

可这一次的量小正好可以搞搞,现在就缺个送货的车了,要是请人肯定划不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