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代替我,成为我
  • 龙君苏醒在星际
  • 绯月天歌
  • 2627字
  • 2021-12-11 05:05:05

干燥昏暗的地下洞穴里,龙酒酒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快速流失,然而她却什么也做不到,只能无力地趴在血泊中,听着洞穴外面隐隐传来的说话声。

半个月前,龙酒酒跟着老师和同学登上了返回母星地球的星船,进行一年一度的对母星的实地采风考察。

然而龙酒酒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次的实地采风考察却成为了她的催命符。

龙酒酒是帝都星龙家的唯一继承人,爷爷龙纪淮更是星落帝国的三军统帅,因此龙酒酒刚出生就同帝国太子萧停云有了婚约。

可好景不长,十五年前,深渊族再次席卷而来,她的父母随同皇帝一起出征,父亲在战场上为了保护皇帝,为其挡下了致命的一击而因此战死,而她的母亲则是留守战地,在大军撤退之后引爆了核能源,与交战地小行星连同六万深渊军一起同归于尽。

当时的龙酒酒只有三岁,前方战报传回帝都星的那一晚,爷爷抱着她在院子里站了整整一夜,然后在晨曦破出云层的那一刻,轻轻地对她说——酒酒以后只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大小姐就好,未来的风雨由爷爷来为你挡吧。

三岁的龙酒酒并不明白爷爷当时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又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对她说出来的,但是之后的十五年,爷爷的确将她保护得好。

正因为保护得太好,却将龙酒酒养成了温室里的娇花—-天真烂漫却无知。

她心安理得的被爷爷护了十五年,直到今天,在她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她才知道她这十五年无忧无虑的生活之外,她的爷爷究竟为她挡下了多少风雨。

“龙酒酒,你也就是命好,有一个将你护得周全的爷爷,否则以你龙家唯一继承人和准太子妃的身份,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几百回了。”

“恨吗?怨吗?要怪就怪你的命太好了,而一般命太好的人,往往都是命太薄。”

“就你这样的身份还敢跟萧停云有婚约?倘若萧停云这个太子是陛下的亲子,你与他有婚约也算是天作之合,可偏偏萧停云并不是陛下的亲子,你龙家与太子有了姻亲关系,陛下如何能安心?所以只能让你死了。”

“没了你,龙家就再也无后,等你爷爷一死,三军军权自然会回到陛下的手里。而只要没了你,萧停云也断了龙家这个靠山,届时究竟是太子继位,还是二皇子继位就难说了。”

大概是知道她活不了了,所以杀她的人并没有对她有所隐瞒,并在嘲讽了她一番后,将她丢在了这昏暗的溶洞中,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里。

龙酒酒艰难的喘息,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她尝试着想要打开个人终端,可她连动一动手指都做不到,只能绝望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恨吗?

怨吗?

她当然恨,也当然怨。

她恨自己的天真。

也怨自己的天真。

但她只要一想到爷爷若得到了她的死讯,她就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十五年前,爷爷抱着只有三岁的她送走了她的父母,如今爷爷已经不再年轻,她却又要让爷爷再经历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

还有龙家·······

世代守护帝国的龙家,以后该怎么办呢?

龙酒酒不甘心,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她想要保护爷爷,也想要守住龙家,像十五年来,爷爷保护她一样去保护不再年轻的爷爷,像爷爷和父亲一样,去守护龙家。

她恨,她怨,她是真的不甘心啊。

滴答——

滴答——

心口的血一滴一滴落入干枯的土地,带着龙酒酒强烈的意念,悄无声息地没入了地底。

而在地底的深处,却有着什么在渐渐苏醒。

龙酒酒的气息越来越弱,她趴着的地面却在这时轻轻的震颤起来。

昏暗的洞穴里,一个沙哑慵懒的声音陡然响起,这声音还带着浓重的睡意,似是被人成美梦中惊醒,带着三分慵懒,三分困意,和三分起床气。

“是谁在对本君献祭?”

龙酒酒的神智已经迷糊,却在听见这个声音后强行打起了精神,她吃力地睁大了眼睛,而后就看见了令她震惊又匪夷所思的一幕———

昏暗而空旷的洞穴中,有着数不清的银色星芒出现,而在不远处的巨大石台上,缓缓出现了一个神秘而又美丽的生物。

它庞大的身躯盘在巨大的石台上,通体散发着细碎银芒,在四周星星点点的星芒中,银色的鳞片宛如星河中最亮的星子,而当它从盘蜷的身体中慢慢抬起头时,龙酒酒彻底震撼了。

------龙!

不是丑陋的深渊恶龙,而是远古传说中,如今只出现在星际博物馆里才能看见图画的真龙。

银色的真龙缓缓睁开了眼,那一双银色的龙目中,如盛了星河般璀璨,它慢慢低头看来,目光在触及到趴在血泊中的龙酒酒后,龙酒酒明显的感觉到它的目光似乎顿了顿。

“是你在此献祭唤醒了本君?小姑娘,你所谓何求?”

龙酒酒不懂什么献祭,可她虽然天真却并不傻,她听懂了这美丽银龙的话,是她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唤醒了它,因为这个原因,自己似乎可以向它提出要求。

龙酒酒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但银龙仿佛知道她心里的所想,再度开口:“你想活?”

龙酒酒吃力地点头,她想活,她要活,只有活下去,她才能保护爷爷,守护龙家。

银龙看着她沉默片刻,庞大的身躯却动了动,平静说:“你用自己的鲜血和灵魂作为交换唤醒了本君,然后再告诉本君你想活?”

龙酒酒一愣。

银龙周身银光闪烁,在龙酒酒愣怔的目光中,身型渐渐缩小,最后化作了一个赤/身/果/体的少女。

少女落下石台,一步一步走近龙酒酒,附身仔细地打量着她,淡淡道:“换一个吧,本君收下了你的献祭,但做不到你的这个请求。”

然而龙酒酒却呆呆地看着眼前由银龙变成的少女,并不是她太过震惊,而是因为她的容貌居然跟自己有着七分相似。

容貌虽然相似七分,但气质却大不一样。

龙酒酒想起了银龙睁开眼睛看向自己时的停顿,原来那时的停顿就是因为自己这张与她相似的脸。

龙酒酒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身体在冰冷,但身体里的血却开始沸腾了。

强烈的不甘迫使她吃力地抬着头,认真地看着眼前人,一字一顿地沙哑说道:“那就请您代替我,成为我,去替我保护我的爷爷,守护我的家族。”

四海龙君龙玖自受封后每年都会被人族祭祀,从前也曾收到过不少献祭,但从来没有一次,有献祭人会对她提出这种要求------代替她,成为她。

龙玖的沉默令得龙酒酒开始不安,她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却被龙玖一指轻轻地摁在了原地。

龙玖:“可以,献祭人你的名字?”

“龙酒酒。”

“遗愿是什么?”

“代替我,成为我,保护我的爷爷,守护好龙家。”

“契约成立,本君会暂时代替你,守护好你的家族,保护好你的爷爷,直到你的爷爷寿终正寝那一日。”

银色的法阵在昏暗的洞穴里缓缓升起,龙玖站在法阵中央,垂眸静静地看着她的献祭人带着浅浅笑意,化作了一团星芒点点。

而后,龙玖一招手,将这团星芒尽数纳入了体内,唯有地上留下的一堆衣物,昭示着方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那个叫龙酒酒的小姑娘自此消失,甚至连灵魂都没有在这世间留下。

谁也不知道,在龙酒酒消失的那一刻,远在几公里外的临时基地里,所有的设备和仪器全部罢工,临时基地里的警报声响个不停,基地里的人也乱成了一锅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