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坚韧不拔之志

很快到了次日,叶故渊被门外的声音吵醒,他愣住了一会儿,然后赶紧用冷水擦了擦脸便走了出去,石屋前的空地上已经挤满了昨天考试不及格的少年,站在人群前面的是负责昨天考核测试的胡老!

看到这一幕,叶故渊的心跳突然有一点快了?难道事情出现了转机?

“胡老,昨天带来的不及格的少年们都来了,如果还有什么事,请吩咐。”一位穿着普通绿衣服的中年男子略带奉承地说道。

“嗯。”胡老微微点了点头,半闭着眼睛扫了一群十几岁的少年,然后淡淡地说:“今天我叫你们等一下,是因为黄枫谷今年弟子稀缺,你们想留下来,可以和我一同去考试,如果合格的话就可以留下来。”

“外门弟子虽然不如内门弟子,但也是黄枫谷的人,可以获得一些修炼方法,只要你们平日完成工作,就可以全身心投入修炼,如果你们足够勤奋,还是有机会踏入更高的境界。”

胡老的声音降低,所有的年轻人都兴奋起来,即使今生不能修炼成神仙,能成为黄枫谷弟子也足以让他们在龙渊城成为一位受人尊敬的人物。

叶故渊更加激动和颤抖,这将是他最后的机会,反正他无论如何也不会错过的。

“跟我来。"

看到所有的年轻人都感到惊讶和高兴,胡老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外走去。

这处山谷也是一处颇有名气的所在,据说是黄枫谷林修所创造,施展法力布置阵法强行引来山巅冰水,从上至下冲刷而下,专门用来测试弟子向道之心。虽然黄枫谷现在不入大陆其他宗门,但还是出过几名元婴期修士。

今天,外门弟子的考试在这里进行。

胡老停了下来,人群面前出现了一个陡坡。在陡坡之间,一条几十米宽、大约有成人身高一半深的运河似乎被强行嵌入其中,水从山顶往下流,虽然距离很远,但水里的一丝寒意仍然让他们感觉到一丝发抖。

胡老面无表情,指着运河说:“谁能在两小时内爬到山顶,谁就可以成为黄枫谷弟子。”

这个斜坡凭空耸立,没有支撑,更看不见水从何而来,但少年们知道他们此刻在仙洞里并不感到惊讶,而且看到运河很陡,但只有两百米高度,叶故渊对此也有了一些信用,因为在肉身实力这一块,他并不输给任何人。

当胡老命令开始时,所有人尖叫着,疯狂地向前冲去。

叶故渊肉身早已经是武道巅峰,一开始就冲在最前面。

刚进运河,水流不太快,水温虽低,但仍在可承受范围内,一些身体素质优秀的少年练,转眼间逆流而上,冲出近五十米,但超过一定高度后,水流速度突然翻倍,水温低于冰点,在奔腾的水流中,甚至还夹杂着一点冰!

冰的边缘十分脆弱,但在湍急的水流下,它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如果一不小心,就会划出一道又长又窄的伤口!

因此,少年们原本可以很轻松的登顶,突然变得困难起来。

呼!呼!呼!

叶故渊也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肺里充满了热的味道,浓密的汗珠滚下来流到眼睛里,带来了一阵灼热的感觉,但随后被冷水冲洗,又恢复了一点清澈。

速度越来越慢,从原来的一步步往上爬,一点一点往上爬,最后变成一颗缓慢移动的星星。

叶故渊全身都浸在水里,他尽可能地往上爬,以减少水的冲刷力,同时,他努力爬上水底参差不齐的岩石向上移动,膝盖和肘部的衣服都磨损了,在冰和怪石摩擦的双重作用下,叶故渊坚不可摧的皮肤竟然也出现了血迹,但很快就被流水冲走了!

这条高度两百米的山顶,对于这些青少年来说简直就是地狱,每个人都在奋力前行,身体上的伤口逐渐变得稠密,流到了水里,出乎意料的是,它们没有一个人放弃。

原本叶故渊认为这一关对他而言也是轻而易举,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山谷还附加重力阵法,肉身越强大,施加的重力也就更多,一时之间,肉身强大的叶故渊反而落了后。

在修仙的问道之渠下,十几位黄枫谷的修士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复杂的脸色。

“半小时!”

在灵力的加持下,滚滚的声音足以传遍整座山。目前,几名身体素质最好的青少年离终点不远,但水流显然更加湍急,混合的冰变成了碎冰。

一个少年低着头爬上运河底部的砾石,虽然他的手上有无数的伤口,但他的眼神坚定,丝毫没有放弃的意图

“砰!”

但就在这时,一块碎冰突然击中了他的额头,年轻人的头突然鲜血流动,他的身躯突然被水流冲垮。

啊!

负责青少年安全的修士迅速将他带出去,并从斜坡上落了下来。

胡老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淡淡地说:“治好他,事情结束后,送他回家。”

少年的头在流血,但他很虚弱,喊道:“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继续尝试,刚才我几乎成功了。”

“真的,我只是有一点失误,你为什么不再给我一次机会呢?为什么!”年轻人崩溃的哭了起来。

胡老听了这话,微微皱了皱眉,喊道:“修真大道,不仅要有实力,还要有机缘,刚才冰击倒了你,你的运气不好,没有机会修真大道!还是哪来的回哪去!”

黄枫谷的修士听到时恭敬地施礼,然后他一闪而过,抱着那个年轻人迅速离开这里。

与此同时,在问道之渠道中,无数青少年突然感到绝望。

“啊,没时间了!”

“我们一个半小时内只爬了一半的路程,水位越高,水流越快,温度越低,我们没有希望了!”

“算了,别爬了,我太累了!”

看到没有希望,少年们立即嚎啕大哭,用手和脚抓住下面的石头,将身体固定在运河中,脸上露出悲观和绝望的表情。

但是这样的声音传到了叶故渊的耳朵里,他没有听到,目前,他的精神早已模糊,仍然能够行动,他以不屈不挠的意志完全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当他周围的青少年都放弃了,他仍然在一点一点地进步。

手掌、肘部和膝盖都变得血肉模糊,脸部、手臂和胸部都被冰划破,布满了伤口,急促冰冷的河水,全身的疼痛,还有青少年绝望的哭声,但这一切都无法进入叶故渊的耳朵。

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向前迈进!向前继续走!

任何困难都阻止不了他!他想成功!“嘿!你这个傻瓜,我们不能通过考试,你为什么还要坚持?”

“兄弟,停下来休息一下,不要做这些毫无意义的挣扎。”

“你不想活了吗?再不停下,你的手和脚都会废掉的,甚至可能会失去生命!”

渐渐地,有人在他们周围发现了这个奇怪的叶故渊,原本嘴角微微倾斜,露出冷嘲热讽的色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看着叶故渊一点一滴地奋力前行,慢慢超越一个又一个人,这些跌入冰冷的运河水中不肯前进的青少年,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种羡慕之情。

对于他们的表情,叶故渊根本没有注意到,仍然低下头,面无表情地向前走去。

“我已经到达了顶峰,我成功了!”这时,结尾响起了一声令人惊讶的吼声。

一个参加测试的强壮的年轻人爬上了山顶,从冰冷的水渠中站了起来,虽然他的脸冻成了蓝色,但他的脸上充满了骄傲!

此刻,叶故渊刚刚经过半山腰,水流更加湍急,温度更低,冰缘切割越来越大!他的速度非常慢,但他从来没有丝毫退缩的打算,他就像一艘在海里挣扎的帆船。

虽然这艘船随时都可能摧毁,随时都可能死亡,但他一直坚持着!

过了一段时间,每隔几分钟,山顶上就会有一声令人惊讶的咆哮,他们都是被家族送去的,用最好的的资源培养出来的强壮身体,尽管问道渠道对他们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但仍然无法阻止他们攀登顶峰!

此刻,与他们相比,叶故渊更像是黑泥中卑微的小泥鳅,虽然他拼命地翻滚,但他仍然感到尴尬和虚弱。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吸引了足够多的目光,不管是半路跌倒的人,还是已经爬上山顶的人,眼睛里都流露出钦佩的神情。

“时间到了!”负责计时的黄枫谷修士叹了口气,大声喊道。

“终于结束了!”

“很遗憾,他终究不能成功。”

“我告诉他这没用,但他不听,最后,还不是和我们一样。”

“他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人,即使他这次不能成为黄枫谷的弟子,他将来也是一名强者。”

当听到山坡上传来考试结束的声音时,无论是考试结束的人又或者是获胜者,还是在路上早早摔倒的青少年,黄枫谷修士松了一口气,并有点后悔。

看着这个仍在挣扎的青年,他们真的想知道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他是否能爬到尽头?

但时间已经到了,这次测试也就意味着结束。

“你去把考试及格的人交给交接处,考试不及格的人送回原处,到时候就把他们送下山去。”胡老微微皱了皱眉头,眼里流露出不耐烦的神情,现在他的修为在筑基初期巅峰,很快就会达到顶峰,他准备抓住时间攻克瓶颈,又怎么能在这些不及格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是的!”胡老语落之后,十几名修士带走了及格的人,很快,整个测试地方只剩下一个人在一点一点地移动。

“胡老,现在该怎么办?”看着那个还在移动的年轻人,一位修士有些动容,声音带着一些犹豫的问道。

“哼!没必要管,考试已经结束。我还要修炼,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快把他弄下来,治好他的伤,将他送走。”胡老不耐烦地皱着眉头,挥手说道。

“是的。”年轻人不敢违抗,转过身来,踩在飞剑上,正准备行动时候。

“等等!”这时,远处传来一道轻微的笑声,然而,笑声仿佛很遥远,又似乎在耳前一般,一道彩虹划破天空,瞬间来到考核测试的山坡上,遁光散去,众人看到了来者的脸。胡老顿时大吃一惊,恭恭敬敬地说:“五师兄,你为什么来这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