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地的宝贝

龙渊城后山,土石林。

叶故渊出了龙渊城后直奔灵根所在地地,他已经等不及了,不能修炼,在这个世界就是废人一个。

穿越了有一百来年,除了打铁什么也不会。

“有人动了我的铁匠铺?”

一棵树下,叶故渊停下脚步,系统的声音突然响起,他铁匠铺,有人动了!

“这铁匠铺,也算是陪伴有百年了,让人拆了,怪可惜的。”

意念一动,通过系统他直接收回了铁匠铺,至于那些武器,系统竟然提示回收不了。

“算了,这些武器也就只能切切菜,不要也罢。”

叶故渊现在是真的不想再听到武器两字,百年时间,他自已都忘记造了几把剑,几把刀了。

这些,也无所谓,还是专心找灵根要紧。

再者说,自己打造的这些武器,连他都觉得没有什么用处,只要他先要,随随便便就能打造出来一把。

毕竟这百年时间以来,自己也就只会打造武器了。

……

另一边,龙渊城内。

随着南门元清倒飞而出,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心随之一惊。

这可是城内的第一高手,说受伤就受伤,三观完全碎了。

这铁匠铺,当真不一般!

“我看一下。”

彭枫自告奋勇,走近那柄剑身前。

“小心。”

南门元清的眉头皱成一团,旁人是看不出来的,唯有他自已心里跟块明镜一样。

这剑看着一般,甚至压根入不了眼,但就是这样的一柄剑,重如大山,那怕是自已使出全部力量都拿它不是办法。

而在将它弹射出去的那一刻,那股力量也同是一座大山一样,压的他丝毫还手之力都没有。

这般能量,让他心里现在还有一丝的后怕。

如果不是自已放手了,恐怕,他就不会站在这里说话了。

“这剑身周围,有一股淡黄色的波纹。”

彭枫语出惊人。

剑身,还能有波纹?

开玩笑的吧!

“如果我判断失误的话,此剑是黄阶上品武器。”

为了进一步确认,彭枫直接展示了自已的实力。

以他为中心,方圆半丈之内,无风自起,如若仔细看的话,在地上的这柄剑,竟真如彭枫所说那般,剑身周围一圈淡淡的黄色波纹。

“黄阶上品,错不了!”

彭枫突然激动起来,看着地上这柄眼睛火热!

黄阶上品,众众所周知,天地玄黄凡为武器的品阶划分。

天为高阶,凡为低。

在这龙渊城,甚至天元大陆,凡阶上品已经是可见不可求的宝贝,如今在这,这铁匠铺内竟然还有黄阶上品的武器。

“卧曹,整个龙渊城也拿不出一把黄阶武器吧。”

“我听说,一些小宗门也才只有一把黄阶中品的武器。”

“假的吧,这特么一间破的不能再破的铁匠铺有黄阶武器!”

“……”

吃瓜群众口上说着一套,背地里,眼睛中的火热丝毫不输于彭枫。

乖乖,这可是黄阶上品的武器!

不过火热归火热,众人还是有理性的,连南门元清都拿这剑没办法,他们更别说了。

“这剑,黄枫谷要了!”

彭枫立马千里传音,黄阶上品宝剑,这可是能作为镇宗之宝的东西,如今却是在此,受这般待遇!

“不行,彭枫,这剑是在古镇发现,应归龙渊城所属!”

南门元清立马清醒,站在彭枫对立面,眼睛死死盯着这柄剑。

这毫无头序的砸痕,仿佛就是大道的方向。

此剑,至宝!

“龙渊城难道不归黄枫谷所管辖的吗?”

彭枫摇摇头,这剑太沉重,不是一个人就能拿的起的。

这个沉重,可不是单指重量!

“卧曹,这打铁匠到底什么来头,这有好戏看了啊这!”

所有人好像都忽略了一个点,造这把剑的,才是真正的高手。

有人这么一提,大家都反应过来了。

这剑重要,很重要,可打造这剑的人,更为重要!

黄阶上品啊,这可是宝贝中的宝贝!

这小小的铁匠铺内,竟有如此大能。

“嗡……”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现场紧张的气氛突然被打破。

而打破这气氛的,却是其他散落在地上剑。

“卧曹!”

众人懵逼之际,彭枫和南门元清倒是同一时刻暴了个粗口。

一开始,南门元清真没把这剑往是宝器上面想,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现在,他的心态完全改变,这些剑,搞不好都是宝贝。

这“嗡”的一声响后。

地上,所有的剑,剑身周围全都冒着淡黄色波纹。

全特么是黄阶宝剑!

黄阶中品!

黄阶下品!

黄阶,黄阶,全是黄阶!

一地的铁剑,不,准确的说,一地的宝剑!

“什么时候,黄阶武器,这么不值钱了…”

彭枫说话时都在颤抖,这一地的刀和剑,起码有百八十把。

三观完全破碎,曾经有多少个宗门以自已有一柄黄阶宝器为傲,如今,这些宝器,竟如垃圾般随意放在地上。

“我靠,我的刀也升黄阶了!”

“??”

说话者,是一名青年刀客。

肉眼可内,他手中的那把刀刀身周围同样也散发着淡黄色的波纹。

这,就是黄阶宝阶相征。

“我…我…我特么,我的也升了黄阶!”

又是一道声音,众人目光再次放到他的身上。

“我的也升黄阶了…”

尼玛!

又来一个!

三观掉的满地都是,在场之人,凡是之前坐下来修习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睁开双眼,而他们手中的武器,无一例外,全部升由黄阶!

“我是在做梦吗…”

无论是南门元清,还是彭枫,又或者是彭恒,眼睛瞪的要多大有多大。

黄阶宝器,只要有一把就可以为傲的黄阶武器,现在满地都是?!

这已经不关三观的事了,这特么谁能顶的住!

“是这把剑的原因…”

彭枫的声音带着颤抖,指向地下那柄半成品的黄阶上品宝剑。

这绝对不是无缘无故,其中源由,跟这柄剑,脱不了干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