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低调做人

“有了这张玉简,师兄可以在里面呆上两个小时。”

叶故渊的脸上没有表情,他冷冷地点了点头,直接走了进去。

“这位师兄是哪里的?为什么看起来有点奇怪?他去了一楼,这不是浪费灵石。”

“你为什么这么在意,藏经阁有辨别敌人的阵法,他没事,这说明此人一定是我黄枫谷弟子,绝不可能是外派间谍。一定是喜欢清净的师兄,否则练不到炼气七级。至于去了多少层,那是他们的事,但师弟你还是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师兄说的有道理,师弟记下来了。”

两人低声说了几句话,脸上带着羡慕的神色,看着对方,然后安静了下来。

叶故渊也第一次进入了宗门典藏阁。

典藏阁分为三层,第一层被玉简铺满,大都讲述了修炼世界的传说,几乎所有黄枫谷弟子都直接忽略了这些传说。

第二个层,则是一些功法秘籍,而且玉简比较少,找起来要相对容易,一般来说,真正弟子所修炼的技能都是在这里获得的。

至于第三个层次,它是宗门的顶级功法,也是前辈们传下来的功法和修炼心得技能,它非常珍贵,我们宗门只有少数人有资格修炼。

然而,叶故渊不是为了练习功法来这里的,而是想找出他不能筑基的线索,于是他停了下来,开始在一楼的玉简上看。

两个小时后,许多黄枫谷弟子进入了藏经阁后,他们看到叶故渊埋头在一楼的玉简里。他们脸上露出鄙视的神色。

这是从哪里来的?难道你不知道黄枫谷真正有用的东西就在上面两层。

蔑视的人很多,但没有人站出来说,毕竟,在这里的时间是用灵石买的时间,谁又愿意浪费它。

两个小时后,眼前的情景突然发生了变化,叶故渊被直接送出了藏经阁。

叶故渊抬起头,把玉简还给了两个弟子,低头匆匆离去。

虽然他看到了许多关于世界的秘密,获得了很多知识,但还是找不到他为什么不能筑基,看来我只能再等两个小时服用丹药再进去。

看到周围没有人,叶故渊屏住呼吸,盘腿坐在一块巨石后面,耐心地等待时间的流逝。

变形丸效应消失后,叶故渊又等了一个小时,又吞下一颗,变成一个黑脸青年,径直走向藏经阁。

给两个师弟,三块劣质灵石,在彼此不同的眼神中,叶故渊又埋头寻找。

时间过得很快,叶故渊突然抬起头,径直向门口走去,他把玉简扔给他们,很快就走了。

果然,变形药丸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失去了效果。

叶故渊仍然躲得很好,一个小时过去了,他又吞下了变形丹,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年轻人,又跑到了藏经阁。

藏经阁外,两位弟子异样对视。他们都看到了彼此内心深处的疑虑。在短短的一天里,三个人呆在了藏经阁的一楼,难道里面有什么宝藏吗?

所以几天后,一个流言开始在黄枫谷传播,在藏经阁一楼,有一些祖先的修炼经验和修炼方法,达到了金丹级别功法,是门派为了有缘之人而特意放置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叫嚣说有人获得了某某的功法,他的力量突然增加了好几倍,而且他说话很有把握,就像他亲眼看到的一样。

因此,藏经阁的一楼突然非常受欢迎,无数弟子红着眼钻进去,真的在意外中发现了两三种小小的妙法秘方,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当然,这些是后面的事,叶故渊不知道他们的胡乱猜测,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读了几百张玉简,他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

灵魂沉入其中,仔细观察。过了很长时间,叶故渊抬起头,脸上露出深思熟虑的表情。

“五行灵根?根据玉简中所说,我不能筑基是因为灵根比较杂,但我能做些什么来解决这个问题呢?”叶故渊看了好几遍,但任然没有找到解决办法。

还有时间,叶故渊又看了几十张玉简,找不到任何线索,见变形丹无效,他只得迅速离开藏经阁。

“真是难啊!想筑基真是不容易。”叶故渊自嘲,脸上露出苦涩。

摇摇头,收起情绪,好歹自己也是有铁匠铺的人,叶故渊不相信还能被这件事给困住。

他抬头看了看,然后上升到空中,很快就消失了。

“杨月月师妹,平日你是我们师兄妹中最勤奋的,今天为什么不单独练习?”刘月如看着两位师兄赤果果的眼睛,心里难免酸溜溜的,杨月月的表现非常出色,让她很嫉妒。

“是的,我觉得师妹似乎有点不安。你为什么不说点什么?也许我们能帮上忙?”李岳的脸恰到好处,流露出关切,不会太直率和唐突。

段华明一次又一次点头,表情也是如此。

杨月月听了这话有点吃惊,然后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淡淡地说:“没什么,修行之路很难,我今天只是想放松一下,我什么都没想。”

尽管杨月月这么说,叶故渊的脑海里还是闪现着。三月到了,他应该来要筑基丹吗?“哦,我明白了。”

三个人互相看着,眼睛里闪过一丝困惑。显然,他们不相信杨月月的推诿话。但杨月月并不在意,她的脸仍然很平淡。

“咳!这几天我一直在炼制丹药,我的功夫有了回报。直到昨天,我终于炼制了一个。”

段华明脸上闪过一丝红晕,他从储藏袋里拿出一个筑基丹放在手里,眼睛却一直盯着杨月月。

“筑基丹!想不到师兄筑基丹已经炼制成功了,想必很快就会成为高级三等炼丹大师。”刘月如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眼神充满了嫉妒。

李岳也表示祝贺,但是他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情愿。

然而,令段华明失望的是,杨月月只是淡淡地祝贺了一声,脸上没有任何变化,这让段华明失望。难道她不知道这么年轻就能够提炼筑基丹是多么不可思议吗?

这时,一个人影慢慢走进大厅,看着这么多人在他面前,他似乎有点吃惊。然后他轻轻地施礼说:“叶故渊见过师兄师姐。”

杨月月的眼睛亮了起来,脸上的冷色稍稍缓和了一些,轻轻地点了点头。

尽管段华明和李岳的观点并不一致,但他们也认识到彼此都有资格追求杨月月。

但叶故渊只是一个五行灵根之人,也敢高估自己的能力,这让他们暗自生气。

至于刘月如,她从来没有见过没有五行灵根的废柴师弟。

“听段师兄说,叶师弟也在炼制筑基丹药,有没有像段师兄那样已经炼制出筑基丹?”李月渡转过脸来,微笑着。

杨月月闻言,微微皱起眉头,但她没有张嘴。她的目光落在叶故渊身上,带着期待的神情。

叶故渊听后也微微皱起了眉头,在这个时候,他仍然需要隐藏自己的实力,并等待他的时间去寻找解决筑基的方法。

自然不想引起人们的注意,他不得不隐晦地说:“很难提炼筑基丹,师弟我资质有限,只是想稍微了解一下筑基丹,今天就是来履行诺言并返还筑基丹。”

尽管她知道这只是一种奢望,但杨月的眼睛还是露出一丝失望,心里也在叹息。

不知怎的,她总觉得看穿不了师弟。特别是上次“见面”后,他不时出现在她的心里。

“唉,这是命运。既然如此,何必多想呢?”

杨月月的眼睛没有逃过叶故渊,他犹豫了一下,从储藏袋里拿出一个筑基丹递给她。然后他退后一步说:“谢谢杨师姐,现在归还原药。”随即闭上眼睛,无视段华明的冷嘲热讽,直接转过身去。

“嘘!我已经说过师妹借给他丹药,只能让他修行上的耽搁,他能炼制筑基,恐怕得等个千百年。”段华明满脸鄙夷之意,一副这小子再修炼千八百年也绝对无法跟我相提并论的模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