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逆天机缘

灵力倾注后,灵剑变得异常锋利,当它轻轻移动时,插入石墙中,用双手轻轻搅拌,然后切下一块大约有人一半大小的石头。

叶故渊把石头放在一边,看了看面前的黑暗洞穴,他的脸上显出犹豫的神色,然后,他的眼睛露出几分迟疑,呈现出一种坚定的神色,朝着山洞走去。

山洞里的光线非常暗淡,就算叶故渊微弱的精神力量移到眼睛上,也只能看到前面的路,一路摸索着慢慢向前走。

在数十米处深处,叶故渊跨出一步,将手放到地下,他感到有点潮湿,忍不住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低声说:“这里不是有一条地下水道吗?”

他再次向前移动,深入到数十米深的地方时,空气中的水分变得越来越重,当他转过弯道时,耳中传来一道水声,与此同时,一股淡淡的药味随之而来。

“嗯?青莲的味道?”叶故渊的脸上突然露出惊讶的表情,他在药谷呆了几天,虽然没有学过炼丹术,但在这帮弟子清理长生不老药时,他也写下了一些珍贵的灵药,这朵绿莲花便是其中之一。

“不对,青莲有点甜,虽然味道很相似,但有点酸,好像是某种野草的味道。”叶故渊笑着摇了摇头,青莲十分珍贵,可是能炼制十余种珍贵灵丹妙药,怎么到处都能看到呢。

但此时此刻,叶故渊还是忍不住好奇,伸长脖子向前看,因为看不见,只能继续向水声的源头走去。

水的声音越来越近,空气中的药香也越来越浓,他情不自禁地想摘取这朵绿莲花,即使是铁常春藤、黄金种植草和何首乌等顶级烈性草的味道也与之混合,深呼吸时,令人感到不舒适。

叶故渊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当他走到山洞的尽头时,他发现前面有一条死路,但是清澈的水从石墙后面隐约地流了出来,叶故渊伸手去敲石墙,突然发出“砰”的声音。

“幸亏石墙不厚。”叶故渊也松了一口气,伸手从储物袋中取出灵剑,在法力的注入下,他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面前的石墙上,就像用刀切豆腐一样,挖出一个可以让普通人进出的洞。

当石头落下时,一道亮光突然从洞里射了出来,叶故渊伸出手挡住眼睛,向内瞧了瞧,但头刚伸进洞里之前,一股强烈而霸道的药香瞬间从洞里逸出。

“咳咳”

叶故渊鼻尖吸了一口气,脸色立刻变红,剧烈咳嗽。

这种药的浓香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似乎数百种药草混合在一起,然后密封并允许其生长。只有经过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沉淀和积累,才能达到这一点。

虽然叶故渊的脸因为咳嗽而变红了,但他下一秒便充满了狂喜!

这一次吃了一点苦头,但也让他确信,在他面前的石窟里,一定长着几百种灵草,而且它的生长年份绝对不低!

因为刚才他吸药香的时候,药香虽然是斑驳的,但是刺鼻的味道是挡不住的!

“心碎草!”叶故渊的嘴角翘了起来,露出了幸福的神色。这种气味肯定是从剧毒的灵草中散发出来的,在呼吸中不经意就能杀死人!

此外,辛辣的味道越来越强烈,远远超过了叶故渊在药谷看到的百年心碎草,可以看出,它的成长年限一定很长!

过了一会儿,叶故渊抑制住了心中火热,药味稍散后,他用袖子捂住口鼻,走了进去。

周围石墙发出的微弱荧光让他感到不舒服,当视力恢复后,眼前的景象,让叶故渊忍不住微微张开嘴,眼睛里充满了震惊。

墙后的石窟大约有几百米大,墙上有一块奇怪的浅白色水晶,这种微弱的光是从晶体中发出的,洞窟上方有一条裂缝,泉水从洞窟中流出。

水落在地上,在一次撞击后,石窟中携带的少量沉积物形成了一个约二十米大小的三角洲,无数种药草在其上无序生长。

水从三角洲缓慢流出,然后流入后面的一个小水池。

这个水池应该和地下水渠相连,所以水质很清澈,但是底部很暗,不知道有多深。

叶故渊慢慢地从石窟中扫了一眼,迅速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了十多次,这迫使他心里打消了大喊大叫的念头!

二百年何首乌!

三百年黄金种植!

四百年金银花!

三百年铁常春藤!

……

看着石窟里杂草丛生的浓密的灵草,叶故渊几乎有一种入梦的感觉!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慢慢平静下来,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禁有些犹豫。

“为什么山的腹地有这么多灵草,它们又是如何在这样恶劣地方生存?”要知道,灵草的种植非常繁琐,需要修士的精心呵护才能成长。

然而,很明显,石窟里没有人,这就有点奇怪。

但就在这时,叶故渊的目光落在了石壁上那奇怪的水晶时,他的脸色突然变了,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他体内的“植物生化配方”运行缓慢,接着,他惊恐地睁开了眼睛,他嘴里蹦出两个字:“灵脉!”

在这个洞穴里,灵力丰富程度远远高于外部世界,即使是种植灵草的药园也要丰富得多!

这样,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石窟下隐藏着一条灵买!

灵脉绝对很小,甚至只有几米大小,否则肯定是门派修士注意到的,要不然也不会被叶故渊发现。

石墙上的水晶石可以解释,他们一定是逐渐转变的,因为他们已经被灵气侵蚀了很长一段时间,如果需要几十万年的时间,它们甚至可能成为真正的灵石。

但是,即使找到了这些灵草生存的原因,这些灵草的种子从何而来?它能从无到有吗?

叶故渊眼睛扫过石窟,然后微微凝固,迅速走到水面,眼睛锐利地落在清澈的水中,好像在寻找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手伸进水里抓住了它,一粒青色的、略带扁平的种子立刻握在他的手里。

看着种子,叶故渊突然想起,整个山谷只有一条活水从山上流下来,就在离药园不远的地方。

如此一来,这是所有药园唯一可用的水源!

看着手中的种子,叶故渊慢慢地在嘴角笑了笑,然后迅速蔓延到整个脸上。他低声说:“真是好运气!这是我的叶故渊的好运!”

山谷无数药园的水源是将泉水引入药园的引,就这样,成熟的灵草不小心把种子掉到水里,被水冲走了。

水沿着断崖流入石窟,石窟中恰巧有一条小小的灵脉,巧合的是,一个藏在石窟中的药园诞生了!

……

半天以后,叶故渊从原来的石窟路回来,尽管废弃的药园非常偏远,路过的人也很少,但叶故渊还是把石头放回原处以防万一,然后在外面随机地布置了一些杂草和石头,直到确定不会有人注意到为止,这才满意地点头。

“我原以为这是一个废弃的地方,但命运造就了人。谁能想到这废弃的药园里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机会!”

“那段天华本想害我,没想到这是给我的礼物!”

叶故渊抬起头笑了,世界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如果这一刻被那段天华发现,估计会气的当场去世。”

片刻后,叶故渊平静地说:“药园虽然很偏远,但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应该在谷外设置一些简单的阵法,即使不能阻止人们进入,也足以起到预警作用。”

药道子对他的弟子真的很好。虽然他没有亲自教导,但他对各种原始玉简并不吝啬,这阵法玉简刚好在其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