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废弃药园

心念一转动,当这个想法在他心中浮现时,融入元神的铁匠铺突然在一边出现了无数小符文,边缘覆盖着各种神秘而晦涩的图案,朴素中带着无尽的尊贵。

面对这样的变化,叶故渊很惊讶,仔细地看了看,铁匠铺上的符文像蝌蚪一样,浑然天成,上面闪烁着淡淡的金光,显得神秘异常。

混元神经!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能理解蝌蚪文本中记录的内容,但下一刻,叶故渊被其中内容深深吸引,沉浸其中。

沉浸了一个小时后,叶故渊睁开了眼睛,眼睛里充满了喜悦!这本“混元神经”是修炼元神的功法,伴随着微妙的隐息效果。它解决了叶故渊目前面临的问题,他怎么能不欣喜若狂呢。

他在脑海中仔细地回忆起全部招式,并确保没有错误后,又想了好几次,这满意地点点头,然后闭上眼睛练习!

五天后,叶故渊的眼睛颤抖着,慢慢地睁开了,突然一种奇妙的感觉充满了他的心,他觉得整个人的感觉瞬间敏感了无数倍,即使一片叶子轻轻地落在数十米的半径范围内,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这是神识!

这一突然的变化使他既惊讶又高兴,这种变化是神识向外释放,只有在达到练气阶段的第五级后才能使用,目前,他在炼气一层就能达到这一点,这无疑体现了混元神经的逆天程度。

附在混元神经上的隐息效应突然发挥了作用。叶故渊的气息突然减弱,直到练气一层初期才停止。叶故渊满意地点点头,忍不住笑了,虽然他不知道隐藏的效果,但如果注意一点,应该不会被发现。

叶故渊推开石门走了出去,看着这片废弃的山谷,他的脸上不由流露出兴奋色彩,虽然在这里没有什么约束,但他无法逃脱半年一次的炼丹评估,如果失败,就会被逐出宗门,成为附属弟子。

叶故渊刚入门不久,根据规定,他不能参加,但一年后他也无法逃脱炼丹考试,段明华估计一年后也想将叶故渊赶出药谷。

叶故渊脸上露出冷笑,经过一番沉思,他来到了山谷的外面。

……

“刘三负责在一个月内从后山采摘五十颗青灵果,任务完成后获得一颗低级灵石。”

“胡伟负责在一个月内从后山灵渠取水,供大药园使用,任务完成后,可以获得低级灵石。”

“孙策负责一个月内的厨房柴火,任务完成后可获得半块低级灵石。”

……

一群外门弟子接到任务,一个接一个地赶了出去,他们每个月都很努力,训练时间也很有限。当然,他们不敢浪费任何时间。

刘涛完成了他每月的例行公事,匆匆赶到房间,最近,他的修行在炼气时期达到了练气六层巅峰,一位门派长老向他暗示,如果他能在炼气期间达到练气七层,他将成为黄枫谷精英弟子,所以他现在自然忙着修炼。

“刘师兄。”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略带熟悉的声音。

刘涛有点吃惊,修行者记忆力很好,他很快就想到了来访者的身份,他的眼睛里闪着不同的颜色,但还是笑着说:“是叶师弟,请快进来。”

叶故渊走进了门,刘涛安逸坐在椅子上。“叶师弟请坐,不知今日为何来此?”

叶故渊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这里人情味不过如此,他得到了废弃的药园,这一定传到了他的耳朵,这刘涛的态度比开始时有点冷淡。

“呵呵,我今天来了,是需要师兄的帮助,我想师兄也知道我得到的药园已经废弃很久了,今天我来找师兄借人帮忙清理和照顾,希望师兄能帮忙。”

刘涛微微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一丝难为情,慢慢说道:“叶师弟,不是师兄不想帮忙,而是每个普通弟子都有任务,恐怕我也不能调动人员。”

看着叶故渊,刘涛心里一阵难受,他以为这个少年被药谷里的人打击,就一蹶不振,没想到,他不仅没有放弃,反而越来越坚强。

听了这话,叶故渊故意装出一副忧愁的样子,然后咬紧牙关说:“师兄说的很有道理,但我想我可以请来一些人,这是师傅给我的一剂淬丹,今天就把它交给师兄,希望师兄能够帮忙。“

叶故渊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绿色弹药放在桌上。

“淬灵药!”刘涛听了很高兴,连忙拿在手里,确认无误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这种淬灵丹可以淬灵气,净化和祛除杂质,对练气期间的修炼者有很大的好处,刘涛正忙着修炼,现在他拿到了灵药,心情也是十分愉悦。

“哈哈,叶师弟心智坚定,师兄真佩服,刚好我也需要这颗药丸,自然不会拒绝。师弟,等一下,半天内我会安排二十个人来清理药园。”刘涛拿到丹药后,态度立马变得友好起来。

看着刘涛匆匆离去的背影,叶故渊嘴角冷笑道,修炼者之间的人情的确比世俗世界更为明显,这种淬炼丹药只是低级丹药中的一种不过,叶故渊自然不会看起来像个有钱人,否则就不会是敲诈。而且,他说这颗药丸是师尊给的。想必,刘涛没有勇气去验证,叶故渊自然松了一口气。

中午,外面的二十名弟子离开后,整个山谷焕然一新,杂草和碎石都被清理干净了,地上的泥土被翻了个底朝天。

叶故渊满意地点了点头,从贮藏袋里拿出师尊给的种子,仔细地一粒一粒地种下。

叶故渊手里拿着一把手掌大小的玉锄头,小心翼翼地在地上捡起一个约五个手指深的小坑,把清心草籽种在手里,盖上泥土,用四分气压按压,慢慢地松了口气。

药草的种植相当麻烦,它对工具、土壤甚至土壤埋藏强度都有严格的要求,否则,出了问题,很可能会浪费种子,两个小时后,叶故渊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完成了山谷的一小部分种植。

“唉,恐怕天黑之前我不能完成。”看着剩下的大片空地,叶故渊忍不住苦笑,重重地靠在身后的石墙上。

“砰!"

从后面传来一阵沉闷的声音,叶故渊愣住了,他对这声音并不陌生。

他迅速转过身,看着面前光滑的石墙,握紧拳头轻轻地敲门。

“砰!“砰!"

它是空的!

意识到这一点,叶故渊的脸上很快流露出好奇,这个地方很偏僻,在药谷里,没有人会经过,他仔细地环顾四周,确认没有人后,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件灵器,划在石壁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