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直播开始

冯一洵常说:

“干了3年电工,这线有没有电,我一摸就知道。”

笑死。

上午那根线有电。

冯一洵直接没了。

……

走在荒凉的黄泉路上,抬头不见日月星辰,低头不见土地尘埃,到处都是雾蒙蒙的一片。

身边稀稀拉拉有几名鬼差押解着其他亡魂,铁链声“叮铃哐啷”充斥耳畔。

听闻冯一洵的死因,押解他的鬼差大哥笑得合不拢嘴。

“冤不?”

冯一洵满脸无奈。

“我干的好好的,都怪刘明忽然开电闸,我又没做短路保护,所以才被电死的,冤死我了。”

“老哥,抽支烟吧,你把我放了,回头我请你吃猪脚饭,可以不?”

面对冯一洵的贿赂,鬼差大哥直接推开他的手。

“少来这套,阎王叫你三更死,谁能留你到五更?赶紧走吧,抓紧投胎,下辈子别当电工了。”

“我想再看我爷爷一眼。”冯一洵说道。

他是爷爷带大的,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老爷子指不定会哭成什么样。

“前面是望乡台,你就能看到了。”

来到望乡台。

那是一个高大的瞭望台,排过队后,上了高台,冯一洵眺望起远方。

眼前忽然出现一幅画面。

“小鬼子我操你姥姥!”

“哒哒哒哒哒……”

端着机关枪的战士正浴血奋战。

冯一洵的爷爷,也在电视机前睡着了。

显然,自己的死讯还没传到家里。

冯一洵重重叹了口气,他实在不能想象爷爷知道后会怎样。

在鬼差大哥的保护下,冯一洵走过金鸡山、恶狗岭、野鬼村。

终于进了酆都城。

判官殿内。

这里是古代衙门装饰。

“冯一洵,因生前表现良好,现,特招进鬼界堡,十八区,春风街拘魂部,任灵魂摆渡人一职。”

冯一洵猛地抬起头:“灵魂摆渡???”

这我熟悉啊!

不就是行走阴阳两界的鬼差吗!

能长生不老,还能泡女鬼!

简直人生巅峰!

“嗯?”案桌上的判官眉头皱起:“你有何异议?”

冯一洵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扯嗓喊道:

“报告政府!我没有异议!”

判官点了点头:“在阳间你就负责苏城地区吧,环境你也熟悉。”

“另外,为了加强管理,灵魂摆渡人在执法时,要接受凡间群众监督,进行实时直播。”

“直播?”冯一洵疑惑道。

他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剧,剧中的摆渡人贩卖阳寿、购买鬼丹,都是严重违纪。

没事。

我长生不老就行了。

直播就直播。

“是的,现在摆渡人无底薪,采用全提成模式,来源是直播时的打赏礼物。”

“我们在凡间斗音平台开设了账号,收到的礼物可以兑换成地府货币,用于购买法器,丹药,法术。”

“或者……你自己留着提现也行。”

判官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

说是加强管理,其实是地府为了减少开支。

地府光是鬼差就有200万人,每年发出去几百亿。

不想点办法开源节流,地府怕是要倒闭。

现在,冯一洵是第一个采用无底薪模式的摆渡人,算是地府做的一场试验。

如果效果好,就要大力推广。

“行了,这是你的个人装备,收好。”

一名鬼差强忍着笑意,端来一个长方形木盘子。

无底薪,这是要饿死人的节奏,这新来的啥也不懂,就这么被忽悠了。

盘子上放着一把老旧的燧发枪。

一部通体半透明的手机。

以及一张工作证。

这破枪没啥说的,肯定是打鬼用的。

但手机来头可大了!

按照时间计算下来,这已经出到iphone18S了吧?!

拿到工作证的一瞬间,冯一洵顿觉脑中多出了很多信息。

大部分是关于地府制度,还有一些阴阳事儿,风水学,医学,总之内容很多。

待脑中信息梳理完毕后。

他学着古代人弯腰抱拳:“在下告退!”

“去吧,有任务时,会往你手机上发消息的。”

“是!”

……

“一洵啊,你咋了这是,你别吓我,快起来啊!都是我不好,我……呜呜呜。”

哭喊声传来,冯一洵感到有人趴在自己的肚子上。

睁眼一看。

“你爹死了?”冯一洵没好气道。

刘明猛然抬起头,一脸惊恐的看着冯一洵,牙关已然开始打颤。

“一洵,你,你这是要带我走吗?我,我还没结婚呢……”

“上一边儿去吧。”冯一洵推开他,站起身子,环视着周围。

这是一间别墅毛坯房的厕所。

墙壁上打了凹槽,里面是五颜六色的电线。

之前自己在厕所里作业,刘明出门买黑胶带了,回来时发现屋里没电,就开电闸了。

一不小心,直接把冯一洵给送走了。

冯一洵下意识摸向自己的腰间。

OK。

燧发枪还别在腰上,刚才并不是做梦。

自己的确死了一次,也已经成为了传说中的,灵魂摆渡人!

刘明不敢相信似的,又一次扑了过来。

毫无章法地检查着冯一洵的身体。

“一洵,你,你真没事?我不是在做梦吧?”

冯一洵也觉得自己在做梦。

但。

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任由刘明检查着自己的身体。

感受到手机的震动,冯一洵拿起一看。

“松陵县,江南华府别墅区A1-09,亡魂金月梅待摆渡,直播开启。”

一颗肉眼不可见的摄像头从手机上飞出,悬在冯一洵脑袋边上。

手机屏幕中播放着眼前的画面,观众数量正一个一个的增加着。

看到画面的观众们震惊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两个大男人没羞没臊地抱在一起。

:“请问阁下是什么主播?”

:“看标题,不是抓鬼主播吗?”

:“主播在干嘛?谈恋爱?”

冯一洵的目光却不在手机屏幕上。

A1-09……

不就是这栋别墅吗!

冯一洵东张西望起来,当了灵魂摆渡人,阴阳眼是白给的。

可找了半天也没发现那所谓的亡魂。

想走出去找找,却发现自己被刘明紧紧抱着,根本动不了。

“你给我撒开。”冯一洵不悦道。

“你们这是……”

两人猛然回头,别墅主人朱建发正一脸错愕地看着他们。

“吧嗒”一声。

朱建发手上的塑料袋落地,几个苹果滚落远方。

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画风奇特。

:“笑死,主播搞基被抓,百口莫辩。”

:“怎么?看不起我们同志?”

:“怕了怕了,惹不起惹不起……”

“朱总!不是你想的那样!”冯一洵猛然推开刘明。

“我,我刚才摔了一跤,他帮我检查检查……”

这般说着,冯一洵忽然发现朱建发眉间有一缕红色气体萦绕。

根据脑中信息,冯一洵连忙扯开话题。

“朱总,你最近要小心身体啊,恐怕有血光之灾。”

直播间内笑成一片。

:“这朱总是不是还有凶兆?”

;“不对,是胸罩,hhhh。”

:“xswl,主播居然是个江湖骗子。”

朱建发笑了笑,没当回事,正准备弯腰去捡苹果。

没成想脚下就有一个,一不留神,摔了个狗吃屎。

脑门摔在还没铺瓷砖的水泥地上,当场见了红。

:“????”

:“这是算命主播??”

:“主播!快帮我算算,我感觉最近头上有点绿。”

朱建发捂着脑门,吃痛道:“小冯,你,你会算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