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遇见美女
  • 白梦小姐
  • 天气放晴
  • 2290字
  • 2021-12-28 17:29:49

坐着敞篷小货车,兜着冷风,随着颠簸的路面一路抖动,我不做任何反抗,跟着它一起摇摇晃晃。

敞篷小货车里装有我的全部家当。有一个箱子,一个简易可拆卸衣柜,一些衣服和一些日常生活用品,还有几本闲暇时喜欢翻阅的小说。

我时常认为,生活需要简单,这样才能不被生活的繁琐拖住。这我确实做到了。

租房子,坐大车,不开火,不冒烟。

孤独了些,但却自在。

离开也是悄悄的,没有惊动谁。对周围的邻居来说,大家本来就不认识,即使有幸在外面相遇,大家相互也不认识,即使就住在一个单元。

没有谁会觉察到我也曾经在这里生活了半年,除了房东梅奶奶。因为她需要重新找一个租客。我已经提前一个月和她说过我要搬家的事,原因我换了工作地点,其实是我囊中羞涩。

“我轻轻的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在离开时,我轻轻的对着空气说。

当太阳还没完全露出红色肚子时,我乘坐的小货车已经从市中心来到了三十公里开外的市郊。

货车在一个路口丢下了我,连同我的家当。没钱给,只能搭顺路车。自己动手,价格便宜,服务好,价格就贵,我选择前者。

目送小货车在一阵灰色的尘土中离开后,我拍了拍身上的扬起的尘土,整理整理皱巴巴的衣服,准备收拾收拾我的家当。

“滋”的一声,又是一辆车停在我的旁边。

大白天的,谁这么赶?我心里咕噜。

我随着声音转身。

一只穿着玫瑰红高跟鞋的脚从打开的车门里露了出来。我歪着头看见那脚在地面上换了好几个地方,几经试探,终于找到一块稍许干净而又坚硬的地方,又经确认后,一双精致而修长的腿柱着高跟鞋下来了。

她戴着一副墨镜,身穿一袭直到大腿膝盖的长妮子大衣,大衣衣口很低,里边的衣服又很紧身,使得她的身材暴露。虽然她一直用手紧紧捂住衣服,但她的大衣服显然不能完全遮挡她的春光。

看着她,我的脑袋里出现了许多令我多年后回忆起来觉得污污的幻想。

出租车发动机呼啸着,离开了,我却还在梦里。

“喂。”

我终于惊醒。

丢脸,是我当时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词。

还好不认识,我赶紧转过身去避免目光和她相接。

可惜晚了。

“喂,你怎么在这儿?你在干什么?”她朝我笑。

完了,这下麻烦了,我感觉她仿佛认得我。是谁呢?怎么一点也没印象。

“我…我刚搬家过来,正收拾东西呢,你看,真是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下车了。”我吞吞吐吐。

还打扰她下车了,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话,这地又不是她家的,凭什么要道歉呢?这不是不打自招嘛,没事也整出事了。

虽然一直这样在心里纠结和狡辩,但是最终还是觉得自己缺乏礼貌,可能已经引起了她的怪罪,忙低下头。

她却并没有回答,只是用墨镜后的眼睛上下打量我,盯着我左看看右看看。

“没变没变”她笑着说。

我以为她没有听到我的话,于是又说了一遍。

“我刚刚搬到这里,正在整理东西,小…女…同学…是不是挡到你了。”我正想说小姐,忽然感觉这个词语现在的意思已经变得污秽,又想改口说女士,但面前的她又如此年轻,这样说似乎也不恰当,不得已只能说同学啦。

“小女同学?你还记得我们是同学,我还以为你忘了呢?哈哈,记性很好,不错不错。”她笑着说。

不会吧,这么巧?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

“嗯,当然啦,同窗之情怎么敢忘?”

“你记得?那你说我是谁?叫什么名字?”她并没有就此作罢,接着问我。

在那一刻,我彻底明白了尴尬的含义。刚才可以蒙,现在却无法继续蒙下去。

我正在犹豫该怎么回答,又听见她说:

“还有,你说小女同学是什么意思?我哪里小了。”

她边说还挺着饱满的胸脯边靠向我。

“不小不小,挺大的。”

我不敢看她的眼睛,生怕他发现我此刻内心的秘密,只得低头看向她,可是她离我太近了,我的眼睛没法躲闪,不巧正好看见她挺着的起伏不断的胸脯。

“你…你说的什么呀!”她望见我眼睛所看的方向,忙转过身去整理她的衣服。

“对不起,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感觉越描越黑。

“好吧,饶你一回。那你想起我的名字了吗?”

她整理完衣服又转过身来。

我松了一口气。

“都说女大十八变,如今的你这么漂亮,和当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我哪里能想得起?还有,你能不能不墨镜取下来。”我回答。

“哈哈…你还是原来的你,一点没变,一副口是心非的样子,你能不能说点真的。”她说。

接着她摘下墨镜,然后又在眼睛里取下个什么东西,又用手在脸上使劲地揉了揉。

说真的,当时我不太清楚她对她的脸做了些什么,后来才明白什么叫素颜,什么叫化妆后,差别也太大了。

就拿她来说,化妆后的脸显得小,眼睛显得大,觉得特别生硬、成熟。等她一顿操作之后,整张脸更加圆润、阳光,显得有些学生样子,眼睛恢复长条形,但在弯弯的眉毛下反而更加灵动。

她向我伸了伸舌头,并做了个鬼脸。

吃惊之余,我也被感染了,同时我也记起了她的全部。但为了逗她,我并没有立即说,

“你现在肯定想起我了吧?我当时坐你旁边呢?”她说。

“没有没有。”我坚持否认,“你刚才在脸上变了个什么把戏,直把个美人变得像个魔鬼。”我假装说。

说完我也学着她刚才的样子用手指向上勾着我的嘴角,像这样!

“你…”

她嗔怒了一声,然后把她的手举向她的后脑,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你什么你?想打我呀!梦中情人!”我笑着看她。

她一听到“梦中情人”,立马明白了我的诡计,也顾不得那漂亮的高跟鞋,半捏着拳头嘟嘟个嘴向我冲过来。

我也顾不得地上那些家当,那些即使扔在地上也没人要的东西,拔腿就跑。她则举起手一路追我。

“不好啦,梦中情人又发癫了。”

我一边跑一边喊,惹得周围的人群看向我们。

“哮天犬,你能不能来制止一下你的梦中情人。”

我继续朝天喊着,不在意那些周围目光。

不管目光是鄙疑,嫌弃,冷峻,还是温柔,羡慕。

我一路都没有停止过我的挑衅。

我先沿着大路跑了一段,然后又穿过一条弯曲小路,奔向后面被一些松木和灌木覆盖的高山。

一路的呼喊,一路的欢笑。

一路的目光,一路的感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