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和她结婚

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贴身摇摆的男女,疯狂得仿佛世界末日。

舞池里,一对年轻男女,忘我的摇摆。

“这对狗男女!”

娃娃脸女孩拍桌起身,“乔爷,我帮你收拾他们!”

少女慵懒地窝坐在卡座沙发,青葱一样纤细白皙的两只手,握着手机,她低垂着纤长的睫羽,精致白嫩的脸上流转着五颜六色的光彩,笔直修长的两条腿,搭在玻璃茶几上。

美得像个妖精一样。

‘嘭’一声爆头,游戏胜利。

乔雪扔了手机,顺着唐画说的方向,淡淡瞟了一眼。

舞池里热舞的男女,是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顾子辰和乔心爱。

似乎注意到了这边的视线,乔心爱抬头。

一眼就看到了VIP卡座的乔雪。

“姐姐……”乔心爱脸色一变。

顾子辰似乎也注意到了乔心爱的异常,顺着她视线看了过来。

愣了一下,然后将乔心爱护在身后。

顾子辰皱眉,一脸戒备,“乔雪,你怎么也在这?你跟踪我?!”

乔雪起身,一步步走下舞池。

周遭的男生,停止了舞动,朝着乔雪的方向,看了过来。

跟踪他?

乔雪上下打量了一眼顾子辰,扯了下嘴角。

自恋。

“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们只是一群人出来玩,子辰邀请我跳舞,你千万不要生气,我给你赔礼道歉就是了。”

乔心爱泪声俱下。

浓密的睫毛沾了泪水,急切想要解释。

似乎怕惹乔雪生气,疯狂鞠躬道歉。

“乔雪!你何必这么咄咄逼人!从小到大要不是你对我爱得疯狂,我爸妈怎么会和你家联姻?现在我和心爱有了感情,你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

顾子辰搂着乔心爱,眼神厌恶地落在乔雪身上。

如果不是在家乔雪强势过人,心爱怎么会表现的这么害怕。

平时乔雪肯定没少欺负心爱!

乔雪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儿,紧身牛仔裤包裹着她纤细笔直的长腿,普通的白T恤也遮挡不住她窈窕凹凸有致的曲线,瓷白的肌肤,墨黑的长发。

随便一站,就是人群瞩目的焦点。

乔家两姐妹,乔雪生得最好看。

可惜天生痴呆,十几岁的时候就天天追在他屁股后面,吵着要嫁给他,海城上流圈子谁不知道,乔雪疯狂爱慕顾子辰。

乔雪的翦瞳倒映着顾子辰的脸,没有一丝温度,“退出?”

把玩着手指甲,勾勾唇。

“为什么我要退出?好成全你们偷情晴?”

笑容匪气,浑身透着一股纨绔。

嚣张到了极点。

“姐姐,你怎么能说的这么难听!我知道你爱子辰,但是子辰不爱你,一段感情里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如果你真的很爱子辰,我也可以把子辰让给你。”

乔心爱一边说一边走到乔雪面前,抓住了乔雪的手。

指甲盖用力刺进乔雪的手掌心。

乔雪吃痛皱眉,甩开手。

乔心爱顺着乔雪甩手的力度,往后倒去。

“啊——”

“心爱!”

顾子辰箭步上前,接住乔心爱,怒瞪乔雪。

“乔雪!你真是恶毒!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心爱?!”

乔雪扫了一眼手掌的指甲印。

呵呵。

劲儿真大,都掐出了血珠子来。

“子辰哥哥,我没事,你不要怪姐姐,姐姐也是太嫉妒了。”

乔心爱红了眼眶,伏在顾子辰肩上,柔弱无助。

“乔雪!我要你给心爱道歉!”顾子辰喷火的眼神,直勾勾瞪着乔雪,凶狠至极,“跪下给心爱道歉!否则我马上退婚!”

“道歉?我的字典里,可没有这两个字!”乔雪眯起眼睛,笑起来露出尖锐的虎牙,嚣张得很,“你说我推了你的心肝宝贝,对吧?”

插兜,一步步朝着乔心爱的方向走了过来。

打了个响指。

周遭几个男生上前,摁住了顾子辰的肩膀。

“乔雪!你要干什么?!”顾子辰脸色苍白!

“姐姐?”乔心爱骇然瞪大眼睛,“你,你要做什么?”

“既然你说我推了你,我要是不推你一把,你岂不是在撒谎?”

乔雪抓住乔心爱的衣领,将她从地上扯了起来。

等乔心爱站稳脚跟,乔雪扬起手臂。

“啪——”

乔心爱本就没站稳,这一巴掌下来,直接被煽得重重跌倒在地。

“乔雪!你有什么冲我来!你欺负心爱算什么本事?!你们放开我!”

顾子辰气得整张脸红到了脖子根,歇斯底里地大吼。

“姐!你打我?!”乔心爱捂着肿胀的半边脸。

眼睛噙着泪,不可思议地瞪着乔雪。

乔雪甩甩发热的手,眯起眼睛盯着乔心爱,半边嘴角勾起。

“怎么,打你就打你,我还要挑个黄道吉日?你给我的罪名,我岂不是得坐实了。”

几个男生松开手,顾子辰冲到乔心爱身边抱住乔心爱,怒瞪乔雪。

“你等着!我这就去告诉我爸妈,这婚我退定了!你不要哭着跪在我面前求我娶你!”

乔雪扬眉,目送顾子辰抱着乔心爱离开。

唐画从身后冲上来,一脸崇拜,“乔爷,太帅了!帅炸了!气场两米八!”

注意到有人看自己,乔雪侧眸。

吧台的角落。

坐着一个毫不起眼的男人。

黑T恤黑长裤,头发乱的像是鸡窝,戴着一副厚重的黑色眼镜,头发和眼镜遮挡住了大半边脸,只有露出来的半截下巴,线条刚毅清晰。

乍一看就是个死宅男。

乔雪的指尖掠过手掌心,微微刺痛。

三年前,乔心爱和班草上了床,爆出丑闻,痴傻的她被抓去给乔心爱背了黑锅,声名狼藉。

如果不是和顾子辰有婚约,放眼海城,恐怕找不到一个男人愿意娶她。

已经初秋了,年底找不到人完成婚约,外公的遗产,岂不是白白送给了那些虎视眈眈的人。

乔雪朝着男人的方向,步步而来。

怎么是她?

看着这张和记忆里一模一样的容颜,厚重镜片下,男人的眼神深暗,“你好。”

声音不错。

乔雪在男人身边的空位坐下,点了一杯威士忌,开门见山地问:“先生,请问你结婚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