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落魄编剧

霍去病二十二岁,封狼居胥......

项羽二十岁,破釜沉舟.......

孙策十八岁,称霸江东.......

李世民十四岁,起兵成事........

景俞今年比这些人崛起时都大,今年他二十四岁,但动不动就有即将饿死在出租屋的风险.........前提是,如果没有今天这场相亲的话。

某中档餐厅内,两名女人对餐桌上的饭菜毫无兴趣。

两人目光端详着景俞的背景资料。

景俞:男。

身高:178cm

体重:69kg

年龄:二十四岁。

毕业大学:澜城大学编剧系。

工作时长:两年。

现就职:澜城金汇电视台。(兼职编剧)

“兼职编剧的意思就是........他不是正式工吧?”

“劳务派遣?还是纯粹就是打零工的,比如人家电视台有事情就找他过来帮忙,没事情的话........你就哪凉快哪待着。和街上发传单的大妈类似,还不如进厂........”

坐在右侧靠窗的女人睁着好奇大眼睛低声问道。

女人名叫余幼清,肌肤白皙,发丝束成一缕马尾,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鼻梁高挑小巧,嘴唇粉嫩,比起今天相亲的正主,她要漂亮许多。

而且就算是在美女如云的澜城,她的颜值也很出挑,毕竟皮相美的人很多,而骨相美,气质好的人就少了。

一些人你初看会觉得她漂亮,和她交谈两句,相处一会儿后就会觉得她俗气就是这个原因。

而余幼清,她那股清纯感,是那些网红再怎么化妆也画不出来的。

“不过他长得帅啊!”

相亲的正主也是一名还算秀丽的女人,她虽然看到景俞的介绍内容,特别是工作那里,眼里不屑,但怎么说..........景俞的颜值她无法继续不屑下去.......

“真的帅!”赵馨深吸一口气。

“喂,赵馨,我今年都第三次陪你来相亲了,你上次不是说那个周截不错吗?为人斯文,大方得体,你还和他交往了吧,怎么就分了?”

余幼清看到自己那外貌者协会的资深成员闺蜜花痴症犯了,有些不满说道。

“他啊!”赵馨把弄着自己手上的车钥匙。

“他不行,是个渣男,我昨晚和他分了。”

“诶,怎么会?你才和他交往一个月啊,他就渣了你吗?”余幼清吃惊问道。

“你不应该吐槽我昨晚和他分了今天就来相亲吗?”赵馨自我吐槽了一番。

“那家伙啊,之所以和他分手,因为他接吻很熟练。”

“?”余幼清表情懵逼。

“这么熟练肯定是渣男啊!”赵馨解释说道。

“很熟练,有多熟练?”余幼清眼睛睁大。

从没谈过恋爱的她对这种事情有些害羞,但更多是好奇。

“在我交往的男朋友里,他能排前十吧。”

赵馨一遍说着,余光注视着侧边的玻璃倒影..........

“别说话,人上厕所回来了。”

“不好意思。”景俞坐下后微笑道歉。

年龄二十四,身材还行,但景俞那样貌,标准的模特模板,俊逸,帅气......

“人有三急,这有什么好道歉的。”赵馨也端庄的笑道。

景俞没多说什么,连忙拿起筷子,快速而不失优雅的快速扫荡着餐桌上的饭菜。

自从这具身体原主的老爸上个月去世后,债主们找上门,而且三年前身体原主帮他老爸担保的贷款也一并到期找上门,景俞家里的房子,车子,所有财产全部被赔光,他不仅一无所有了,还背上小几万的负债.........

这对于一个刚毕业两年,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正式工作的年轻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款项。

嗯,家庭的打击以及现实的残酷,以及女友在关键时刻离开他的事实,让这个有为青年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自己就是个平凡人........

当然,这和他是不是平凡人没有关系,主要和他玻璃心有关系.......哪有人就因为这点事就结束生命的?

但这个人,就这样脆弱,他安眠药吃多了。

所以景俞,现在身体里的这具灵魂,来到了这个世界.........继承了身体原主欠下的那点负债。

肚子饿得不行的景俞对于赵馨没有兴趣,他就是来蹭饭的........

身体原主的亲朋好友在他生前都被他坑蒙骗过些许钱财,落难了连个愿意收留他的人都没有,这人缘差得是难以想象.......

这也导致了景俞重生过来,他身上分钱没有,肚子饿得呱呱叫。

一边吃着美味的鱼片刺身,景俞一边吐槽身体原主。

你倒是一了百了了,我昨晚重生过来到现在就没睡着过,纯饿的........

好在今天早上,身体原主留在相亲机构的电话今天打来。

啥也别说了........景俞这相亲是假,过来蹭饭是真。

景俞一边解决着餐桌上的饭菜,一边目光注视着赵馨的闺蜜。

余幼清的漂亮和清纯,就算是肚子饿到这种程度的景俞也难以无视。

这么漂亮,都可以去演电视剧女主了........

景俞身体原主是金汇电视台的助理编剧,见过很多电视剧女主,所以一定判断力也有。

所以他是谁的助理?

自然是他那死去的老爹了,烂赌,但又确实有实力,年轻时创作过好几部爆款电视剧,所以虽然人老了,还是得以在电视台里养老,混的如鱼得水..........

不过他死了后,他儿子景俞身为他的助理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金汇电视台可是商业公司,不养没内部关系的闲人的.........虽然没直接辞退景俞,但也和他解除了合约,不过也不好事情做得太难看,长约解除了,短约还留着,就是给你个兼职的机会.........

毕竟电视台编剧团队在行业旺季时候,也会间歇性缺人嘛........

赵馨眉头微微看着不停吃喝的景俞,有这么好吃吗?

算了,反正是他付钱,他要怎么吃都可以,正好自己肚子也饿了.........

“服务员,再上一份帝王蟹刺身........”赵馨趁机说道。

景俞赞许的点了点头,他一个蹭吃的不好铺张浪费,但付钱的金主自己这样做就不能怪他了,正好他没吃饱。

景俞稍微吃饱了后,目光看向余幼清。

“这位女士刚才听你说..........你是澜城大学表演系毕业的对吧。”

“没错,我和你同届毕业的,同学。”余幼清浅浅一笑,虽然她对景俞的帅气不感冒,但还是礼貌的回应道。

“那我们还算是同行呢,表演编剧不分家嘛,这是我的名片。”景俞递给了她一张手写电话纸条。

余幼清眉头微微一挑.........

名片?

这也太简陋了吧,复印店随便十块钱就能一大堆打印出来,你这手写纸条。

“这是我的名片,不过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合作的机会。”余幼清顿了一下,还是礼貌的回应了景俞,递给景俞一张名片。

“毕竟现在这行情........想要进剧组很难,我家里是开花店的,我从两三个月前到现在都没有接触演戏了,一直在帮家里花店的忙。”

“世事无常嘛。”景俞也不置可否说道。

重生到这个世界上.........他也没啥特长。

景俞现在的身份,大学学的专业,以及现在萧条的就业行情,连大学生送外卖的都多得一匹,景俞还负债没钱买摩托,去送外卖都没工具,现状是大概率不支持他转行。

重生过来,思考了一晚上,景俞他不准备脱离编剧行业。

毕竟转行大概率当普通职工过一生,但在编剧行业,还有机会一剧成神,赚大钱。

而在影视行业编剧体制,编剧才是剧组老大的大周联邦,如果景俞有机会制作影视作品的话,这时候积累的这些信息,演员名单什么的,没准会碰上用场。

思维发愣中.....

铃铃铃!!!

电话响了.........

景俞看了看桌子上的手机,接听了起来。

很快眼睛里闪过一丝喜意。

“什么?”

“有这种事?”

“让我来吗?”

“当然,我很愿意,感谢,真的十分感谢你,楚叔........”

五分钟后........

景俞挂了电话,目光带着抱歉的看着赵馨以及余幼清。

“不好意思,我现在有急事,先走一趟了。”

正好,这通电话还给了他跑路的机会,免得等一下付款时的尴尬。

虽然不怕白眼,但这种事情能免自然则免。

欠下的饭钱,等他赚了钱后自然会还给对方,赵馨的联系电话他知道,再要上余幼清的电话也有多做一层保险的含义。

毕竟赵馨可以把他拉黑,但景俞真有钱了可不能忘记这顿蹭饭的钱。

景俞说完一溜烟人就溜了,留下还没反应过来的赵馨和一脸懵逼的余幼清。

半晌......

“他........他这是来相亲的?”赵馨眼神里第一次闪过愤怒。

主要自尊心被打击到了。

景俞那帅气的颜值也无法掩盖住他这离谱操作带来的负面影响了。

“那个赵馨........我想说的是,刚才那个叫景俞的人.........走的时候好像..........”余幼清眨了眨眼。

“没结账啊!”

“诶?!!!”

“哈!???”赵馨难以置信的声音直接响起。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