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遭人暗算

咿呀!胡强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全身的骨头仿佛都被压碎了,就连翻个身也是难上加难。

是啊,从百米的悬崖上跌落下来,粉身碎骨也是正常。

胡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狗屎运,竟然没有摔死,只是觉得头晕脑胀,身体的温度急在升高,就和感冒烧的症状差不多。

说来这事也是自找的,胡强那该死的老板非要让他陪着去攀岩,闲暇之余出去做做户外活动也好,可这才下过暴雨不到三个小时,这可就要了亲命了。

十月份左右的时候,温度还不稳定,一会儿温暖如春,一会儿冷如寒冬。这不,才下过雨,天又干瘪冷了起来,从零上几度抖地窜到了零下。

可怕的是还没太阳,地面上的雨水还没被蒸干净,就结成了冰。年轻人走在上面都容易滑倒,更别提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了。

胡强原本想推掉的,可一想老板脾气实在太坏,八百年也不见得找自己出门一次,如果不给面子的话,恐怕年底的奖金就要泡汤了。

权衡一下利弊,还是看在奖金的面子上,勉为其难地去了。

攀岩这项运动极其危险,就连专业运动选手,也要配备全套的安全设施,这样才能够保证安全。

胡强的老板是个暴户,赶上了经济快增长的好时候,再加上敢打敢拼的干劲,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成就。可他毕竟不算是什么成功的企业家,品味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搞出来的事情让人笑,还非要学人家东施效颦。

攀岩的嗜好就是这么来的,他从电视看到了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去攀登了珠穆朗玛峰,被各大媒体和报纸大肆渲染了一番,那位企业家说了一大堆成功者的哲学和道理之类的东西,然后文化界和商业界叫好声不断。

你说那些记者是不是闲出屁来了,人家爬山有你们什么事。同时也要说说那位企业家,你就爬你的山得了,没事面对电视拽什么文。更可气的就是那些评论的人,整天没事干地在那儿捧臭脚。

老板更是个二百五,能冻掉下巴的天儿就穿了件保暖衬衫,还说这样看起来比较像是成功人士。

我日了,甭用什么衬衫领带的玩意,您那憨态可掬的样子,和那波浪不断的大肚腩就足够了,那些漂亮的小妞还不是主动投怀送抱。

这次去的也就三人,老板和胡强,还有是一个部门的经理。

实话说,胡强是个没有运动神经的人,有时候伸个懒腰也会闪到腰。而那个经理却是个阳光运动男孩,是刚才某所名牌大学毕业的,也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才到公司没两个月,就升到了部门经理的位置。

但,胡强的业务能力不错,公司的大部分业绩都是他的那个部门搞出来的,所以老板也对他很器重,最近听闻据说老板要在各部门经理当中选出一个人来,让那个人去当总经理,然后老板却当撒手掌柜的。

若论学历高低,胡强在公司是排倒数的,就连负责办公室内打扫卫生的清洁员也要比他高。若要论勤劳肯干,那么胡强在公司就是屈一指的。可以说这个总经理的位置,板上钉钉就是胡强的。

可谁想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那个运动男孩也想分一杯羹。胡强原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才从学校里面出来的毛头小子有什么可怕的。

不过,最近有了个惊人的现,那小子竟然是老板娘的姘头,有那娘们整天在老板枕头边上吹风,自己的胜券似乎就少了几分。

胡强最近对他多了几分提防,尽量在工作中少出错,让别人挑不出自己的毛病来。大概是老天爷也觉得这事情不公,所以让那小子犯了个大错,使公司损失了一个大客户,胡强再次占了上风。

其实,与那小子出来让人很不爽,他那种人总是喜欢炫耀自己,喜欢人中显贵。不过,这次是与老板一同出来,他就装的跟个乖宝宝似的,这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把戏,是那种极其阴险的人才会耍的。

想到了他的阴险,却没想到他玩的那么绝,竟然偷偷地将老板的安全绳地割了个小口子。老板的体重本就标许多,没爬多远绳子就断了,大头朝下从上面摔了下去,来了个粉身碎骨。

胡强一想这不是谋杀嘛,但他没敢声张,想着等回去再偷偷地报案,可那小子却没给他机会,在上面举起一块石头就砸了下来。

胡强在岩壁上面骑虎难下,眼见着上面的大石头就要砸在脑袋上,如果被打中的话那必死无疑。记得从前看过许多小说和电视剧,从悬崖跳下去都没什么事,还要有一番奇遇。到了现在也只好拼了,想到这里他解开了绑在身上的绳索纵身向下跳去。

这都是前不久生的事情,所有的情景还是历历在目,那小子毒辣的手段让人不寒而栗。

冰凉的液体自静脉缓缓地流入,似是听到了输液管内滴答滴答的流水声。

而后,渐渐地听觉恢复了,能够听到护士忙碌的脚步声,还有问诊处那嘈杂的吵闹声。

这是什么鬼医院,怎么乱的跟菜市场一样。

胡强被外面的噪音扰的心烦意乱,虽然知道自己得救了,但却不知道是谁救了自己。

胡强有些疲倦,将意识收了回来,在病床上面小睡了一下,可才进入梦乡不到几分钟,就被附近的说话声给吵醒了。

大夫,孩子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大问题,怎么好好地就晕倒了呢!”一个颇为熟悉的男声问道,在胡强的记忆中似乎无数次听到过这个声音,但此刻却怎样也分辨不出来。

嗯,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劳累过度了,再加上最近天气不是太好,可能染上重感冒了,打两瓶点滴就没事了。”大夫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胡强心中暗骂:

我日了,你是什么大夫,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能给我看出来是感冒,要是老子起来的话,非要到法院告你不成。

可奇怪的是那问话的人还真信了。

哦!原来这样啊,怪不得前几天他总打喷嚏呢!

那就没错了,以后记得可要让他及时增减衣服,最近两天有好多学生都病倒了,你说那多耽误功课啊。

那可不是嘛,我家胡强现在马上就要毕业答辩了。

你看看,这多耽误事儿啊!一会儿走的时候,我给你开点药,回去抓点吃了,几副下来保证你儿子还是活蹦乱跳的。

那可就多些大夫了,哪天你有工夫的话,到我家喝一杯,让我们好好招待您。

哎呀,你这是什么话啊。我和秀芹是老同学了,这点小事你们也记在心上。你们两口子就别费心了,我诊所里面的事儿还多着呢,等抽出时间来再去看你们。

说着话,就听那大夫的皮鞋声越来越远,大概是离开了。

胡强心中奇怪,这一幕似乎自己什么时候遇到过似的,感觉这一切像是电影似的又过了一遍。

他怀着无比的好奇心,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可眼前却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这时,门突然被大力地撞开,从外面风风火火地冲进来个人,那人是直冲着病床前来的,一到跟前还没等气息变得平和,就劈头盖脸地一阵数落。

胡国富,你这么大的男人干什么吃的,连个孩子都照顾不好,我这才回娘家办点事情几天啊,你就让咱们家胡强打吊瓶了,这孩子要是让你养的话,还不活活地被弄死。

胡国富?

胡强听到这个名字身上一激灵,差点没从病床上跳下来,那不就是自己老爹的名字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