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021借势
  • 鲜花之死
  • 张旨元
  • 2463字
  • 2022-02-03 10:40:33

王夏双面赤红,双手抚着自己脖颈,半晕在地上,只剩一丝微弱的气息,陈东一脸一头的血,恶狠狠地踢踹着地上蜷成一团不知是死是活的谭飞。

良久之后陈东似乎解了气,唾了一口,终于想起来自己的最终目的了,从地上捡起谭飞的那把菜刀,向着王夏而去,就在菜刀即将落在王夏脖颈之时,谭飞不知又哪里调出了气力,站起来死死抓住了陈东。

王夏朦朦胧胧中看见了谭飞的动作,他无意识地呢喃着:“叔叔,救我……”

陈东似乎被气笑了,他再次转过身,将手中菜刀狠狠地落在了谭飞的背上,血迹迸溅到王夏的身上,王夏迷迷糊糊中向前伸出手去。

文洲子赶到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生死画面,她立马拔出配枪,大喊了一声,“住手,警察。”

陈东愣了愣,事情又失控了,本来想着掐死王夏无声无息,没想到偏偏来了个神经病谭飞,进而把这个没了手机信号的傻警察给招惹过来了。

他是个识时务的人,瞬间将手举过了头顶,示意自己绝不反抗,文洲子一脚踹飞了陈东手中的菜刀,道:“把口罩摘下来!”

“好。”陈东点头,却在做摘口罩动作的同时瞬间撞开窗户,从三楼跳了下去,人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文洲子开了两枪没中,看着这屋子里的两个半死不活的,实在没迈开步,无奈拨通了电话,“林队,林队快来,陈东,是陈东!”

谭飞半死不活地也要往王夏身边凑,在被120医生抬上担架的时候,仍紧紧攥着被单不撒手,口中道:“我不去医院,我有话要问王夏,你们让我问王夏,我来不及了……”

只是王夏此时神智不清,医生也没有给到他机会,他被打了镇静剂,依然被抬上了救护车、送去了医院。

林诚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赶来了,但还是一切都结束了,周边的监控都调了,陈东的画像也已经发布出去了,但谭飞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说有生命危险,他背后那一刀断了两根骨头,其实还算好,最严重的是他肾脏有大出血现象,好像已经伤了有段日子,今天加重了出血现象,抢救了好久,暂时保护了性命,但是活下来的概率很低。

法医去现场做了检查,水壶上发现了除王夏和谭飞外的第三人血迹,经检测,正是尹武,如此这般,大致就可基本推测出,这陈东就是尹武。

王夏受了些惊吓,医生说暂时不方便接受调查,需要输液两天修养一下。必要的话,需要心理疏导。

若陈东就是尹武,这一切就说得通了,王燕春之前就报案说过尹武要杀自己,那是不是就可以说明,就是尹武杀的王燕春,但他为什么又要用十年前七二一大案的手法,这不是自我暴露嘛,还是他本身就这么嚣张,故意挑衅?

让林诚没想明白的一点还有谭飞,谭飞的目的是杀郑鹏为自己女儿报仇,按理说他已经达到目的了,如今在全网通缉的情况下冒险回到新城,还不顾自己的生死救下王夏,这又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林诚检查了谭飞的背包和随身衣物,包里放着几万块钱,每一包都用新城日报包着,右下角折了一个规规矩矩的三角形,正是王燕春家常见的的收纳方式。除了钱以外就两件随身衣物,那把菜刀已经作为凶器放进物证室了。

谭飞身上有一个走走停停的破手表,还有一张三个孩子的合照,照片上的两个男孩子是郑鹏和王夏,想来中间那个梳着辫子的小姑娘就是他的女儿蓝宝了。

这照片倒是印证了王夏电话中说的话,他们三个孩子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很好的朋友。

接下来的问题就围绕着尹武了,尹武为什么会活着?是不是尹武杀了王燕春?尹武又为什么要杀害王夏?

林诚和文洲子商量了半天,文洲子突然灵机一动,道:“林队,你说如果尹武活着是不是就说明当初的七二一结案绝对有问题,是不是就说明你之前说的X一定存在?”

林诚点点头,“你想说什么?”

文洲子狡黠一笑,“这事情吧,从下往上推动很难,但是自上而下会容易很多啊。”

林诚笑了笑,“这倒是很有见地,去联系媒体吧,就联系之前把王夏当作弑母凶手报道出来的那家,我相信他们造势的能力。”

文洲子领了命,“好啊,借助舆论,当年的七二一事件一定会被再次翻出来,定案的凶手再次逞凶倒要看看民众要怎么说了,上面那些人总不会不管的吧。”

“啊对了,别说是我们新城警队的意思。”

文洲子点头,“明白,网上那些人有点风就是雨,根本不用说透。”

林诚点点头但是整个人很疲惫的样子,“万不得已我们不该走这一步,舆情不应该用来给自己的目的铺路,更何况现在的舆情根本不受控。但是这件事我已然调查了这么些年,这确实是一条最快最有希望的路,不过,下不为例。”

新城新闻电视台在晚间六点黄金时段准时报道了尹武“死而复生”的新闻,七二一大案在很多人心中还是如传说般神秘又恐怖,如今伏法的凶手DNA再现,一方面引起了新城市民的恐慌,另一方面也引发了无所事事者茶余饭后的创作演绎。

公车车上,超市里,餐厅,小区,处处都在议论着七二一的疑点,议论着尹武是何许人也,并且添油加醋地传出了尹武灵魂出窍附在了别人身上这类奇葩传闻。

这一晚上,新城派出所的电话就没停过,除却各大城市电视台以外,更有市,省级各个领导的质疑与批评。

林诚接着省厅厅长的电话,第一百次地重复着:“我们也没办法,这舆情太大啊,这不是我们传出去的嘛,不知道那些记者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呀。当时招待所的凶杀案,我们警察到了嘛,开了一枪,没打到人,但是保不住有百姓看见了啊。舆情宜疏不宜堵啊,领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嘛?我们还想问省里呢?七二一不是结案了嘛,那这尹武的DNA可不是假的啊,要不然你们问问我们物证科的专家们,要相信科学的嘛。”

林诚边接着电话,边注意着电视剧里的新闻栏目,有一搭没一搭地继续道:“哎呀,领导你说七二一案子不会真有什么问题吧?现在已经越传越没谱了,传谣的抓是要抓,但也得给大家一个交代啊不是。”

“彻查,啊,得彻查,支持,那我等你们的消息啊。”

“我来查?不不不,领导,我不行,这是省厅的案子,我不合适。”

“从新城传出去的?这也不能这么说啊,事情是我们这儿发现的,但事情起因可是省城结案结得,你说我一个新城的小刑警,突然去查十年前省厅的大案,名不正言不顺,这不好做啊。”

“让我领导特案督导组,省厅的资料已经封存了,啊,开放权限?领导,这不好吧?”

“行吧,领导,那我就勉为其难了,但如果遇到什么阻力,厅长你可得帮我,要不然我撂挑子不干你可别怪我。”

挂下电话的同时,文洲子远远地对他比了个大拇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