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019电话
  • 鲜花之死
  • 张旨元
  • 2718字
  • 2022-01-16 18:14:25

再说陈东那边,刚刚做过关于七二一的梦,刚一醒来就看见了身着红裙的王莹,他忍着极度不适,道:“说了多少次了,你不适合红色,快把衣服换了。”

王莹有些不以为然,转了个圈儿,“我觉得挺好看啊,换季特价,我特意穿上给你看的。”

陈东觉得有些头晕,他拿起沙发上的黑外套将王莹整个人紧紧包裹起来,推倒在沙发上,“我说不好看就是不好看,听话,快点换了。这衣服太刺眼了,晃得我难受,再说你有孩子了,得注意点儿,不能受凉,也不能穿这么修身的,知不知道。”

“啊呀,知道了,我换。”王莹有些不满,但还是顺从了,“也不知道你哪里的破毛病,这红色明明很喜庆嘛。”

王莹还想说些什么,陈东的电话适时候响起,陈东看了一眼,把手指竖起放在唇上,拿着电话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王莹又照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红裙子,颇有些无奈,“明明就挺好看的嘛,等你出门了我再穿。”

房间里的陈东接起电话,“新城?不行,省城这位和我说了,我现在不能出门。”电话那头又说了些什么,陈东有些怒不可遏,骂道:“你他妈要是敢动她一下试试,老子和你拼命,谁都别想好过。”

良久后,他平静下来,“最后一次,你们以后要是再敢这么威胁我,就鱼死网破。”

他挂了电话,叹了口气,又要起身出发了,本来以为这次可以和王莹多呆几天的,他还不知道怎么和这女人讲。王莹是个小女人,特别会哭,她哭起来和王燕春不一样,王燕春的哭是那种较着劲地倔强,让人憎恶,而王莹的哭是那种撒娇,特别惹人怜爱,但她同时又特别懂事,知道他忙,哭完了还是给他送出门,催促着他早点回家。

陈东简直有点受不了王莹的温柔,每当这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势必死在这女人的石榴裙下。

如今,他再次回到了新城,在王夏的招待所外,他烦躁地吸了整整一包烟,自从遇到王莹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因为她不喜欢,他又有点想这女人了。

陈东倒是没想到这王夏竟然还和绿城集团牵扯了关系,当时他被王燕春的死搞得有点懵,倒是把这小崽子给忘记了,让他多活了两天,这回正好一举两得,他见过自己,这可是真不能留了。

说好的有人会把王夏带出来,他等车到了荒郊野外,自己上去把人劫走就一切好说,但他万万没想到带王夏走的那人出了点偏差,硬是让新城的一个警察半路把人抢走了。

当时的陈东在那人车后眼睁睁地看着林诚载着王夏掉了个头原路返回了,他真的是有些无语,这是省城的人,他知道。他那个后台啊,就是胆子太小,坏事也不是没做,但是总觉得自己有道理,最多是可怜人不是坏人,凡事都想留点后路。

这就样,陈东感觉没戏。

世界没这样的好事,既一边保着他这个恶人,还想着自己当个好人,怎么可能呢。那人要是知道自己又回了新城不气死也得吓死。

陈东怕林诚疑心,绕了两段路,也跟了上去,直到回到了招待所,他远远地看见王夏下了车,进了长廊,然后林诚的车掉了个头打开车窗和什么人打了个招呼,走了。

陈东顺着林诚的手就看见了候在旁边的文洲子,警察守着倒是不好办了,杀个人他不怕,但他可不想折在这儿,他还能回去找王莹呢。

他靠着墙思考着对策,结果就这样看见了带着黑帽子有些畏畏缩缩的谭飞。

陈东当然记得谭飞,当时要不是警察来他家查谭飞,他也不至于慌得就自己暴露跑了。

谭飞把一个黑色的背包放在前面背着,他的手在背包里,好似在摸索着什么,整个人躲在一个巨大的石柱后面,有些微微发抖。

陈东眯着眼睛远远地打量着谭飞,实在没看出这样一个人能干出什么案子来。

文洲子看见,今天的王夏倒是一切正常,夜里三点他房间的灯准时亮起。王夏这回倒是没食言,他没等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而是直接在凌晨三点多就打通了林诚的电话。

这时林诚睡得正酣,看到陌生号开口就没什么好气,那边似停顿了几秒钟,轻声道:“叔叔,我觉得有人在看我。”

林诚似清醒了一瞬,猛地坐了起来,“王夏?”

电话那头的王夏好像被什么吓到了一般,“叔叔,我和你说郑鹏的事情,但是你保护我好不好?”

林诚稳了稳语气,说:“我是警察,你说不说郑鹏的事情,我都会保护你的。”

王夏听到这话安心了些,声音也自然了很多,他的声音继续传来,“这件事要从两年前说起,郑鹏他并没有伤害小蓝花,就是谭青蓝,他是被陷害的……”

林诚坐直了一些,按下了手机录音键。

“小蓝花家条件不太好,总是穿着冒牌的运动鞋,常常被别人嘲笑,她当时一直被一个高龄学生还有几个成年人纠缠,总是让她放学后和他们一道去学校后巷给不同的人送东西,她不想做,但那些人不让。后来遇到了郑鹏,郑鹏有蛮力,有他在,那些人就不再欺负小蓝花了。”

“小蓝花是我们很好的朋友,她喜欢画画,说会画我们三个人给她爸爸妈妈看。”

王夏的声音低下去,好久没再说话,林诚迟疑着提醒:“王夏,你还在吗?”

“后来有一天,小蓝花说她好像遇到了麻烦,她记住了不该记住的一些人,坏人一直在缠着她,我们当时不太知道是什么情况,她也说我们不要知道。”

“后来她家着过一次火,她更害怕了,每天都心神不宁的,她给她爸爸打电话,想让他回家,但是她爸爸太忙了,没回来。“

“小蓝花很傻,她总想着自己如果有一天可以买一双真的鞋子,那些坏人就会放过她了。只是可惜,新鞋子没有,坏人也没有放过她。”

“当时那些人将她堵在教学楼六楼,想要她交出什么东西,她偷偷联系了郑鹏,但是郑鹏赶过去的时候,却只看见了小蓝花从6楼被推了下去,没救下来她。”

“最无奈的是,郑鹏没看清那些人的脸,而他作为现场当事人被指控为伤害小蓝花的凶手。”

林诚微微皱了皱眉头,道“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电话另一端的王夏似乎冷笑了一声,“叔叔,我知道你不信,但这是郑鹏告诉我的,我信。”

“那……”林诚又问:“那那些人又为什么要推小蓝花?”

“因为小蓝花有他们犯罪的证据。”

王夏再次沉默了好一会儿,这一次林诚没有催,等他自己平静好了方才又道:“那些人利用小蓝花其实是做非法交易,就是你说的绿城集团。但小蓝花开始并不知道,她记忆力好,喜欢画画,把那些人都画了下来,后来有一次在路上看见了其中一个人还礼貌地上前打了招呼。就是这件事,让那些人决定不再放过她。”

“等等,王夏。”王夏打断他,“你怎么知道那些人是绿城集团?”

“因为前几天在省城我们见到了绿城集团的标志,郑鹏说的。”

五天前,郑鹏和王夏去化肥厂的路上,见到了满大街的绿城集团广告,当时的郑鹏就感觉眼熟,随口说了一句,这标志和小蓝花当初画的画有点像。

而在郑鹏没注意到的地方,王夏还看见,省一中的招牌和那神秘的男孩手机绳上也都有这广告标识。结合林诚问到的说省厅认为王夏和绿城集团案子有关,不难猜测。

“她家之前的那场火灾也是一样,是那些人为了销毁证据,也是警告小蓝花。”

“小蓝花单纯但是也很聪明,她知道了那些人的目的之后反而很小心地保护起了自己画画的笔记本,希望能给警察叔叔帮上忙,只是那些人太丧心病狂了,她没等到你这样的警察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