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鲜花之死
  • 张旨元
  • 2787字
  • 2022-01-10 12:18:15

十年前,北方盛夏之际,新城郊区一个叫做刘营的小地方因为一起骇人听闻的灭门惨案而轰动一时,吸引了无数警力和新闻工作者前赴后继赶往此处。

林诚也是在这时候和老师李波,也就是李黎明的父亲一起来到的刘营。那是他警校实习期经手的第一个大案子,一家五口,两个老夫妇、一对小情侣和一个没到满月的孩子无一幸免,全部遇难。其中那老夫妇和年轻丈夫都是胸口一刀毙命,死得很快,没遭太多罪,连血都没流出来多少,伤口处还被衣服盖住了。唯有那年轻女孩子被绑缚在了一张粗糙的实木椅子上,她的左臂被砍断,血淋淋地扔在身体旁边,右侧大腿上也有明显的刀伤,是活生生失血而亡的。最蹊跷的是,当事人死前穿着一条艳丽的红裙子,在警方进门的时候,那轻薄的裙子随风飘飘荡荡,配着惨白的面色,有一种惨烈的美丽。

还有那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娃娃,林诚都不忍回想。

据李波多方查证,最终将犯罪嫌疑人锁定在了尹武身上,尹武时年28岁,新城汶岭县人,常年家暴,因为倒腾毒品已经被通缉了一年,不想再次出现竟又犯了如此大案。

尹武与妻子王燕春结婚6年,邻居们都说,王燕春跟尹武在一起的时候,身上总是青一块肿一块的,就没好过,二人在婚后第四年从汶岭县搬到了刘营,有一个儿子,案发时尹武早就被警方通缉,那儿子二岁,随母姓,取名王夏。

李波当时被这个案子几乎搞魔怔了,工作内外都在猜测尹武的犯案动机,有次饭桌上,他看见一个穿红裙子的女服务员,下意识地对林诚、辛翼这几个徒弟吐槽,说这个尹武莫不是害怕红色吧,一见到红色就控制不住地发狂。

尹武的反侦查能力很强,连续二十多天下落无踪,好在最后王燕春给了关键线索,警方布下天罗地网围困了刘营一个多年空置的防空洞,寻到了尹武。可是一场必胜的对决,李波却没能回来。

林诚想到此,有些懊悔当初自己为何就偏偏要去参加等级考试,错过了那次行动。他还记得,李老师当日兴致勃勃,让他放心考试,说等他考试结束正式进入警队的时候,也就是这个案子结案的时候。李波说对了,案子结了,他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只是那个带他入行的老师留在了那宗疑点重重的案子里。

据调查,尹武与七二一死者一家并无任何交集,杀人动机自此也是个谜。有件事,林诚谁也没告诉,他曾经用尽各种手段在省队偷到了七二一的部分档案,里面提到了七二一中死去的年轻丈夫是绿城集团某一处产业的装修工人。再结合李老师死前的那个“绿一”的短信,林诚才开始将调查目标转移到了绿城集团上。

春天快来了,林诚望着办公室一盆张军种的刚刚出土的小绿植想。

阳光洒进房间,王莹心情愉快地在阳台浇着花。陈东回来了,她请了三天假,想着今天去和东哥一起去看场电影。但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一个午睡睡到现在还不醒。

此时的陈东在房间中,明显被梦魇住了。

十年前,他杀人放火是个亡命之徒,而且手法赶紧利落,从不留下什么痕迹。有天他领了金主的任务,前去解决一个携带秘密、威胁他们的人,那人发现的秘密多少也和他自己有关,他接那个任务也算是为了自保。他当时已经遇见了王莹,和背后的金主说好了,最后一单,做完了两不相欠,他要和王莹重新开始了。

他到了那户人家,推开院门,首先见到了一对老夫妻,他们笑呵呵地问他哪里人要做什么,他实在懒得答,怕留着碍事,索性都杀了,他杀人很痛快,对方一句话没喊出来,血也没溅出来多少,但人倒下去的时候胸口处的那点红色还是让他看着心神不宁,索性找了两件衣服给盖住了。

接下来,他走到了屋子里,看见了那个年轻丈夫,他手里拿着一件小孩子的衣服,见到他愣了愣,态度不太友好上手推他,“出去,你谁啊。”

那天太热了,他有些心烦,开口问了一句,“东西呢?”

那人蓦地睁大了眼睛,随即拿起了排面,“钱呢?”他抬起了拎着的箱子,在那人面前晃了晃,“东西拿出来。”

那人没有反应,还不待说些什么,就被陈东一刀捅进了心脏。得手后,陈东在他身上没翻到东西,将人拖到了院子里,毫不例外地也得到了一件盖尸体的衣服。三个人就这样在艳阳高照的朗朗人间,成为了三具躺在自家院子里的尸体。

陈东这时候打开箱子,从里面掏出两桶酒精来,把房子里里外外都洒满了酒精,就剩下最后一个里屋,他刚要开门正和那女主人撞了个满怀,那女人穿了一件大红的连衣裙,刺得陈东一时有些睁不开眼睛,再加上天气燥热,这一天的烦躁瞬间达到了峰值。

那女人也有心拱火,见到他凶神恶煞地样子开口就大喊大叫,当时他背着光,在火红色的阴影下,他将随手拿起的斧子扬手挥了出去,正正将那女人的手胳膊砍了下来,鲜血喷溅了他一身,他瞬间红了眼睛。

这些年有人夸他手法干净利落,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喜欢血,因为大面积的红色会让他心神不宁,暴虐失控,所以他更愿意用最简单的方式速战速决。但在这个盛夏的午后,意外发生了。

女人的鲜血摧毁了他的神智,他将人绑缚在一个木椅子上,坐在对面,对方喊一声,他就在她大腿上狠狠划一刀。直到最后那女人颤抖呜咽一点声音再不敢发出来一点声音,他方才满意。他站起身的时候将一柄匕首直接插在了女人的大腿上,随后将那红裙子仔仔细细地整理好,好像在欣赏一件工艺品。

边整理着裙子他边道:“怪啊就怪你家那男人贪心,做事呢就好好做,有些事情不是你们能知道的,知道了不好好藏着,还敢威胁我们,这不是不想活了是什么。”

那女人整个人都在颤抖着,她试探着慢慢开了口,“我们家穷,刚有孩子,他也是为了让我们家好过一些,你就放我们一码吧。”可怜的是,这时候她还不知道她的丈夫和公婆早已命丧黄泉。

陈东将椅子推到了客厅,让她亲眼见到了那三具尸体,道:“晚了。”

他把最后的酒精洒了,将打火机扔了进去,房子瞬间燃起半人高的火苗,那女人最后哀求道:“我孩子,你杀了我们,放过他好不好,他还不到一岁,你把他带出去好不好啊?”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个小孩子的哭声,在里屋的床上。

他将孩子抱了出来,想着这如果是自己的该有多好,可惜啊不是。那女人或许是对陈东的人性过于高估,他眼见着陈东将孩子抱了出去,随后扔进了院中那口近一米深的水缸里。

“烧了不好看,这样才好。”陈东笑着道。

那女人也已是强撑着一口气,此时双目圆睁紧紧盯着陈东道:“我诅咒你这个恶魔一辈子别想拥有自己的孩子,你不配。”

陈东狠狠地甩过去一个巴掌,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可惜王燕春这个娘们没能耐,但他现在有王莹了,王莹答应他会给他生好多个孩子。

他把这个穿红裙子的女人也推到了院子里,让她亲眼看着自己的房子被焚烧殆尽,看着院中的三个尸首一点点流尽她自己的血。他将这女人的位置摆放得尤其刁钻,以确保推开院子的人第一眼就能看到一副永生难忘的绝美画面。

陈东深陷在那片火光、血色交织的红色世界中,耳边不停想着那女人的诅咒,出了一身的冷汗,好不容易方才从梦魇中惊醒过来,他坐起身,喝了杯水,想着王莹已经流过一次产了,这次无论如何他都要保住他的孩子。

他出了卧室,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阳光下浇花的王莹,此刻的王莹正穿着一条艳丽的红丝绒裙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