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X
  • 鲜花之死
  • 张旨元
  • 2388字
  • 2022-01-07 10:50:05

谭飞跟踪了化肥厂那孩子大半天,最后看着对方连换了三辆车消失在了绿城精英小区附近,他在那儿守了两天,竟然再没有见到对方踪迹。

郑鹏死了,但是谭飞不但没有报仇的快感,反而心里多了好多谜团,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那个消失的孩子,他究竟是谁,是在帮助自己,还是有其他的隐故;还有郑鹏,他说他不会伤害蓝宝,他还说小蓝花的死没有那么简单,他提到了有人的后脖颈到底是什么意思。

郑鹏思来想后决定去找王夏,也就是郑鹏留下的那张三人照片上最后一个活着的人,他要去问清楚,蓝宝和他们的关系,他们又到底为何会去到化肥厂。

小A在林诚等人去往省城后,继续留在新城调查王燕春案件,他意外发现王燕春握在手中的纸巾上除了她自己另有一个人的血迹,经过提取DNA比对可以验证,那人正是尹武。且血迹新鲜,可间接证明,尹武至少在一周前还活在这个世上,那十年前在省厅终结的七二一大案中死去的人又是谁?小A有点不敢想下去。

他心烦意乱地等着林诚回来,却不想林诚回来却给他带来了王夏这个更大的麻烦。

小A简直拿王夏这个孩子毫无办法,王夏反悔了,对于闻讯不怎么答话,但每次的答话都让人几乎噎死。他拒绝提供任何信息,无论是尹武的,还是郑鹏的,他只强调自己与案件无关,因为王燕春事发时,他有不在场证明。郑鹏死的瞬间,他也和警察在一起。按照警队规章制度,对于王夏,他们没有羁押理由,48小时后就应该予以释放,也就是明天下午人就可以自由离开了。

可是这一切,明明突破口就在王夏这里了。小A和文洲子不一样,他硬话软话都能说得出来,甚至于他更擅长说软话,多少文洲子突破不了的人证都是他搞定的,开始听说文洲子对王夏无计可施的时候,他还信心满满,可是这王夏年纪不大,心理素质绝对第一位。小A凭借着自己心理学硕士的资历,将他亲生父母寻子的辛苦,将他自己写的落叶归根的日记本一一道来,但王夏却连眉毛都没动一下,他是真的没招了。

小A离开审讯室的时候正见到林诚倚着墙靠在一旁,嘲笑着他:“又无功而返了?”

小A举双手投降,“林队这孩子我是真没办法,文姐说你和他之前说好了的,那他为什么不交代?”

林诚望着审讯室的门,道:“我想,他是在保护他自己。”

“怎么说?”文洲子听到消息,大老远跑过来挤到了二人中间,“王夏在害怕什么?”

“一个之前让王燕春报警碰壁的人。”林诚说:“他不想说,是因为我们没有给他足够的信心。他左右有不在场证明可以摘清两个案子的主体责任,现在不说话对他个人来说是最安全的,所以他不愿意配合我们。”

小A着急,“可是……”

“可是我们需要他的配合,无论是王燕春的死,尹武的下落,还是郑鹏去化肥厂的原因、见到的人都需要王夏的证词。”林诚继续道:“所以,我们得给他信心,也是让他看清楚他现在所处的位置。”

文洲子一头雾水,“林队,你说这话我咋越来越听不懂了啊。”

林诚叹口气找了个位置坐下来,“这里还牵扯着我和你们提到的绿城集团,你们说省厅为什么要王夏?”

小A坐在了林诚旁边,“不是就是说和绿城集团有关系吗?”

文洲子挠了挠头,倚在桌角,“省厅不是一直阻挠你调查七二一,而王夏和尹武又有直接性关系,这里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林诚点了点头,“你这话终于说到了点子上。你们想想,十年前的七二一大案就是省厅结的案,如今尹武没死,档案调不出来,难得发现了一个突破口,就是王夏却又差点被省厅扣押。这是不是很难让人不往外想?”

小A深深吸了一大口气,“林队,你怀疑省厅有人……”

林诚接着话继续:“我们把这个案子比喻成方程式,先假设有这样一个背叛了组织的人,姑且就将他称呼为X,因为这个人导致了王燕春多年的诉求没人受理,也因为这个人,王夏至今不敢和我们交代更多的信息。那么我们将这个X代入整个案子里,看看会得到什么。”

文洲子来了兴致,“怎么代入?会得到什么?”

小A低头想了想,“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X,那么他必然参与了十年前的七二一大案,现在在省厅占据着重要的位置,不但知道王夏要去省城,还有权限能删除车管所的记录。同时与老师你多年来调查的绿城集团也有关系。这样的人,我相信老师你心里有数。王夏为了自保虽然不敢说很多话,但X也断然不会轻易放过他,老师,这就是你接下来的计划吧?”

文洲子瞪了小A一眼,亮出拳头:“什么啊,什么计划啊?狐狸精你不愧是林队的亲徒弟,说话都说半句,可着我不是嫡系是吧?”

林诚笑了笑,“哪能啊,劫王夏你都参与了,坐这儿听着。“

“好嘞。”文洲子刻意端庄地坐了下来,“怎么样?要去抓人不,去打人也行,林队你安排。”

小A摇摇头,“文姐,林队的意思是咱们要放人,把王夏放了,他幕后的X自然会出来。我们要让王夏知道他现在是怀璧其罪,只有我们才能保护他,到时候他自然会把他知道的都说出来。”

“噢噢噢,我懂了,引蛇出洞,对不对?”

“没错,明天正常释放王夏。文文和张军给我轮流跟着他,他身边一旦有可疑的人出现一定要顺藤摸瓜调查清楚了,我相信王夏就是突破口,尹武和郑鹏的秘密都在他身上。”

“还有,谭飞……”林诚用手指一下一下点着桌子,“小A去申请全省通缉令。虽然王夏没有直接指认他,但是从他的踪迹来说,绝对是郑鹏案的最大嫌疑人。即便没有最终实施犯罪,跟踪尾随具有社会危害性,治安管理处罚也可以出具。”

小A应下,和文洲子各自去忙了。林诚一个人坐在办公室中思考着X的身份,他不知道这个X会不会就是他怀疑的那个人。

谭飞是在一个晴天的早晨回到新城市的,他在国道上追郑鹏的时候不知道撞击到了什么,现在后腰疼得厉害,整个人有些疲惫。

他又到了当初听到弑母新闻的小面馆,还是七块钱的面,店员也还是忙着玩手机游戏,对他爱答不理的,不过几日,天气暖了很多,他也在这个烟火气十足的面馆中感到了一种踏实感。

他知道,郑鹏的死,警方肯定会调查自己,但他现在有一种虱子多了不痒的心理,黄柳村的少年,还有郑鹏,他身上已然背负上了两条人命。他最后的想法就是找到王夏,知道蓝宝最后的故事,然后死则死矣,他早已无甚所求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