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015尹武
  • 鲜花之死
  • 张旨元
  • 2449字
  • 2022-01-03 20:30:26

此时同样在省城的还有陈东,他离开新城后在路上兜转了三四天,确定没人跟踪后也来到了省城,他先找了家不起眼的小卖部买了一个没有身份证的手机号,然后叼了根烟站在小卖部后的大松树下打通了一个电话。

“喂?”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平和,带着些沧桑,听起来是有点年纪的样子。

“是我。”尹武开了口,对方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似找了个安静的地方,问:“什么事?”

陈东注意了下周边的人,又走到一个避人的角落,踢着脚下的冻土,道:“新城出了一起案子,模仿的七二一,会有事吗?”

对方似乎叹了口气,良久说道:“见面说吧,老地方,下午两点。”

陈东这几天心里有点没底,他没想到王燕春就这样死了,死法还和当年七二一大案一模一样,他不知道是有什么人在针对他,还是王燕春彻底疯了。他本来还想看看事态,却没料到林诚追查谭飞查到了自己家里,他当时被王燕春的死搞得有点心神不宁,很多事情没弄明白就仓促地离开了新城,但后来想想,这样一来,林诚本不怀疑他现在也该怀疑了。

还好,他背后的那人还在,他没什么可怕的。和这种有文化有背景的人打交道他最不怕了,他们总有一堆顾及,不像他,不要命。

下午见面还是在老地方,是老城区的一家茶馆,那人晚了有十五分钟,穿着一件很不起眼的黑色夹克,坐下问了些案子的情况,主要问了问受害人和陈东的关系,陈东也没有瞒着,左右是一条船上的人,陈东就不信他能放弃了他的大好前程,不管自己了。

那人果然很生气,一再质问,“不是告诫过你,不能再联系之前的人吗?”

陈东很不当回事儿,“我不是说了,我忍不住,那娘们我必须得报复她,要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你不会第一天才知道吧?”

那人有些无奈,闷声喝了两杯茶,道:“去你家的人是谁?”

“一男一女,男的刚三十出头的样子,女的小一点儿,我哪里知道是谁。”

那人从手机中翻出照片来给陈东看,显示出的人正是林诚,陈东点头,“就是他。”

那人将手机揣到口袋,“你撞枪口上了,他查七二一案子很久了,不可能放过你。”

“那怎么办?”陈东虽然这样问的,但却完全看不出急切的样子。

“回家老实呆着,这俩月别再给我出门,之后我给你换个身份证,你给我去别的省好好过日子,别再回来了。”

陈东摇摇头,“不行,我老婆在这儿。”

那人将杯子重重落在桌子上,“一起走,我给你办。”

陈东终于满意了,但还颇为勉强:“那好,姑且先这么着吧。”

对面的男子突然想起什么,低声问了一句,“你这两年,没有再犯案吧?”

陈东阴沉地笑了笑,“你想知道?”那人一听这语气就一阵发寒,直觉不好,他摇摇头,“算了,你还是别说了。不过我给你一句忠告,你要是再不罢手,因为其他事被牵扯进来了,我可真的是有心无力。”

陈东毫不理会这威胁,“活一时算一时,左右我出事,你也好不了,不但你,你全家都好不了,你自己想想,我走了,你处理一下。哎对了林诚那个人,要不然别留了。”

对面的人突然抬起头凌厉地看了他一眼,“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草菅人命?”

陈东笑了,“要不然呢?你以为你比我好多少嘛。儿子最近怎么样了?郑鹏离开看守所了你知道吗?听说那死者父亲去找了郑鹏,也不知道是为的什么,你要是感兴趣,我去帮你打听打听。”

陈东说罢甩甩手走了,剩下的人坐在原地默默地喝了大半壶茶,能看出有些心思恍然又无能为力。这些年来,他被陈东吃定了,因为他那不省心的儿子。他心里隐隐地觉得这件事或许就要压不住了,前两天他儿子不知道搞什么跑去了郊区的废化肥厂,随后郑鹏就死在了那里,他怎么都感觉有那么点不对劲。

陈东从茶馆出来,去洗浴中心洗了个澡,理了发,换了一身新买的衣服,去首饰店买了一条项链用包装盒郑重包装好,然后又去菜市场买了些菜,方才回到他省城的那个家中。

房子很温馨,和王燕春家规规矩矩的样子不同,这个家里有一些凌乱,但绝不是脏差,就是东西摆放得比较随意,能看得出主人是有点大大咧咧的性格,茶几上摆着一张红底的二人照片,正是文洲子通过信息比对发现的那张。

陈东进来房子,看着洒落在沙发上的衣物竟然不由得笑了笑。他去厨房毫不意外地在水池里见到了还没清洗的碗筷,冰箱里也都是一堆不健康的方便速食。他轻叹口气,把刚买的新鲜蔬菜放在一旁,撩起袖子,竟然做起了任劳任怨的洗碗工。

这是王燕春至死也没有见到的陈东,他专注认真,收敛起了在她面前的阴沉邪性,整个人充满着浓重的生活气息,与这世间任何一个岁月静好的丈夫没有分毫区别。

等他把饭菜摆上桌的时候,时钟正好走到下午6点半,门锁转动,轻快地声音响起,“冬哥,你回来啦?”

进来的人鞋子脱了一半,拖拉着扑在陈东怀里,正是王莹,而她此时还穿着春和酒店的工作服……

这边经过辛翼、李黎明和张军的配合,王夏到底是坐到了林诚的车上,而辛翼也如愿地被省厅要求停职检查了。

文洲子坐在王夏身边,翻看着手机,将消息同步给林诚,“张军说李老板负责给他送回新城,让我们别管。”

林诚点头,“本来也没想管。”

文洲子吐了吐舌头,“张所长还说,省厅在找你呢。”

林诚笑了笑,“我手机关了,一切等回到新城再说。”

“他们怎么知道是我们带走的王夏?”

林诚耸耸肩,“张军和李老板行动很快,证据绝没有留下,但是我查这件事这么久,要将王夏带走也没避开沈新区派出所的人,省厅不是傻子,很好猜测。”

“那怎么办?他们会来抢人吗?”

“总得有个理由吧,说王夏和绿城有关系,但王夏还和我们两起刑事案件有关呢,按程序来说,刑事优先,必须要等我们审理完结,才能将人转递给省厅,除非他们能拿出什么额外优先的理由来。”

文洲子推了推身侧的王夏,“喂小朋友,你到底和绿城有什么关系,给我透个信儿呗。”

王夏铐着手铐,端坐在车座上,闭着眼睛开口道:“林队,你说会帮我伸张正义到底算不算数?”

林诚边开车边点头,“算啊,我是警察不为百姓做主还配当警察嘛。”

文洲子笑了一声,安慰王夏,“你放心吧,咱们林队最是说话算话的,除了不给我涨工资其他的都就没有不做到的。”

说到此,文洲子电话响起,对方是小A,声音很急切:“文姐,林老师和你在一起吗?”

“在啊,开车呢。”

“告诉老师,王燕春的身上发现了尹武的DNA。她几年前的报警绝不是无中生有,尹武,是真的还活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