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014李黎明
  • 鲜花之死
  • 张旨元
  • 3062字
  • 2022-01-04 09:52:01

省城春和酒店餐厅包间,林诚、辛翼、小冰、文洲子还有一位三十余岁的年轻男人坐在一起。那年轻人名叫李黎明,是春和酒店的老板,穿着一身颇为精致的西装,气质尤为优雅高贵,和林诚等人坐在一起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十多年前和林诚、辛翼是同一届的警校同学。小冰小他们一届,在大学期间就和辛翼眉来眼去了,他们的老师就是李黎明的父亲,一个憨直正义的老刑警李波。

十年前的七二一大案,李波意外身亡,当时得到的消息是李波违反了警队纪律,擅自进入包围圈,不幸踩中嫌疑人尹武掩埋的炸弹,二人当场同归于尽。

李黎明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这起案子是省厅结的案,说现场惨烈,不忍家属触景伤情,直接拉去了火葬场。父子再见,一个活生生的人俨然已经成了一捧骨灰了。

李波一辈子循规蹈矩,在课堂上最常讲的一句话就是无规矩不成方圆,凭他天旋地转,这四个孩子也不敢相信李波会违反警队纪律。更蹊跷的是,李波死前曾发过一条信息出来给林诚。信息很简短,两个字,“绿一”,他也是后来研究了好久,方才怀疑这个“一”字或许是没写完的城。

林诚是他最骄傲的学生,只是可惜,十年过去了,绿城集团如日中天,他却被调去了新城。

李波当初虽然因公殉职,但是违反纪律,功过相抵,这个在一线奋斗了二十多年的老刑警在他死后硬是什么都没有留下,整个警局消除了关于他的一切痕迹。李黎明不满警队处理结果,自请离职,开了个小餐馆,不想生意越做越大,最终成为了这条街上的标志性建筑春和酒店。

辛翼小冰毕业后就结了婚,一个在警局,一个在车管所。对于七二一大案,对于绿城集团,他们四个人从没有忘记,他们坚信,二者之中一定有着某种诡异的联系。

只是可惜,七二一大案被省厅尘封,档案根本调不出来。

而若说十年前的绿城房地产集团还是个行业霸王的模样,这些年可足够谨小慎微,完全发展成了守法敬业的民企典范,让人找不出错处来,一年前绿城集团牵扯进一桩强拆案子里,林诚本以为是一个机会,却不想人到的时候,正看到推土机把民房推到,一个怀孕的中年妇女当场死亡,林诚作为在场警察没有起到作用,就这样被下放到了新城。

林诚指着文洲子,对三人介绍着,“这孩子傻是傻了点儿,不过是个好警察,新城有个案子,死亡现场和七二一大案受害人一样,我怀疑有人模仿作案,或者是为了告诉我们什么。”

林诚让文洲子把资料发给三人,文洲子不情不愿,道:“林队,我跟着你混,怎么就傻了?”

李黎明笑了一声,“他没权没势的,你跟着他混才傻呢。”

林诚继续道:“只是这个案子的嫌疑人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也是受害者的儿子,准确的说是养子,名字叫王夏,现在被关押在辛翼管辖的沈新区派出所。”

李黎明随意咽了口水,道:“说吧,想做什么?”

林诚拿出手表,“下午两点,派出所出车要把王夏送去省厅,从神武大道走,在神武大道和市府路交叉口,我要把人劫下来带回新城。”

辛翼吸了一口气,“我滴个乖乖,林队,你这不是闹着玩的吧?”

小冰:“师傅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咱们真的要做什么大的事儿吗?”

张所长昨天把话说的那么明白,如果谭飞他再听不懂,就真的对不起他的师傅了,这些年了,想要调七二一大案的资料处处受限,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和七二一大案,和绿城集团都有关系的证人,一切近在咫尺,他必须得把人握在自己手里。

倒不是说他小人之心,一是在正常人心目中七二一早已经是陈年旧案,没有人会比他这几个人更上心,二是从这些年的反应来看,确实也不能排除省厅有个别人不想让他调查这件事。

李黎明倒是直接发了话,“有计划吗?我做。”

林诚笑了笑,他就知道这个李黎明一定会同意的。他点头道:“当然有,距离押解王夏还有一个小时,张军此时已经在神武大道做好了准备,半个小时后他的车会在主路上抛锚,然后他联系拖车,会造成至少二十分钟的道路拥堵,而那个时候王夏的车应该已经行驶到神武大道西段,此时他们只有三条路。”

林诚调出电子地图,指着实时画面道:“一是等;二是掉头返回,从外高架桥上绕,至少远了三十公里;三就是走这里,从神武大道西段右转进入中心路,然后再左转走到神武大道和市府路的交叉口。”

李黎明看着地图,“我知道了,我会安排酒店的车在中心路给你打掩护。”

林诚笑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累,这件事张所长既然有心帮忙,押解的人肯定不会多。你先找个问路什么的名义把副驾的人调离,然后再找辆车拦下路,让司机下来和你理论,只要给我三十秒,王夏我就可以带走。”

李黎明点头,“我既然答应做了,你尽可以放心。下午我们酒店正好有生鲜到货,我调两辆车去迎。你把人接到后,可以走这里。“李黎明指着中心路的一个小交叉口,”这里我会停一辆民用车,你的车可以停在我的后面,你走后,我会用车把路堵住,给你争取半个小时。“

林诚看着李黎明的指路,“还有个事儿,中心路这个小道都是拆迁户,中老年多,总是三三两两的坐在胡同里,我有点担心,车过得时候不顺利。”

李黎明叼了根雪茄,想了想,“这样吧,我马上让我们市场部的人把下午13点限时1个小时的酒店自助餐9.9体验券发出去,我会发三个地方,就包括中心路路段,这地儿的人只要有优惠活动绝不会放过,一定帮你调开一大部分人。中心路后身,我再放个消息出去,就有人在哪里丢了一个钱包,里面有春和酒店重要国外商户名片,若拾得可以重酬1万元,估计剩下门口聊天的闲人也差不多就被吸引过去了。”

林诚伸出大拇指,:“不愧是大老板,手笔就是不一般。”李黎明摇摇头,“别恭维我,这账我会记你头上,9.9一人,我的澳洲龙虾一只成本价就99,来的人估计一人至少得消费三只,就算只来100人,我也损失三万块,加上两辆车和人工成本,钱包酬谢还有低价自助餐对酒店客人的影响,满打满算六万块,记得还。”他的话说得没有一丝停顿,自带一种玩世不恭的笑意。

林诚撇了撇嘴,对文洲子道:“看到没有,这就是商人嘴脸。咱们可不能跟他学,咱们要做个清廉正直的好警察,听到没有?”

文洲子迷迷糊糊地点点头,“林队,清廉正直我可以,但我同时也想像李老板一样有钱咋办?”李黎明对文洲子遥遥敬了杯水,“有眼光!”

林诚痛心疾首,“完了完了,这就被腐蚀了,果然不能让你见李黎明,他这个人总是把有钱摆在明面上,对你们这些肤浅的小年轻杀伤力太强。我和你说,他这个人毛病多着呢,总搞一些有的没的形式主义,就他这西装,一个褶子都没有,每次看到我都想给他弄皱巴了。“

李黎明听到这话下意识地远离了林诚一些,又正了正自己的衣服,坐姿倒是没什么正形,道:“没看出来你还有这心思,以后可离我远点儿,我这衣服贵着呢,怕你到时候赔不起。”

林诚指着文洲子,“赔不起我拿人抵债,左右文文想做有钱人,到你这当个服务员应该也比我们新城警察的待遇强一些儿。”

文洲子苦笑:“林队,这咋还把我卖了呢。“

辛翼的手机短讯声音响起,“张所长的消息,说王夏的车推迟了半个小时,省厅亲自派人来接。”

小冰迟疑,“难道省厅知道了什么。?!”

林诚摇头,“不可能,这件事我是今天刚刚决定的,除了我们这几个人以外就只有张军一人知道。”

李黎明望着林诚:“动不动?”

林诚对辛翼道:“回沈新区派出所去,按照原计划来,李老板的车在两点钟就把省厅的车截住,拖半个小时时间,然后辛翼在所里提出节省时间,亲自押解王夏去和省厅汇合。”

辛翼有些迟疑,“我就怕张所长不同意。”

林诚拍了怕辛翼,“他会同意的,就只是……”

辛翼点头,“放心,我明白,这个锅我背了。只要七二一事情能解决,能还老师清白,这点事算什么。”

李黎明掐灭雪茄:“你也放心,你要是因为这事停薪停职了,这春和酒店有你一部分。”

林诚站起身,“总算说了句正经话。文文,走了,各自行动~再见,希望就是水落石出的那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