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013审讯
  • 鲜花之死
  • 张旨元
  • 2460字
  • 2021-12-28 20:59:17

王夏坐在审讯室中,面对警察的质问,他连续两天一句话都没说。倒不是他不想说,只是他现在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他想,如果当初他在化肥厂外没有犹豫,早一些拨出报警电话,或许郑鹏就不会死了。可是这件事他没办法解释,王燕春的忠告是这些年的泣血实践,

可如今,郑鹏死了,王夏被抓了,还是在省城内被抓了,他没有机会把他母亲的案子带出省了,他不知道这件事情会走向何方,不知道他和他母亲的努力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

王夏面前坐着的是文洲子和辛翼,文洲子有些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喂,想什么呢?问你话呢,这是在派出所你知不知道?你和郑鹏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又是为什么去的化肥厂,快点交代!”

王夏回过神来,低下头,仍旧什么都没说,辛翼叹了口气,道“你说,这不会是个哑巴吧?”二人无奈地对视一眼,一起出去了。

在警察心里,此时的王夏是两起案子的当事人,但是在王夏心里,他身上背负了三起案子,除了他的母亲和郑鹏外,还有那个黄柳村无声无息死去的少年。想起那个少年来,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谭飞,当然,此时的王夏,还不知道那个救下他,又同时追杀他和郑鹏的人叫做谭飞,更不知道他为何要在国道上追击他二人。他不知道黄柳村的案子现在是个什么进展,也不知道警察是不是早把嫌疑放在了自己身上。

这些事情在他心里过了一遍,不但没有理清个头绪,反而越发心焦。他觉得此时此刻他只能要赌一下,于是他站了起来,大喊道:“警察,我有事情要交代!”

此时的林诚、张军再和辛翼所在的派出所所长谈判,林诚强调:“这是新城的案子,我是追踪这两个孩子才来的省城。郑鹏死了,但他是新城案子的当事人,理应转回给我们所处理。王夏,我必须要带走。”

省派出所所长是个年纪大一些,看上去还算亲切的老人,姓张,他笑了笑,“小林啊小林,你这脾气还是没变,两年前要不是因为这脾气,你肯定还在省城里风光无限呢。”

林诚无奈地叹口气,“老所长,你既然知道我这脾气就成全了我吧。王夏,我是真的要带走,他和我们两起案子都有关,没有他,我那案子都推进不了。”

所长摇摇头,“不是我为难你,是今天接到了省厅的电话,说这个案子被省厅接手了。”

林诚愣了愣,“省厅怎么突然插手我们新城的小事儿了?”

“说是好像和绿城房地产公司有些关系。”

林诚更意外了,“王夏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学生还能和绿城大公司勾搭上?”

张所长也有些困惑,“这就不知道了,当初你不就因为牵扯到绿城的案子才去了新城。小林啊,我也快退休了,有些事儿啊大半辈子也没搞明白,本来以为可以交给你们这些后来居上的,现在来看啊,也许我会带着遗憾入土了。”他说着轻叹口气,鬓角的白发越发明显。

林诚低下头,“李老师的忌日要到了,我明天约李黎明见个面,老所长作陪吗?”

张所长摇摇头,“不了不了,明天下午两点十分要押解王夏去省厅,得从神武大道走,和你们不顺路,你们自己聚吧。”

林诚点头,“好,那老所长保重,李老师的事儿,我,我……”林诚声音弱下来,轻道:“我也不敢说什么,但终我一生,都不会放弃的。”

张所长站起来用力地拍了怕林诚的肩膀,连道了三声好字,离开了。望着老所长的背影,林诚感慨,两年不见,人是真的老了。人的一辈子,时间真的是最吝啬的东西,李老师已经离开十年了,七二一大案也已经结案十年了。

老所长没有多少时间能等了,听辛翼说,他上次体检的状况不太好,肺部发现了肿瘤,已经转移了。他们这些年轻人啊,到底是让他们失望了。

出乎大家的意料,王夏交代的竟然是关于王燕春的事。他说他听到了新闻广播,把他当作了弑母的重点嫌疑人,但是他不是凶手,事发当日,他人在去汶岭县看守所的路上,在转运大巴车站,在小卖部,在路过的花店,各个监控完美地洗清了他的嫌疑,他有不在场证明。

“你是和王燕春最亲近的人,你觉得谁最有可能是杀她的凶手?”文洲子问。

王夏轻轻笑了一声,“呵~我说的,你会信吗?”

文洲子被反问得一愣:“你为什么觉得我会不信?”

“你们如果信,我妈就不会死。”王夏的话说得很平和,让人听不出来什么话外之音,但是又带着那么一丝谁都能听得出来的阴阳怪气。

文洲子是个直肠子,“你这个小孩子倒先说说,你怀疑的凶手是谁?”

这一回王夏沉默了,低头半晌没答话。“说话呀,睡着了?”王夏猛地抬起头来,“凶手是谁那是你们警察要做的事情,你找不到就脱了这身警服,换个人来。”

“咦你这个孩子,我到底哪里招惹你了啊。”文洲子气不打一出来,要不是有辛翼拦着估计都要飞到王夏身边咬他了。

“说得对。”林诚鼓掌,“在其位谋其政,你说得很好。”他转看二人,“听到了吗?这案子破不出来,人民警察我们也就别当了。”林诚边说边和张军一起进来审讯室,坐在了文洲子的位置,和王夏面对面。

“王燕春的案子先放一放,郑鹏呢?郑鹏又是怎么回事儿?”林诚问。

“我不知道他怎么死的。”王夏一语道出结果。

林诚倒也不急,“那先说说你为什么要去汶岭县收容所?”

“我和郑鹏是朋友。”

“朋友啊。”林诚想了想,问:“他为什么进收容所你知道吗?”

王夏点头没说话,算默认了。

“这样了,你还当他是朋友?”

“我更相信我的眼睛。”

林诚看了眼手机中小A发来的资料,继续问:“几年前,郑鹏很仗义,帮助过你解决街头混混是吧?”

王夏和林诚对视,“对,他看不惯有人恃强凌弱,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但是他从六楼教学楼推下了一个叫做谭青蓝的女孩,大头从下,当场就没命了。你怎么看?”

王夏坚持着和林诚对视,但是身体明显颤了颤,“我,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吗?”林诚继续道:“谭青蓝的父亲谭飞在郑鹏出收容所的前两天卖了房,你猜他是要做什么?”

文洲子默默地竖起一个大拇指,看着林诚三两句占据了主动权,心中感慨果然自己还是火候差得远。

“从汶岭县到省城,谭飞跟踪了你们两天两夜,你难道真的就一点儿都没发现?”

王夏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是真没想到,跟着他们的大叔,竟然是小蓝花的父亲,那郑鹏之死,他真的不敢再想。不过一瞬间,他的心里闪过了无数种可能性,手心不由得已经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王夏。”林诚的声音突然放缓,“如果我没说错,你手上有绿城的秘密。要不,我们做个交易吧?”

王夏徒然睁大了眼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