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011偏差
  • 鲜花之死
  • 张旨元
  • 3305字
  • 2021-12-22 20:30:11

谭飞在错失复仇机会后,在国道上流浪了大半夜,最后遇见了一个黑出租车公司,索性租了辆破出租车,开往了省城。

他记得载郑鹏和王夏离开的那个车牌号,但是到底要往哪里开却毫无头绪,到省城的时候已经上午八点多了,前面遇到交警例行检查,他心慌地调了个头,却遇上两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子伸手拦车,为了不起疑心,他停车让那两个孩子上来了。

看了眼路,正是省一中门口。

“去废化肥厂,老区那个。”那两个孩子在后座上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让谭飞感觉头疼。他家蓝宝,可从来都是安静又乖巧的。

矮个孩子问:“林子,人都叫好了吧,可不能让那人跑了,否则我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电话没打通,急死我了,他这一发话,我吓都吓死啦,谁不知道他后台硬着的,说是之前在原来学校犯过事,这不是也好好的嘛。”

“那咋办?就我们两个人恐怕不行吧?”

“没办法啊,其他人一时半会儿联系不上,我们要是再不快点过去,他生起气来可更不好说了。”

“话说对方长啥样,咱们至于这么紧张吗?”

叫林子的那孩子翻出手机来,指着照片给另一个孩子看,“我看也就那样。”那孩子等了等又道:“对了,小宁,你到了后机灵点儿,咱们护着他别受伤就行,动手的话悠着点儿,万一出了事儿恐怕被推出去的得是我们俩。”

谭飞被吵得心烦,红灯时猛地一脚刹车,那孩子手中的手机瞬间飞出,落在了谭飞右侧的置物盒里。

小宁气不打一出来,“干嘛呢,会不会开车啊。”

谭飞没出声,他看着那孩子手机上还没熄屏的照片愣住了,照片上郑鹏一脸凶神恶煞推攘着另外一个穿着校服,看上去规规矩矩的男孩子,王夏倚着墙站在远处。那被推搡的男孩子一脸恐慌,尤其是他脚上穿着一双有点泛旧了的运动鞋,而那鞋子正是蓝宝至死都没有穿上的那个牌子。

谭飞将手机递给身后两个孩子,问:“你们要去打架?”

两人愣住了,林子道:“关你什么事,不该你管的少管。”

谭飞哼了一声,停下车拿起手机,“我不该管,好啊,那警察总该管吧?”他当着两个孩子的面拨下110电话,两个孩子瞬间变了脸色,小宁马上伸手按掉,“叔叔,你怎么还当真了呢?都是开玩笑的。”

谭飞放下手机,“不是去化肥厂打架了?”

“哪能啊。”林子指着手机上的照片道:“这都是我们同学,就好朋友之间小打小闹,其实想想根本没什么事。”

“哦?”谭飞问:“假的?”

小宁陪笑:“当然是假的。”

谭飞问:“那你们要去哪儿?”

林子反应过来,“不去了,我们哪里都不去了,这就回家去。叔叔,我们下车,你有话好好说嘛,别报警啊,怪吓人的。”

两个孩子下了车,谭飞一脚油门,直奔老区的废化肥厂而去,路上路过五金杂货铺,他买了一捆绳子,又抱了两桶酒精,再上车的时候,心中不免窃喜,想来定是蓝宝在天上保佑他,寻寻觅觅多时,一切竟得来全不费功夫。

所谓老区的废化肥厂在阳州西南角,20年前也是个颇有声望的国营厂,后来国企不景气了,工人们发不出工资,都下了岗,这一大片厂区也就渐渐荒芜了下来,多少年都没有人管过,之前还有网大的剧组在这里拍过两个恐怖片。

不过这些谭飞是不知道的,只是他走进化肥厂的时候,见到了前剧组留下的大量红色油漆泼痕,心里感觉有些瘆人。加上年深日久,穿堂风将破碎的窗户吹得摇摇晃晃的,厂区里响起一阵阵凄凉的风吼声。

谭飞突然脚下被绊了一下,冥冥之中,他感觉这是蓝宝的意思,好似前方危险重重,不愿让他再前进一步。他猛地回头,没发现任何异常,轻叹了一句:“蓝宝,放心,一切都快结束了。等为你报了仇,爸爸就来陪你。”风声愈来愈大,好似人声哀嚎。

他从背包里拿出菜刀来给自己壮胆,前行几步,只见一道黑影飞快闪过,谭飞瞬间跳起,“混蛋,站住。”他追着那人绕过一个柱子,却发现是一个干干净净的中学生,将校服穿着规规矩矩的,脚下的运动鞋看上去有些破旧,谭飞扫了一眼:“是你?”

那孩子愣了愣,看见谭飞手中的菜刀,语气骤然有些生疏,“你认识我?”

谭飞拍了拍孩子肩膀,“郑鹏呢?你快点走,有我在,他伤不着你。”

那孩子似放心地笑了笑,“谢谢叔叔,刚刚可吓死我了,郑,郑鹏嘛,他打起人来可太疼了,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还好趁着他不注意我跑出来了。”

谭飞担忧地看了眼这个乖巧白净的孩子,怕吓到他,将菜刀往身后藏了藏,放缓了语气:“快走吧,以后别和他走太近,他很危险。”

“危险?”那孩子一脸单纯无害,“他怎么危险?叔叔,你给我讲讲啊。”

谭飞不太会和人说话,见这孩子聊了起来,有些局促,“就是危险,会害人。反正,你躲着点就是了。”

“好啊。”那孩子点点头,“我听叔叔的话,那叔叔你这是要做什么?太危险了,我们一起走吧。”

谭飞望了眼这孩子,难得笑了笑,“好孩子,你快走,叔叔还有事情要做。”

此时,传来郑鹏边敲击着钢管,边斥骂的声音,“混蛋,你给我出来。别跑了,我早发现你了,等我找到你,我非将你大卸八块不可,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痛快出来,说不定爷爷我心情好还能饶你一命……”

谭飞推了一把校服生,道:“快走,别回来了。”他说着提着菜刀向声音源头而去。那校服生被推得踉跄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笑了,对着谭飞的背影轻声道:“我帮你啊。”

郑鹏一路走一路喋喋不休,王夏心里越来越慌,小声道:“小鹏哥,不会出什么事吧?”

郑鹏心里也没落定,他犹豫着:“要不然,我们报警?”

王夏一愣,“报,报警?”

郑鹏点头,“对,报警。小蓝花留下了证据,我们再信一次,反正不行的话还可以去BJ。”王夏掏出手机,但没拨出号,他想到了他的母亲,那个可怜的死去了的王燕春,他想着这报警电话一打出去,自己也就难以置身之外了。王燕春曾经那么郑重地告诉他,不要在当地报警。

郑鹏猛地推了他一把,“想什么呢?”

王夏回过神来,手机晃了又晃,“没有信号。”

郑鹏又狠狠敲了两下钢柱子,道:“你去外面找个有信号的地方报警,我去找到那个人别让他跑了。”

王夏点点头,“那你看着他就行了,别打起来。”

“知道了。”郑鹏答应。

此时的王夏不会知道,他这一离开,再见到的就是郑鹏的尸体了。

林诚和张军轮班开车,几乎只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就抵达了阳州市,在车子马上开到阳州市公安局的时候,副驾驶睡觉的文洲子刚好醒来,下意识地要解安全带开门。

“做什么?”林诚吓了一跳,赶忙伸手制止住准备下车的文洲子,车子经过了阳州公安局没做任何停留。

“不是先去省公安局吗?”

“我什么时候说要去省公安局?”

“那咱们去哪儿?”

“车管所。”

文洲子有些不明所以,带着一脸的问号和林诚、张军来到了省车管所,车子停下了一个不显眼的角落,不久一个年轻女孩小心翼翼地钻进了林诚的后车座。文洲子看出来,林诚和这个女孩认识,而且关系匪浅。

林诚介绍:“小冰。”

小冰向文洲子和张军点头示意,道:“林队,有新的得力干将了?”

林诚笑笑,“倒是比你好点儿。”

那孩子耸耸肩,“那还找我干嘛,我撤了得了。”

林诚无奈,“别废话了,视频拿到了吗?”

小冰拿出手机,翻到一段视频递给林诚,坐在副驾驶上的文洲子和后座的张军都把头凑过去,发现那视频上正是郑鹏和王夏错过大巴车后再国道上徒步拦车的画面,而谭飞果然就如一只躲在暗处随时蓄势待发的狐狸一样,不远不近地跟在二人后面。

三个人见到王夏受伤坐下来休息,郑鹏拦车无果,又见到谭飞趁人不备将郑鹏拖进草丛,王夏发现郑鹏不见了之后小心翼翼地去寻找,再之后就是两个人一身狼狈地爬上栏杆,重新拦车。

就在这时画面突然间黑屏消失不见。

“怎么回事?”

小冰耸了耸肩,“很有意思,昨天省局例查,可能是又有什么大人物的特殊行动吧,删了一些路段视频,偏偏就卡到这儿了。”

林诚重重地锤了把方向盘,道:“让你家辛翼帮我盯着点,有关于两个孩子的消息随时告诉我。不,是最先告诉我。”

小冰吐了个舌头,“林队你这不厚道啊,哪有用人还全家一起用的啊,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夫妻俩岂不是都得下岗啊,到时候你养我们嘛?”

林诚摇摇头,“放心,还有李老师儿子呢,只要他家的饭店不倒,咱们就都饿不死。”

小冰无奈,“知道了,听说你过来,早就帮你通知辛翼了,他有事情直接给你电话。”

话说着,林诚的电话应景地响了起来,正是辛翼。

“喂,林队,有孩子报案……”

林诚系上安全带,启动了车子:“小冰下车,有机会再叙旧。”

小冰嘴上吐槽着,“林队的嘴,骗人的鬼。”但也知道事情紧急,倒是一点儿没耽误地麻溜着下了车。

林诚一脚油门,直奔废化肥厂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