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透刺蝶

在一应一答下,二明速度也不慢,很快进入了一片如同梦幻的地方。

“好美。”

入目是一片清亮的小河,上面有着生长如同荷花模样小小的花蕊,有阳光照来,有几分波光灵动,沿着河中心有着一座参差不齐的石桥,中间卷慢了花藤,朵朵含苞绽放的花朵,五颜六色的一时间数不清有多少种花。

远远的有着一群的蝶衣在飞舞在花中细语,如同一个个小精灵好不热闹。

两边的树木花草也十分茂盛,好像特意制造出这个小天地,如果不是二明特意将他们带到这里,也有些难以找得到这个地方。

“这里是透刺蝶的地盘。”二明说着,就将肩膀上的几个人放下来。

这个小天地不适合他的闯入,他体型太大,会破坏的。

“透刺蝶啊。”唐笖抱着星河,踏入了这个小天地,小舞也跟在一边。

这些透刺蝶看起来就是一种很梦幻的魂兽,因为翅膀接近透明,在这一片小天地的折射下,它们的翅膀看起来更加七彩斑斓了,很是漂亮,就此它们本身也有着很大的梦幻力量,容易让人陷入昏迷,或者进入幻觉之中。

在唐笖几人踏入了这个地方后,那些还在玩闹的透刺蝶,铮铮铮的扑腾着翅膀。

很快那些透刺蝶有了动静,一群群的就围了过来,好像要拦住唐笖她们的去路。

透刺蝶不算大也不算小,大的有二十厘米长宽,小的也有六七厘米,应该是千年,百年,十年,都有,参差不齐,却十分团结。

唐笖感觉到它们的敌对,不过不是对她,而是……她怀里的星河?!

为什么是奶娃大的星河?

就算她有亲和力,不是他们敌对的,那没有亲和力的小舞,河二明应该更加的有敌意吧,哪儿轮得到星河啊!

唐笖准备站出来护着星河,想要透刺蝶不要对一个孩子有敌意,然后就见星河好像害怕了一眼,抱着了唐笖的脖子,脑袋也窝在了唐笖的脖子上。

只有二明知道,转过来的星河,两只黑黝黝的眼睛看着他,里面的危险不言而喻。

“吼!”二明明白了,直接对那些透刺蝶一吼,牵引透刺蝶它们的敌对。

铮铮铮铮!

果然所有透刺蝶都对上了二明,都快想要撒花粉了。

不过很快,所有透刺蝶感应到了什么,都让开了路。

唐笖感觉到了,是万年以上的魂兽,应该说是万年的透刺蝶。

‘泰坦巨猿,柔骨兔你们来这里做什么。’两只万年透刺蝶,身形也不是很大,和千年的身形差不多。

不过它们的翅膀更加的透明靓丽,好像蒙上了一层光滑细腻的光。

“吼,听说你们的种族存活率很低,我们可以帮忙。”

‘你帮我们?几百万年来,我们都是这样过,你怎么帮?’

“我大姐大可以帮你们。”

唐笖觉得是她出场的时候了。

不过她想到了透刺蝶对星河的敌意,她只好把星河递给小舞抱,小舞睁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她竟然也能抱到这个软软的孩子。

小舞有些手忙脚乱的抱,可是的星河直接的推开小舞,他自己抱着奶瓶挣扎着自己站在了地上。

小舞:……感觉被嫌弃了……

唐笖坚持也只好让小舞帮忙看着了。

她走前了一步,“我需要一个魂种,我想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唐笖在知道是透刺蝶的候,大概就知道它们的存活率问题,每一种蝴蝶,都要进行卵化虫,再从蛹才能到蝶,这其中破卵和破茧要花费的力气就不少,力气小了一点透刺碟,它们破茧不成就会死。

这样也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它们每一个十年就要化蛹一次再破茧,每次破茧都只有一半的成活率。

所以透刺蝶的数量越来越少,活到千年万年的也少之又少。

每一次他们族中万年的蝶王十年一次破茧他们都很担忧。

如果没有了万年的碟王在,它们的地盘会被其他魂兽侵占,到时候它们可能会灭种了。

所以它们在听到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很是震惊。

“如果你真的能帮助我们,我们可以答应给你魂种。”蝶王没想到魂种这两个字可以从一个人类的孩子口中得知。

这是一种很古老的做法了,上古以前,人类和魂兽之间大多是朋友,而非现在这般互为捕猎关系。

这种献祭魂种的做法,一般只有族群里的王接受传承才会知道。

“当然。”唐笖点头。

虽然说蝶破茧不能帮助,可是这里的蝶不是末世以前的蝴蝶,这里的蝶都有魂力,本来破茧的含义就是让它们化蝶,让翅膀更加有力辉煌,可是这些不同。

它们本身就已经通过了化蝶,不需要强化翅膀,只是它们蝶的生命本身就是短的,所以十年要一次破茧重生的意思。

可是他们每叠加一次形成的蝶蛹就会越来越硬,它们只能不断的修炼,变强自己等待下一次能更加有力的破茧,然后活下去。

所以它们唯一难处就是破茧,它们是魂兽,自然是不知道用武器帮忙,哪怕知道,它们在外面用什么武器帮忙都有可能会不小心伤到里面的化蝶,会让里面化蝶更加的脆弱,无法出来。

“所以你要怎么帮我们。”

“可以带我去快要化蝶的蝶蛹吗?”唐笖稳住。

蝶王很快就明白了,意思是说,到了时间化蝶,可是久久没能从蝶蛹里出来,很可能化蝶失败就要死去的蝶蛹。

“你可以跟我们进去,不过你的朋友们得留下。”蝶王感觉不到唐笖的危险性,它反而觉得唐笖很有亲切感,是能相信的。

可是那些不行。

唐笖看了看小舞还有星河,还有守在出口的二明,唐笖点点头,表示可以。

“唐笖。”星河见唐笖不带他去了,有些不高兴,上前拉住了唐笖的手。

“能带上他吗,他还是个幼崽,没有攻击力不会伤到什么。”

碟王看了看星河一眼,确实是人类的幼崽,只好点头了。

唐笖抱起了星河,跟着进入了另外一翻天地,相比于外头最开始的嬉笑玩闹,然而这里面就悲哀得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