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你可是我唯一的弟弟啊

唐笖胡乱的点头,终于在那一整饿饿饿的状况恢复了一点,然后才问。

“弟弟你吃了么?”说着手中的食物也分给了弟弟一些。

“没有,我看姐你还没有睡醒,就想着先背你回来,其他人都在食堂吃饭呢。”

“嗯。”唐笖点点头,倒也解释宿舍为什么没有人了。

唐三接过唐笖给的食物,一边吃一边看自家姐姐的狼吞虎咽,眼看着他手里的东西还没有吃完呢,姐姐面前的一大推已经吃完了。

这都有五六个成年人的分量了吧。

唐三咽下了口中的食物,然后不太确定的问:“姐,你还要吗?”

“先不用了,你吃。”唐笖摇头,她倒没有要从弟弟口中夺食。

唐三点头,也不客气,很快就吃完,然后拿出了水袋,里面的水还是唐笖给他的。

每一天都给他泡一些喝。

“姐,我之前就想要问你了,你也有空间了是么?”唐三说着,然后就解下了腰上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然后说着大师送给他的,他那时候拿着二十四桥明月夜,还想着什么时候也给唐笖弄一个类似的呢。

“嗯,对,就是这个。”唐笖说着把脖子上被小荷包压着的一块小玉佩反了过来。

“也是爸爸给我蓝银草的时候,我好像拿错了,然后就发现了这里面可以放东西。”唐笖说着,好像是发现了大宝贝一样。

“原本想要告诉你的,可是你和大师走了,我就只能追上去了。”

唐三点点头,倒也没有什么怀疑。

这个玉佩,姐姐一直带在身上,现在才发现玉佩的用处,想来也是之前失忆了不记得了而已。

就是……

唐三有了二十四桥明月夜后,他也是知道,这种空间储蓄之类的东西,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

只是不知道姐姐是谁家的孩子,一想到以后姐姐有可能会被什么人带走……

他心里都是一揪。

唐三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很傻的问题:“姐,你永远都是我姐姐是么。”

“噗,你说什么傻话呢?难道你还不是我弟弟了不成。”唐笖觉得这时候的弟弟傻乎乎的,不由的揉了揉他的脑袋。

“你可是我唯一的弟弟啊。”两世唯一的弟弟,也是亲人。

“嗯。”唐三点头,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傻了。

不管姐姐是谁的孩子,姐姐依旧是他的姐姐啊。

“姐,下午你有什么安排吗?”唐三问道。

“应该没有吧。”她身体还有些虚弱呢,也不想乱逛什么了。

等她身体好一些再说。

“下午我想要去找一家铁匠铺子,看他们收学徒不,姐姐你也去?!爸爸之前和我们说了,等到了诺丁城就找家打铁的做学徒。”

“……”不,她不想。

想起了那抡大锤的三个月,她拒绝。

“姐姐你不去吗?那我一个人去就好了,也不知道中途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那些滚烫的铁要是不小心碰到了,应该很疼吧。”唐三似有似无的说着什么话。

“到时候烫到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伤疤,应该不会很丑吧。”唐三说着,还举止还算白嫩的手,又是捏了捏,姐姐再爱捏的脸蛋。

“……我去。”唐笖咽下了不去的话,一脸心疼的摸了摸弟弟软软的脸蛋,这么可爱的脸,这么白胖的手,要是真的碰着了怎么办。

“啊,姐姐也去么?”唐三心里憋笑,他也是算准唐笖的性子,只要关于他会不会受伤的问题,唐笖都会认真对待。

“去。”唐笖自然知道弟弟是故意的,可是就算这样,她一想到那滚烫的火炉还有那些冒着火星的铁块,再看看弟弟着白嫩软萌的小正太模样。

她不放心。

唐三拿准了唐笖的软处,如愿的完成了爸爸交给他的任务。

爸爸说,不能停止练习捶法,去给人当学徒,能赚点钱也能练习,一举两用。

唐笖出了学校后,在路边就买了不少小吃,这会不停的往嘴里塞,也跟着弟弟走。

很快唐三就找到了一个铁匠。

对于打铁,唐笖不是很感兴趣,也就让唐三先去问问。

唐笖在唐三后面吃东西,耳边听着他们谈论呢。

只是她和唐三怎么说也是个六岁的小孩子,人家大人怎么可能让他们去打铁呢?

这都是正常的思维了吧?唐笖这么想着。

眼看着弟弟就要离开了,然后被唐笖拉住。

“叔叔行不行我们试一试再说呗。”

“这些东西哪能随便试啊?要是伤着了怎么办?”正在打铁的大叔看到可爱的唐笖还是心软了一下。

“不会的,你就让我们试一下吧,我和弟弟在家的时候经常给爸爸打铁,我们都很熟悉的。你让我们试一试,如果真的是不行,你也可以让我们死心了不是?”唐笖眨巴着大眼睛。

“要是我们弄坏了你的东西,我们也可以陪的呀。”唐笖说着,还拿出了几个银币。

唐笖实力证明她是有钱赔的。

“这……”大叔有点犹豫。

然后另一边的几位大叔就起哄的说,就让他们试一下吧,让这两个孩子死心?

“行吧,你要是能拿起这个锤子,我就相信你们。”大叔想着他这个锤子,可不是一般的小孩子能拿得动的。

这样应该伤不着他们。

“谢谢!”唐笖点头,然后给了唐三一个眼神,让唐三上去了。

唐三点点头,拿起了那个锤子,唐三也没有浪费时间,顺便过去让另外一位拉风箱的大叔加大了火。

这时候的唐笖也没有停留下来看,而是走到一边,向另外一位大叔借了一把锤子。

几位大叔看了一眼,倒是把一个锤子借给了唐笖。

“姐。”唐三喊了一声。

唐笖也很默契的已经站好了,只听噔了一下,一块被烧热的铁块丢了过来。

唐笖轮起锤子,一锤就是下去。

当当当。

唐三和唐笖很是默契的捶打着铁块。

霎时间只听一阵抽气声。

“这是乱披风锤法。”有一位大叔先一步惊讶了出来。

唐笖点头,一块小小的铁块已经被去除了杂质。

最后的结果,两个人自然是,从一个小学徒直接转成了正式打铁的。

只不过他们只有下午有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