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看到自己淹死了

“来人啊,不好了,大小姐掉进池塘淹死了!”

随着护院一声焦急的大喊,惊醒了还在魂游的陆瑾萱,她猛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睡在丫鬟的通铺上。

怎么回事?

她可是堂堂的陆家大小姐,是谁那么大胆把她送到下人房里?

“大小姐昨晚只是多喝了几杯,怎么会淹死?”房门外有人惊讶的议论。

“我淹死了?!”陆瑾萱抬手指着自己,诧异一秒,随后气愤地跳起床冲出去大声证明。

“本小姐还好好的活着呢!”

门外一片寂静,一个人也没有,刚刚说话的人已经跑走了。

一阵喧闹声从陆家内院池塘边传来。

陆瑾萱好奇地走过去。

“哎呀,瑾萱呐,我苦命的孩子呀,你爹外出经商不在家,你怎么就……要是你爹回来,二娘我怎么向他交代啊!”

“姐姐,你怎么如此想不开啊,我知道昨晚是你的生辰,你高兴多喝了几杯,却没想到……”

池塘边上,陆瑾萱的继母张氏和妹妹陆珍珍抱着一具湿漉漉的尸体哭得很大声。

围观的丫鬟佣人以及护院都在默默地抹泪。

有丫鬟窃窃私语:“大小姐平日里虽然跋扈了那么一点点,但她对我们这些下人还是挺好的,现在她就这么淹死了,我心里还挺难受的。”

站在人群外的陆瑾萱纳闷了。

她明明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在哭她死了?

难道他们联合起来和她开玩笑?

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她要揭穿他们。

下一瞬,陆瑾萱挤进人群,当她准备大声为自己证明时,却看到湿漉漉的自己毫无生气的躺在冰冷的石板上,死不瞑目。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为什么一点记忆都没有?

“季小优,你过来。”陆珍珍忽然看向她站立的方向,杏目诡异的眨了眨,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还在震惊中的陆瑾萱随声看去,这一看,她不由得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妹妹刚刚哭得那么大声,面上竟然没有一丝泪痕,眸底反而有些笑意?”

见她未动,陆珍珍有些暴躁了,怒道:“季小优,你胆肥了是不是,敢不听本小姐的话?”

陆瑾萱还是未动,旁边的丫鬟抬手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声提醒,“小优姐姐,二小姐喊你呢!”

陆瑾萱懵逼了,妹妹喊她季小优,丫鬟喊她小优姐姐,这、这称呼?

她记得没错的话,季小优是妹妹的贴身丫头,难道现在的她变成了季小优?

这、这怎么可能。

下一刻,陆瑾萱不顾众人的目光跑到池塘边,当她看到水里那张属于季小优的脸,惊吓的连声尖叫。

“啪!”重重地一耳光狠狠地煽来,陆瑾萱的脸上顿时显露五道血红指印。

陆瑾萱瞪着煽她耳光的陆珍珍,捂着发疼的脸颊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疯丫头,鬼叫什么?”陆珍珍愤怒地瞥了陆瑾萱一眼,“还不快点滚去我姐姐的房间收拾一下。”

陆珍珍说话时不停对陆瑾萱眨眼睛,示意非常明显。

然而,陆瑾萱完全看不懂,可此刻,她是季小优,必须听从陆珍珍的命令。

“是!”

陆瑾萱非常勉强的应声,缓缓地挪动步伐。

她的视线从陆珍珍转换到继母张氏的脸上,不知是她错觉还是换了视角看人比较清晰的缘故,她竟然看到继母抹泪的时候眼角似有若无的闪着得逞的笑。

她淹死了,继母和妹妹都很高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