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落败的宁府
  • 回到明朝当首富
  • 未风尘
  • 2079字
  • 2021-12-30 18:41:34

宁远缓缓睁开眼,呆愣的看着老旧帷幔、桌椅、朱红的门窗,心下茫茫然。

这是古代?

在床侧,一名中年男子正伏在地上痛哭流涕:“儿啊,我的儿啊,你死的……好啊……”

宁远更是一顿:“……?”

死的好???

就在他惊愕之际,头脑间迅速浮掠一段记忆,逐渐明白过来。

他穿越了,来到类似于古代大明朝的弘治十一年,还是京城宁府上唯一的大少爷。

按理说这身份足够他吃喝不愁,可偏偏摊上一个坑爹,几乎把家产都败光了,偌大宁府所有值钱的玩意几乎全卖了,前几日,甚至还要卖地。

在这个时代,人们把田地看做性命一样重要,卖地几乎就是卖命。

也正因为如此,宁远气火攻心,直接昏死过去,再醒来,便是现在了。

惨呐!

别人家都是崽卖爷田不心疼,而自家倒好,爷卖崽田,完全不管他这个唯一儿子死活了。

可既然穿越过来,上辈子又没什么牵挂,肯定要好好活下去啊。

宁远深深的酝酿情绪,正准备“醒来”,旁边的老爹宁合雍又开始号了。

“儿啊,爹对不起你啊!”

“爹无能啊,犯了错,把祖宗传下来的文安伯爵位给丢了。”

“没了爵位,宁家也就完了,以后呢,你也只能过苦日子了。”

“一切,都是爹不好。”

“儿啊,你死了,也就不用遭罪了,死……死的好啊!”

宁合雍鼻涕一把泪一把,哭的伤心欲绝。

宁远身躯一僵,这番话竟很有道理。

因担心自己以后的日子不好过,所以自己还是死了好……可总感觉那里怪怪的呢。

再次酝酿情绪,宁远做出难受的样子,艰难的发出呻吟声。

“咳咳……”

他费力睁开眼,看了看老爹以及身后的众人,满是不解:“大家伙这是干嘛呢?宁府有喜酒吃吗?”

额!

本有些悲伤的气氛骤然冷寂下来,一个个瞠目结舌,张大的嘴巴几近脱臼。

醒了?活了?

众人傻傻的看着,有些胆子小的甚至一个转身向外跑去。

该不会是诈尸吧?

“儿啊,你……”

宁合雍猛然一惊,却半点不怕,随即不由自主的激动起来:“好,太好了,祖宗有德保佑我儿一命,哈哈哈,我的儿啊,你可是差点吓死爹了!”

顿了顿,他又一脸关切的问:“儿啊,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说话之时,喜极而泣,一双老眼泪水纵横。

这等真情实感也是让宁远心下触动。

上辈子他是孤儿,没有家人也没有亲人,宁合雍发自肺腑的关切让他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便摇了摇头:“我没事,父亲尽管放宽心。”

众人见宁远与正常人无异,放心下来,先后祝福,无非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什么的。

丧事变喜事,宁合雍大手一挥,留下众人吃喜酒。

三两杯酒下肚后,宁合雍站了起来。

“趁着大家伙都在,刚好可以商量卖地的事宜。”

“宁府的日子过不下去了,现将百亩良田便宜出卖,一亩只要二十两银子。”

“有买地的兄弟抓紧机会啊,莫要错过。”宁合雍呵呵笑着。

额!

众多宾客皆是神色古怪。

宁合雍卖地……对大家来说是好事,毕竟田地这东西不是你有钱就能买到的,而一旦买到手,那就是永久的。

可借着这个由头卖地,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就好像宁合雍利用宁远诈死,把大家“骗”过来,让大家竞价买地似的。

但很快,众人的疑惑就被第一道声音盖过了:“这百亩地,二十两银子,老夫要了。”

“二十两是不是少了点?某出二十一两。”

“二十二两……”

“二十四两。”

众人出价的热情递增,眨眼间一亩地的价格就攀升到二十五两。

宁远着实被老爹这骚操作震惊了。

自己刚刚“大病痊愈”,就借着酒宴拍卖田地?

要知道,京畿附近的田地资源一直都很紧张,现在二十多两银子卖出去,以后就算出双倍的价格也未必赎得回来。

关键时刻他不得不出声:“老爹,今天你卖掉一百亩,明天卖一百亩,宁府的千亩地用不多久就会卖光,到时候怎么办?”

“况且,现在宁府的用度暂时还够,哪里到卖地的地步?为了出去耍吗?”

宁远表现出不悦的神色。

本心上他倒不在乎卖地,甚至不在乎宁家是否有地,因为无论怎样,以他的眼识都能赚来宁家资产数倍的银子。

作为一个文理科都半吊子的、尤其喜欢大明这段历史的高知识分子,在这个落后的时代,他有太多的可能了,赚钱,不就是动动手的小事儿吗?

可问题是……丢人呐!

卖地,对不起宁家的列祖列宗,那是大不孝,要被无数人耻笑的。

老爹不仁不义不孝,让别人怎么看他?

他也跟着丢人啊!

“儿啊,爹这不也是没办法吗。”

面对宁远的诘问,宁合雍脸上浮现出苦涩的神情:“宁府快支撑不下去了,况且……爹外面还有点债……债。”

“多少?”

“大概……嗯,也不是很多,万把两银子吧。”

“……”

宁远实在没眼看了。

坑爹,这爹果然够坑的!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之前的宁远会被生生气死,太能败家了,根本不为后代着想啊。

可摊上这么一个爹,他又有什么办法?

只能干瞪眼认了!

一万两银子嘛,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毕竟这个时候的银子还是很值钱的,一两大概相当于后世的七八百块。

“爹,我只问你一句,以后,你还败家不?”宁远认真道。

既然重获新生,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宁府继续落败下去吧?

再者,以他脑子中的存货,赚钱简直不要太容易。

“不了不了。”宁合雍苦笑着,讪讪摆手。

“好!”

宁远点头,深深吸了口气,朗声开口:“既如此,这一万两的债,我担下了!”

“不仅如此,以后宁府的担子,我亦一力担之!”

宁远大气又豪迈。

不就是赚钱嘛,小事,不出十年,赚他个大明首富又有何难?

而众人听了这话,皆是讶异万分。

好小子,竟要一人扛起宁府的重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