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现在我就是世界级权威

王磊走进手术室,门口护士立刻又递上无菌拖鞋。

张院长亲口请来的医生,哪怕是个小规培,也应该有拖鞋自由。

王磊换好拖鞋,把自己的鞋端端正正地摆好。

站起来看看,又调整了一下,才满意而去。

护士见怪不怪,医生们在巨大的压力下,多半都有各自小小的怪癖。

王磊这种轻微强迫症,算是最正常的了。

走进办公室,里面五六双目光刷地射了过来。

张院长笑道:“是王磊?”

“是。张院长您找我?”

“是这样,你昨天晚上收住院的那个病人,强烈要求你主刀,他只信任你。”

一边的手足外科蒋主任插话道:“张院长,他只是规培,参加手术没问题,主刀是不是过了?”

张院长笑眯眯地答道:“只要你能说服病人,我没意见,还可以减轻对你们科室的处理。”

蒋主任立刻不做声了。

由于昨晚的三班判断错误,贻误时机,腘动脉夹层破损,出现了骨筋膜室综合征。

这是一种急性缺血性疾病,坏死严重时需要截肢,否则将危及生命。

刚才检查时,已经有大片组织坏死溶解,这条腿是保不住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别看张院长脸上笑眯眯的,心里还不定有多烦手足外科。

虽然贻误时机的是别人,但我这个主任肯定是有责任的。

这种时候,还是老实点好。

见蒋主任老实了,张院长心里略微舒服了一点。

他忙的要死,结果一大清早被堵在院长办公室。

那老头子明明面色灰败,坐都坐不住,却愣是趴在儿子背上,喷得张院长没工夫解释。

也没办法解释,手足外科的处理确实有问题。

幸亏首诊医生王磊应对完美,获得了患者的信任。

否则更难收场。

张院长亲手把病历递给王磊:“先看看病历。”

王磊接过来一看,果然,最怕的事情发生了。

可惜啊,如果昨晚按照自己的意见办,根本不会出这种事。

等王磊看完,张院长问道:“王磊,那个条索状物你觉得是什么?需要截肢吗?”

要不是昨天李一山极力夸赞王磊,张院长根本不会问这句话。

开什么玩笑,这是规培医生能懂的吗?

看看一边蒋主任不屑的表情就知道了。

但是,能不能保住腿,是非常关键的事情。

张院长心里所急,嘴里立刻就问了出来。

王磊沉吟了一下,答道:“条索状物,我认为是异物,不是什么赘生物。”

“至于需不需要截肢,我得看看病人。”

他想保住病人的腿,但看起来确实很难。

不过,刚刚混到了560次的训练机会,还有神级手术固化机会兜底,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办法吗?

所以王磊一则要看到病人的腿,一则是想弄到3分钟时间,看看在系统训练台上,这种情况能不能保住腿。

听到王磊的回答,蒋主任脸上露出讥讽之色。

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你才学几天啊?

区区规培医生,充其量也就是跟着小主治学习,连给我做学生的资格都没有。

我都只能截肢,你还想保腿?

我都不敢说条索状物是异物,你凭什么说?

张院长对王磊倒是有点信心,李一山可不是泛泛地瞎夸,他详细解说了王磊全部表现。

虽然张院长如听天书,觉得太神了点,但基本的信任还是建立起来了。

见王磊这么回答,张院长点点头:“那你去看看。”

角落里立刻有一个医生站起来:“病人已经送进手术间了,我带你去。”

王磊一看,正是昨晚的值班医生。

虽然决策权在三班,这位可怜的住院狗没多大责任,但他应对不当,又地位最低,不得不挨骂。

从病人出事开始,他已经被主治骂,被副主任骂,被主任骂,被病人骂,骂得灰头土脸。

昨天看到王磊,他心里都是气。

现在看到王磊,满心的羞愧和后悔。

要是谦虚那么一点点,慎重那么一点点,按照王磊的说法去做。

现在谁还敢骂我?

两人来到手术间,病人一看到王磊就激动起来。

但他腿上大片组织坏死,释放出大量毒素,时刻不停地摧残着他。

腘动脉又被鱼刺摧残,大量失血。

饶是以他的霸气,也抵挡不住。

所以只能有气无力地哼哼唧唧。

王磊随口安慰了一句,便对着他的腿仔细研究起来。

确实很严重,但并没有出现典型的5P征。

意味着还有希望。

时间紧迫,王磊假装看腿,悄悄打开了系统训练空间。

这是一个充满科幻色彩的房间,半空中还悬浮着一面虚拟光幕。

看明白后,王磊眼睛一亮。

除了训练不会累外,竟然有“完全模拟”选择。

这个选项可以完全模拟当前现实情况。

从手术间的设备、再到病人的状态,完全一模一样。

还能按照现实条件,提供神级手术方案,以及围术期系统处理方案。

这样的训练,一次能顶现实一百次——

受限于医学发展水平,现实世界的手术方案充满了瑕疵。

即便一样的设备、一样的助手,系统的神级方案也领先一大截。

用这样的方案来训练,当然要比用差的方案强一百倍。

围术期处理方案也是同样道理。

跟其他病比起来,筋膜间室综合征的术后处理尤其重要。

系统的术后方案远超教材所述,让王磊信心大增。

选择“完全模拟”后,刷,一个一模一样的手术间出现在眼前。

连病人那明明不行还要哼唧的神色都一模一样。

让王磊高兴的是,系统提供了保腿的方案,说明只要技术足够,完全可行。

认真学习系统方案后,王磊拎起手术刀,对模拟出来的助手说道:“开始。”

一个多小时后,手术结束。

系统判定:“手术失败。”

然后给出了失败原因,以及改进建议。

再来。

王磊拎起手术刀。

又是一个多小时。

“手术失败。”

重复了53次后,王磊终于听到了美妙的声音:“手术成功!”

王磊嘴角露出喜悦的笑意。

“再来!”

第54次成功,第55次失败,第56次成功。

渐渐地,失败越来越少。

从第79次开始,就全是成功了。

王磊一连训练了200次,这才改变模式。

由系统自由模拟各种骨筋膜室综合征病情,以及现实世界各种手术条件。

有200次训练的基础,虽然病情千变万化,但成功率依旧很高,而且越来越高。

从第301次开始,无论病情多严重,只要有一丝可能,王磊都能成功保住病人的腿。

训练到450次时,王磊又开始训练截肢。

这也归属于骨筋膜室综合征的范畴。

因为如果出现5P征,截肢就是大概率事件,难以躲避了。

用完训练机会后,虽然完全不累,王磊还是忍不住伸了个懒腰,长长地松了口气。

脸上充满了喜悦之色。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处理骨筋膜室综合征的权威!

虽然达不到神级水平,但在全世界都是权威,最顶级的那种。

退出空间,眼前又是那条肿胀的腿。

陪王磊来的住院狗韩峰正在呼唤:“王医生?王医生!”

他看着王磊全神贯注的模样,心里有点慌。

这家伙一看就看了三分钟,真的有必要吗?

是睡着了,还是在装?

或者是脑子有问题?

王磊抬起头来:“我有手术方案了。”

“真的吗?截肢还是保?”

“保!”

王磊斩钉截铁地吐出“保”字,转身向门外走去。

韩峰看看那条一看就不行的腿,再看看昂首挺胸的王磊,不由抓了抓头。

真的能保住?

我咋这么不信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