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继续感谢不要停

王磊跑回宿舍,飞快地冲了个澡,就躺在床上盘算起来。

先是宝贵的神级手术固化奖励。

固化什么好呢?

Fontan循环?

大幅延长先心病患儿寿命的神奇手术,王磊一直很憧憬。

肺移植肝移植?

这就更不用说了,难度未必是最大的,却是最吸引人的。

换头术?!

想想都让人浑身激动得战栗啊!

“铛!暂时只能固化本世界已有手术。”

系统立刻扑灭了王磊的野望。

王磊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开始思考手术的现实价值。

对于即将去乡镇卫生院的小医生来说,那些常见手术才是最有意义的。

就算阑尾切除术,也是非常有用的。

别小看了这手术,王磊就见过一位主任医师找不到阑尾,尴尬地在手术台上折腾了好几个小时。

最尴尬的是,住院医生找不到阑尾,可以请主治医生。主治找不到,可以请副主任。

而他这种主任大佬,请谁去?

如果固化常见手术的话,也有问题。

种类太多了,放弃哪一个都可惜。

算了,还是暂时保留,等到关键时候救场吧。

照这么说,训练机会也可以暂时保留?

王磊还没打定主意,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学姐江婉柔。

她是定向生,比王磊高两届,毕业就去了乡下。

据说那里人才紧缺,江婉柔这种就是最高学历。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省钱,单位还出面申请,连规培都免了。

所以江婉柔比王磊足足多混了五年,凭着学历最高的加成,已经成功混成大内科主任兼业务副院长。

嗯,由于不分科,所以能霸气地称为大内科。

“王磊,院聘结果怎么样?”

“没成。”

“哈哈……呃,不是,我是说,太可惜了。”

王磊没好气道:“得了吧,别装了,你就这德性,能骗得了谁?”

“哪有,你技术这么好,又这么敬业,姐姐我是真的为你惋惜。”

王磊懒得揭穿,也不答话,任由她发挥。

“其实我们这也不差的,院长很重视我们这种学历还行的新人。”

“别看工资不高,但这边消费很低,住宿免费,食堂饭菜也便宜。”

王磊打开免提,把手机丢在枕头边,就当听有声小说。

“我们这里空气可好了,江南市的空气质量,比这里差得远了。”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有点猥琐:

“我们医院里,可是有好几个小美女哦。”

“都没有男朋友的。以你的风采,到了这里,保证抢手。”

王磊冷笑一声:“是不是还有个大美女,也没有男朋友?”

猥琐的声音转眼变得羞涩:“哎呀,姐姐我是没有男朋友嘛,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学弟你的哦。”

王磊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少来,咱俩这么知根知底,你一个翻云覆雨的女强人,在我跟前还装什么羞答答。”

“哼,王磊你烦死了。”

江婉柔有点恼羞成怒。

转眼就又变得柔媚:

“你就过来帮帮姐姐吧,我是真的需要人帮忙。”

“来嘛,来嘛,来嘛~”

“呕~”王磊故作恶心状,然后才说道:“行,就去你那了。”

“欧耶!”

对面一阵欢呼,王磊能想象出她那手舞足蹈的模样,嘴角不由露出笑意。

两人又聊了一阵,江婉柔介绍了一下医院的情况,敲定报到时间。

最后还很幼稚地搞了个拉钩钩的名堂,她这才心满意足地挂断电话。

王磊关掉电灯,看着黑暗的天花板。

以后就要跟这个古灵精怪的家伙一起工作吗?

好像也不赖的样子。

睡觉。

王磊闭上眼睛,三秒钟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王磊精神抖擞地跑到一院食堂,干掉一大碗面。

大量碳水化合物下肚,海量ATP生成,王磊浑身顿时充满了力量。

雄赳赳气昂昂地直奔普外科门诊。

这是他规培的最后一站,急诊科则是他加班的宝地。

刚换好白大褂,一个漂亮的少妇走了过来。

看着有点面熟。

“王医生,我是金雨琪妈妈,多谢您救了我女儿。”

少妇看着王磊,感激得恨不得要跪下来才好。

她已经知道了救自家宝贝的真正功臣,也打听到了王磊所在科室,因此早就在这里等着了。

虽然公公婆婆表示会好好感谢王磊,但少妇觉得一定要亲口说一声谢谢才行。

“铛!”

王磊脑海内一声钟鸣。

“王磊获得患者家属衷心感谢,奖励1台次训练机会。”

王磊大喜,立刻觉得少妇更漂亮了。

“王医生,我们一定要重谢您,等琪琪出院,希望您能去我家做客。”

做客什么的就免了吧,但是,系统有没有空子可钻呢?

看着她那意犹未尽的模样,王磊灵机一动:“重谢不需要,要不,你再说声谢谢?”

少妇立刻说道:“谢谢!”

“铛!”

“王磊获得患者家属衷心感谢,奖励1台次训练机会。”

哈哈哈哈,王磊心中大笑。

“再说一声。”

“谢谢!”

“铛!”

“啊,不要停!”

……

五分钟后,已经有一大批病人来到附近,王磊才意犹未尽地放过少妇。

清点着足足560台次训练机会,王磊兴奋得差点放声大笑。

少妇口干舌燥地离开,飞快地跑到小卖部,买了一大瓶矿泉水。

一口气喝了大半瓶,才算缓过来。

回头看看门诊大楼,少妇心有余悸。

王医生,真是,真是太可怕了。

不不不,不可怕。

他只要我的口头感谢,坚拒了其他酬谢方式,是个好医生。

王磊走进诊室,看了十来个病人后,一个护士急匆匆地跑进来。

“王医生,张院长找你,在第一手术室。”

张院长怎么会找我?

而且还是在手术室。

王磊把手上病人托付给同事,疑惑地走向第一手术室。

走到手术室门口,他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年轻男子。

有点眼熟,哦,是昨天那个鱼刺病人的家属。

男子也看见了王磊,急忙迎过来,羞愧而又焦急道:“王医生,真是对不起。”

“怎么了?”

“您的水平太高了,昨天没听您的马上开刀,今天脚就不行了,医生说很危险,还说要截肢。”

“昨天没开?”王磊吃了一惊。

张主治不是确定手术,都已经开始准备了吗?

男子愤怒道:“值班医生说不用开,这不是害人吗?我爸把他们狠狠骂了一顿,还找院长投诉了。”

难怪张院长找我,大概是让我帮着安抚病人家属?

男子又说道:“王医生,我相信您的医术,我想拜托您亲自手术。”

王磊摇摇头:“我不在手足外科,一般情况下,我是不能参加这个手术的。”

“能,一定能。”男子有点激动地叫道:“我爸很厉害的,谁敢不让您参加,肯定会被他喷死。”

难怪了,一般人就算投诉,哪里需要张院长亲自出马。

一院这种大医院,有应对投诉的专门科室,里面的人个个能说会道。

绝大多数人还没见到院长就被摆平了。

王磊无语道:“我先进去了。”

“好好,拜托您了。如果有机会,一定要保住我爸的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