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开还是不开

这东西虽然确实是奇怪,但看这样子,十有八九是什么赘生物。

说什么不能自己行动,实在太过了。

如果动脉有东西就不能动的话,全球几亿冠心病人就都该坐轮椅了。

不对,这小子,不会是心里有气,故意吓病人吧?

如果是这样,就太没品了。

老钱在读片的时候,王磊已经写好病历,对老头说道:

“你看到了,急诊很忙。你要换医生,我建议你直接住院,那里有副主任医师值班,甚至还可以请主任出马,水平很高。”

老头对住院倒不排斥,他本来就是来住院的。

王磊写好住院通知,叫来推车,让老头儿子抱他上车。

然后亲自护送,直奔手足外科。

老钱冷眼旁观,无声叹息。

一直把王磊当成正能量年轻人的。

可能是看错人了。

希望他只是水平不够自己吓自己吧。

至于阻止这场闹剧,那倒没必要。

病人坐个推车又不损失什么。

到了病房,自然有那里的医生接手,不会一直胡闹下去。

王磊一路送到手足外科病房,值班的住院医生见有医生护送,立刻战意澎湃。

急诊医生可不是闲得发慌的家伙,他们肯亲自护送,这病,能轻吗?

我肯定对付不了,叫二班主治医生是必须的。

弄不好,还得叫三班的主任大佬。

然后一问情况,他澎湃的战意biu地一下,没了。

整个人也象被戳破的气球一样,萎了下来。

“行,明白了,你放心吧。”

比王磊大不了几岁的住院狗敷衍地答应着,示意小小规培兽滚蛋。

王磊看着他那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实在放不下心来,提醒道:“最好请二班老师来看看。”

住院医生不耐烦了,你这是教我做事?

也不想想,二班主治你得叫老师,本住院你一样要叫老师。

医院里,除了啥都不会的实习小爬虫,就没人比你们规培兽更低级了。

不过规培兽的下一级就是住院医生,弄不好还会留院工作,不好撕破脸。

“行了,我会叫的,你去吧。”

看出住院老师的不耐烦,王磊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我已经把可能的后果都写在病历里,就差明说那是鱼刺了。

看到病历,他们应该会急诊手术的吧?

只要及时取出,就是小事一桩,有什么好担心的?

嗯,该回去休息了,还有50台次的训练等着我。

世界上病人那么多,哪里是一个人能管得过来的。

想明白其中道理,王磊加快脚步,直奔医院大门。

走到大门外,他的脚步逐渐慢了下来。

不行,还是不放心。

这个病人最大的麻烦,是影像显示不典型。

那四根鱼刺看起来,实在太像自身生成的斑块类物质,而不是外来的异物。

两者的处理方式、紧急程度也完全不一样。

王磊在门口站了几秒钟,转回身,飞快地跑回手足外科病房。

果然,根本没有叫二班,也完全没有做手术的意思。

再找值班医生,对方的脸色就很不好看了,说话也不好听了。

王磊退出医生办公室,找到值班护士。

护士一听就为难道:“不行啊,想请二班过来,必须要医生同意。”

王磊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护士站,直奔值班室。

在一院规培已经三年,他对整个一院了如指掌。

三班大佬可以在家待命,二班是不能离开医院的。

这个时候,肯定在这间值班室里。

敲了一下,里面就传来脚步声。

主治医师拉开门,看见不是值班的医护,楞了一下:“什么事?”

他不认识王磊,王磊认识他。

“张老师,刚来了一个腘动脉异物病人,随时可能发生动脉夹层、破溃,还可能发生异物转移、栓塞。”

听了一半,张主治就披衣出门。

“我觉得需要立即手术,取出异物。”

张主治点点头,随口指教道:“不是异物就必须要马上拿的,要看异物性质和病人情况。”

两人来到护士站,调出病历。

看到磁共振片子,张主治陷入思索。

这玩意,实在是太不典型了。

“虽然不明确,还是得探查清楚才放心,宁杀勿纵。”研究了好一阵,张主治果断拍板:“开!”

一声令下,病房里立刻忙碌起来。

首先就是摇人。

这不是小手术,靠值班的小猫三两只根本不够看。

甚至张主治都没有主刀资格,得请三班大佬。

值班的住院狗第一个被叫了过来。

当他看到王磊,再听说要开刀,脸黑的象乌云。

谁会喜欢在值班的时候多这么档子事?

最主要的,根本没必要啊。

你看这病人,神气活现的,现在正指着家属骂。

这像是需要急诊手术的样子吗?

等明天早上,大佬们来上班了,请他们看过再决定,那不是最完美吗?

你一个不在本科室的小规培,违反规定,擅自叫来二班,你是要干什么?

感受到这家伙的杀气,王磊明智地走人。

只要开就行,我留在这完全没意义。

再次走出医院大门,看着万家灯火,王磊愉快地奔跑起来。

每天上下班跑步,这就是他的锻炼方式。

至于白领们热爱的健身房,太奢侈了。

对王磊来说,时间是奢侈品,金钱也是。

在这方面,规培兽是很惨的新物种。

王磊这种社会化规培生,每个月可以拿到2000补贴。

除此之外,没有一分钱收入。

这种收入水平,在江南市这种二线大城市,连活下去都困难。

好在一院的食宿都不算贵,最重要的,王磊拥有过人的智慧——

女朋友,那是什么玩意?

是香?

还是软?

能吃吗?

有那闲钱,鸡腿豆干它不香吗?

有那闲工夫,多开一台手术不爽吗?

全靠这睿智的想法,王磊才坚持了三年。

微凉的夜风中,王磊再次启动自己过人的智慧。

一院不要我没关系,我可以从了学姐。

一院高高在上爱答不理,学姐温柔可亲三顾茅庐。

虽然她那是乡卫生院,跟一院比起来,简直是从云端跌到了泥地。

但接地气有啥不好,不一样看病嘛。

从了她,很快就能拿到两倍有余的小钱钱。

我就不用再啃老,还能孝敬老爸老妈。

王磊打定主意,跑得越发快了。

夜色中,庞然大物一般的一院渐渐离他而去。

而一院手足外科病区里,张主治刚刚把磁共振图像发给三班不久,这时正苦着脸,听着三班的训斥:

“你怎么读片的,什么异物,这一看就是赘生物。”

“要加强学习,时刻不能放松。”

“做好监护,让他不要下床,明天早上再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