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王磊还是太年轻了

“一:可任选一项手术,固化神级水平。”

王磊眼睛发亮。

咖啡微信有啥用,开刀本事才是医生最需要的东西,。

神级水平的手术刚才已经见识过,绝对强!

要不是有它,5床就死定了。

但是固化哪一项呢?

手术种类实在太多了。

光一个普外科可能就有几百种。

一个奖励根本不够啊。

“二:开放手术训练功能,每天50台训练机会。获得患者衷心感谢可增加训练机会。”

“说明1:训练项目任选,训练将于系统空间内进行,无论训练多少时间,现实中都是3分钟。”

“说明2:患者感谢不限形式,只看是否衷心。每次感谢增加1次训练机会。”

王磊眼睛更亮了。

外科医生最需要的是什么?

不就是手术机会嘛。

那些世界顶级手术大师,说白了,就是无数次手术机会喂出来的。

象什么世界顶级肝移植大师,说不定移植次数都没超一千。

每天50台手术,20天我也是世界顶级肝移植大师了。

如果每天再加50次患者衷心感谢,我比世界顶级大师还强!

想到这里,王磊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开始训练。

不过训练需要3分钟,还是回到宿舍再说的好。

另外,今天最后一次透视机会也不能浪费。

就算不能发挥多大作用,至少也能进行对比,提高自己诊断水平。

嗯,先去急诊科转一圈。

王磊兴冲冲地来到急诊外科,坐诊的值班医生老钱一看见他就笑眯了眼。

简直比看见自家结婚十年的老婆还开心。

这种爱加班、医术又过硬的规培兽,哪个值班医生不喜欢呢?

笑逐颜开地分了一半号单过去,老钱热络地说道:“王磊,你这样优秀的人才就该留在我们医院。”

“谢谢钱老师。”

王磊毫不在意地一笑,请了一位患者坐下。

这是个腰痛的患者,一看一问,再一敲,肾区叩击痛,肾结石。

处理很简单,B超检查确认。

不值得使用透视机会。

一连看了好几个病人,门口忽然响起咚咚咚的声音。

转脸看去,一个老头单腿跳了进来。

跳到王磊桌前,老头一屁股坐下,喘息着说道:“医生,快帮我看看膝盖。”

王磊接过家属递来的病历,原来是江南市下辖栖云县转来的。

这半个月来,他一直不明原因地发热、腹痛、乏力,在县医院治了很久,刚刚好点,右膝弯突然肿胀疼痛起来,还越痛越厉害。

县医院束手无策,只好让他连夜转院。

不过县医院觉得这只是疑难杂症,不算什么危急重症,所以也没有医生陪同。

一看这症状,王磊就觉得很奇怪,什么病,会是先发热腹痛,再膝弯肿痛呢?

拿过栖云县的磁共振片子,显示右腘动脉内有条索状物。

这就更奇怪了,腘动脉内怎么会有条索状物?又跟发热腹痛有什么关系?

王磊陷入思索。

他想得越久,老头看他的眼神就越怀疑。

王磊实在是太年轻了,在老百姓眼里,医生这一行,年轻=不靠谱,帅气=不稳重,思考=没把握。

大意了啊,没有细看,慌急慌忙地就坐下了。

这小医生才几岁,会看病吗?

我这病可是县医院都不会看的。

再看看已经有点地中海,仿佛在荒芜的头顶心写满“稳重”二字的老钱,老头撑住桌面,猛地站了起来。

在王磊诧异的眼神中,他把自己的病历、片子等一堆东西往老钱面前一推,霸气地说道:“我要换个医生。”

老钱立马说道:“没必要。王医生水平很高。”

老钱那边的病人也叫了起来:“不要插队,注意素质。”

老头坚持道:“我排队就是了。”

老钱极为不悦,都象你这样,我不得累死?

王磊这么傻的工具人,啊不,好帮手,我能让他受这委屈?

“不行,请不要扰乱医疗秩序。”

老头站起来的时候,王磊就使用了最后一次透视机会。

这种想不明白的怪病,最适合不过了。

透过裤子、皮肤,王磊一层层地看到了腘动脉。

定睛细看,那条索状的东西,竟然是四根扎堆的鱼刺!

怎么可能?

卡鱼刺很常见,鱼刺戳破食管、胃肠的也不罕见,但跑到腘动脉……

一股荒诞的感觉涌上王磊心头。

不过不管鱼刺怎么来的,动脉是人体高速公路,它既然能到腘动脉,就能到别的地方。

一旦跑到肝肺、跑到颅内……很危险。

就算它暂时不跑,万一戳破腘动脉,那也很危险。

截肢、失血性休克都有可能。

现在首先要做的,是手术,把鱼刺给拿出来,保住他的命。

至于谁给他做手术,不重要。

毕竟这是大牛云集的一院,江南省扛把子的巨头。

王磊敲了敲桌面,把老头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选择医生是你的自由,没问题。”

“但我是你的首诊医生,按照规定,我得做好初步诊治,做好记录,然后你可以换医生。”

老头这才点头:“行,你快点,我很痛,别耽误事。”

王磊示意老头的儿子:“扶着他,从现在开始,不能再自己走路。”

老头眼睛又瞪了起来:“我为什么不能走路?刚才就是自己来的。”

“你别急,我就说说我的看法,总不至于害你。”

老头这才安静下来。

王磊一边在他的电子病历上打字,一边说道:“你膝弯那的动脉里有东西。”

就这?老头不屑道:“县医院早就告诉我了。”

“但这东西是很危险的,它有可能会损伤你的动脉,还可能跑到别的地方去。”

“这玩意还会跑?”老头一脸不信:“县医院只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可没说会跑。”

跟他争论毫无意义,王磊接着说道:“如果损伤动脉,可能会造成骨筋膜室综合征,弄不好得截肢。”

“哈哈,截肢?膝盖痛就会截肢?”老头像是听到了笑话,大笑起来。

“截肢还不是最麻烦的,如果大出血,或者跑到别处,就更危险。”

“总之,现在开始你不能自己行动,到哪都必须坐推车。”

老头还是不信,他儿子却紧张起来,一把扶住老头,不让他动。

听王磊说得这么严重,对面老钱诧异地看向王磊,然后拿起老头的磁共振片子。

看清股动脉的条索状物后,老钱心里暗暗摇头。

王磊到底还是年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