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百亿富豪的悲伤

巡回护士将早就准备好的无菌温生理盐水倒入左侧胸腔,覆盖住气管吻合口。

在呼吸机鼓肺的操作下,本来被极度压缩的左肺膨胀开来,吻合口却一点气泡都没有。

反复鼓肺,完全没有漏气,吻合成功!

众人脸上都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台下,紧盯着监护仪的麻醉师兴奋地叫道:“血氧饱和度60!”

嗡。

手术室里忽然响起低低的议论声。

是远远旁观的规培、住院,还有几个其他科室的大佬。

刚才形势紧张,他们一直没敢说话,此时终于放松下来,再也压不住兴奋。

“血压90/70。”

“心率100。”

“血氧饱和度70!”

“血氧饱和度90!”

麻醉师继续报告,手术室兴奋的议论声越来越大,最后一片欢腾。

关键手术节点完成,各项指标迅速恢复,这说明什么?

这个危险至极的手术成功了啊!

王磊放下心来,把手中器械交还护士,往属于四助的小角落一缩。

抓起了四助专用小拉钩。

乖巧、谦虚、老实、本分。

李主任们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几秒才明白:哦,这是把手术主导权还给我们了。

挺谦虚挺懂事的小伙子嘛。

不对!

这不是我们带学生时常干的事吗?

老师完成关键步骤,不太重要的收尾部分交给学生。

老师休息,学生锻炼,两全其美。

可恶!

但是没办法,手术必须完成。

总不能腆着脸说“您继续”吧?

李主任无奈地斜了王磊一眼,手一伸。

护士默契地递来器械。

手术继续。

重要的步骤已经被王磊搞定,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

这种常规性的收尾步骤,在李主任等人手里丝般柔顺。

手术间里的气氛也变得轻松愉悦。

“这种难度的抢救都被咱们一院搞定了,可以写篇论文。”

“刚才主动脉喷血那会,吓死我了。你看看,我脸上都沾了血。”

“天降血雨,谁还没沾呢?这种事一辈子都碰不上一次,也算是个回忆了。”

“咱一院就是强,这都能救治成功。”

正在忙碌的巡回护士忽然想起件事,连忙说道:“张院长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赶紧告诉他,让他放宽心。”

立刻有三个医生跑了出去。

就连一头规培兽也跑了出去。

不过看看争先恐后跑去打电话的老师们,他乖乖地收住了脚步。

正在开重要会议的张院长接到电话,顿时脸上放光。

他是临床出身,很清楚支气管完全断裂的凶险。

尤其在患儿的血氧饱和度已经跌到30的情况下。

本来他是完全不抱指望的,所以亲自组织了全院多学科会诊后,就有些害怕见到家属。

这家人是本省有数的富豪,如果他家嫡系晚辈在一院出事,虽然说怪不得医院,但总是不好交代。

不过现在……

哈哈哈哈!

张院长差点笑出声来,交代副院长临时主持,自己仰着头腆着肚子走出会议室,直奔手术室。

避开家属,从另一侧的员工通道进去,先到手术间瞄一眼,确认情况。

“张院长。”

“张院长。”

众人发现老大莅临,一迭连声地欢迎。

台上的胸外医生首先表功:“张院长,手术成功!”

麻醉科紧紧跟上:“张院长,麻醉顺利,患儿生命体征平稳!”

会诊的多学科大佬不甘示弱:“张院长,患儿已经度过最危险的时期,预计能顺利恢复。”

张院长是懂行的,他不爱听,爱看。

先看看术野,已经在关胸,李主任的操作还是一如既往的赏心悦目丝般顺滑。

确实没问题。

再看看患儿面色、看看监护仪。

不错,非常滴好。

张院长后退一步,把手一背:

“大家辛苦了,这是我们医院实力的体现,是大家精湛技艺和高尚医德的体现。”

“继续努力,做好收尾工作,千万不能麻痹大意。”

“嗯,院部要对大家给予表彰,给予一定的奖励。”

大伙猛地精神一振。

同时略感奇怪。

虽然说这个病例确实不一般,但为什么抠门张舍得奖励?还在手术室就主动提出?

有几个见过家属的,心中就有了猜测。

李主任也是见过的,他还知道家属的身份。

不由又斜了老实本分缩在一边的王磊一眼,出声道:“张院长,王磊为本次手术做出了巨大贡献。”

“王磊?”张院长有些奇怪,这谁啊?

李主任虽然有一丢丢不爽被王磊抢了主刀,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但他从来有一说一,不愿埋没了别人的功劳,更不愿埋没了天才。

于是没好气地朝王磊抬了抬下巴:“他。”

“哦。年轻人,好好干。”

张院长不明就里,赞许地点点头,随口说了一句,就向手术室外走去。

李主任张了张嘴,继续关胸。

张院长是不知道王磊有多强,不知道是他保住了患儿的生命。

不过不急,等手术结束,我再详细跟他说说。

一定要把这样的人才留在一院。

张院长精神抖擞昂首挺胸地走出手术室。

手术室外,一片愁云惨雾。

金国荣晕乎乎地坐在长椅上,自打心爱的孙女出了车祸,他就一直晕沉沉的。

拼搏一辈子,凭借过人的毅力和勇气,加上卓绝的经商天赋,总资产在江南省都排在前列。

老婆贤淑,儿女个个有出息,又孝顺。

小孙女极其地可爱,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他的小宝贝。

这一生,完美了啊。

但是听到车祸消息的那一刻,完美的人生就被撕裂了。

他忽然明白,再多的钱也没用。

花多少钱,能买回来小孙女的命?

一院是江南市,甚至江南省最强的医院,但金国荣还是发动一切关系,找全国最强的心胸外科专家、全世界最强的心胸外科专家。

只有一句话:只要能救命,要什么都给。

百亿富豪的承诺,比黄金更贵重。

然而问遍全世界,没人愿意挣这个钱。

看到病历,所有专家都给出了相近的意见——

1:伤情太重。就算主刀的是我,死亡率仍然达到80%以上。

2:时间太紧。理论上,由顶级专家主刀,确实有10-20%活命的机会,但根本来不及飞过去。

可能的存活时间只有十几分钟到半小时,最多最乐观的估计,也不超过两小时。

这意见,其实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金国荣无法接受,又无能为力,只能坐在椅子上,默默地等待那个可怕的结果。

他的老婆儿子都无力地坐在一边,四周许多亲友环绕,默默地等待。

儿媳则坐都坐不住,要不是两个亲戚扶着,早就瘫在地上。

手术室的大门每一次打开,所有人就满怀希望又满心害怕地看过去。

发现不是通知结果,就既失望,又松了口气。

至少,还没出现那个最可怕的结果。

大门再次打开,张院长和善可亲的脸出现在众人眼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