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所有医生都懵了

李主任双手猛地一抖,随即反应过来,想要伸手按住血管破口。

刚刚想到按压,手还没伸出去,一把无创侧壁钳伸了过来,快准稳地夹住了破口。

速度之快,让血泉瞬息而止,看似喷得很高很可怕,实际损失的却很少。

“4-0线。”

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

对于手术护士、麻醉师们来说,这个声音有些陌生。

但洗手护士早就常规准备了4-0无创线,此时本能地抓起持针器递了过去。

啪,一声轻响,持针器拍在王磊手心。

还没等李主任他们反应过来,王磊就一屁股挤开三助,同时一针穿过破口,飞快地做起了主动脉吻合术。

李主任看着那鬼斧神工的手法,眼睛瞪得老大。

如疾风之速。

如拈花之柔。

如镂尘之细。

如泰山之稳。

我老师,堂堂国内胸外科权威当年,也没这水准吧?

不对,老师差得远了!

三助是个副主任医师,被王磊这个小小规培兽挤开,心里大怒。

小王八蛋,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但他却不敢骂出声来,怕影响了王磊,导致主动脉破裂加剧。

这玩意,简直就是王磊手上的人质。

于是他一边乖乖地看着王磊修补,一边心里还祈祷:千万要成功!

整个手术间都是一片安静。

众人全都凝神屏息,仔细观察着王磊的每一个细微动作。

没几秒钟,王磊就补好了这个小小的破口。

吻合口光滑平整,严丝合缝。

比教科书还完美的主动脉吻合术!

漂亮!

若不是在手术台上,李主任就要击掌大呼了。

呼,众人齐齐地松了口气。

主动脉破裂啊!

这就挽救成功了?

太好了!

太强了!

庆幸还没三秒钟,麻醉师提醒:“血压50/30,血氧饱和度26。”

众人心中一凛。

主动脉吻合术做得再漂亮,也不过是解决了手术意外,对支气管断裂本身没有意义。

若是不能迅速解决支气管问题,这人……可能很快就要没了!

王磊没想那些有的没的。

救命第一。

既然有神级手术体验,用就是了。

他毫不客气地一屁股挤开一助,做起了支气管断端游离术。

神级手术体验是一种非常奇特而美妙的感受。

似乎完全不需要王磊操心,手指就能做出最完美的动作。

但同一时间,王磊又觉得是自己在随心所欲地操控手指、掌握手术刀。

脑海内,更是对整个手术的规划、每一个细微动作的目的清清楚楚。

让他感觉到,这一场手术下来,自己在这种手术的水平将突飞猛进,达到很高的程度。

王磊现在的做法与李主任完全不一样。

李主任是直接跟断端较劲。

王磊是超越断端,由主动脉弓下近隆突端开始,先游离完好的左主支气管,再向断端处游离。

一边游离,还一边讲解:“这样做既安全,断端长度也足够,更容易操作,还能减轻吻合口张力。”

这种手术,小小规培兽是没有主刀资格的,本来李主任跟一助、二助、三助都想阻止,然而看着这小子堪称完美的手法,眼睛又一个个瞪得溜圆。

再听他一说,顿时有点大气都不敢出的感觉。

仿佛回到了那个青葱岁月,跟着老师们学习的时期。

学到新本领的感觉,真的是太美了!

台下的规培兽们就有点懵。

台上在干什么?

我在哪?

我是在做梦,还是幻视幻听了?

那个无礼的家伙,真的是跟我们一样的规培兽吗?

可我们都是老老实实,从来不敢有任何脾气的。

他怎么就敢挤开三助、挤开一助呢?

那可都是副主任医师!

他们懵懂地看着王磊的手法。

确实有一种美感,可手术又不是绣花,美有啥用?

李主任他们,怎么就看得这么认真,一副大气都不敢喘的样子呢?

王磊手速飞快,一会就将左主支气管游离、吊起。

完全没有损伤围绕左右的肺动脉,更没有触伤主动脉,甚至连微小血管都没有什么损伤。

术野干干净净,在外科医生眼里,别具美感。

手术,其实也是艺术。

上佳的手术操作,一定是具有美感的。

手忙脚乱、术野杂乱,那一定不是高水平的手术。

游离完成,下面就是正式的左主支气管重建术。

一助看向李主任,嘴唇嗫嚅,想要说什么。

但是李主任全神贯注盯着王磊的手,对他的小动作视而不见。

一助看看王磊的动作,再想想自家水平,明智地闭上了嘴。

不管怎么样,病人的生命是第一位的。

很显然,在王磊手上,病人的生命才更有保障。

“支气管重建不难,难的是重建之后,要能减少并发症,保证重建成功率,从而保住病人生命。”

“首先气管分泌物要完全吸净。”

“两侧断端游离长度,以6cm为宜。”

王磊一边做,一边继续解说。

“断端不能有张力。”

“创缘要修整干净。”

“吻合缘的软骨要剔除。”

远远旁听的规培兽们继续懵。

不是要迅速完成重建,保证病人生命吗?

你跟我扯什么分泌物、扯什么张力、软骨、创缘修整?

张力再小,修得再整齐,人没了,有啥用?

李主任等人却若有所悟。

支气管完全断裂为什么会有90%的死亡率?

难道胸外科医生们连缝补都不会?

事实上,很多病人都修补好了,最后死在术后并发症上。

修复重建完毕的支气管,重新破损成瘘的不在少数。

想要二次手术弥补,那很可能就是个“死”字。

所以王磊说的,是提高存活率的重要诀窍!

最重要的,王磊这家伙,手快啊!

就这几句话的功夫,他已经把软骨剔除、创缘修好,开始做吻合了。

完全是手比嘴快。

还做得极为漂亮。

甚至都没要我们帮手。

唯一帮上他的,竟然只有洗手护士。

因为她递了器械、接了器械。

所以我们这些主任、副主任的,是干什么来了?

李主任也有亿点点懵。

众人既有所悟,又一片懵懂之中,王磊就跟天女绣花一样,飞针引线、穿膜过肌。

那速度,那美感,秀得众人眼花缭乱。

“吻合完成,注水检验。赵主任,麻烦您鼓肺。”

王磊飞速完成吻合,客气地对麻醉科赵主任提出要求。

赵主任一直也有点懵。

他不认识王磊,也不会开刀,但看多了手术,识货。

小伙子那操作真是赏心悦目,老李号称本市胸外第一把刀,可比不上他。

但这小伙子,真的是太年轻了啊。

直到王磊提出要求,他才跳出懵懂状态,赶紧用呼吸机给患儿鼓肺。

这是支气管重建后的常规操作,用以检验重建是否成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