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把谁淘汰掉

“一边去。”

王磊把他赶开,接手内镜。

随后盛飞和护士就惊呆了。

屏幕上,内镜前端灵活而细巧地活动着,将那团网状物的上段剪成两部分,然后夹断。

这样一来,直径缩小一半,就足以通过食道。

盛飞喃喃道:“还可以这样,但这处理速度也太快了吧?”

王磊不睬他,夹住其中一半,轻巧地往上提拉。

内行看门道,盛飞跟护士一眼就看出来:王磊的手法、操作的细节,比盛飞强得太多太多!

因此表面上一样的提拉,盛飞连移动一点都没办到,王磊却成功地把一小团网状物取了出来。

随即再度深入,取出另一半。

上段取完后,王磊操纵着内镜钳住下段,缓缓向上提拉。

原本藏在肠道内的异物被拉了一段到胃里。

随后依法炮制,分段取出。

网状混合物很长,按这种做法,本来应该是很慢的过程,没有三四个小时别想完成。

但王磊做得既精细、又快速,半个多小时,他就把所有异物全部取出。

盛飞开始还不停地惊讶自语,看到最后已经麻木了。

直到全部取出,内镜都退了出来,他才说道:“王磊,你这家伙……”

说了一半,忽然词穷。

最后咕哝道:“心酸啊。我一个住院医生,居然比你这头规培兽差这么多。”

王磊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心酸什么,坚强点。”

“你得庆幸才对,庆幸没看到我最强的本事,否则岂止心酸,心绞痛、心梗都有可能。”

“滚蛋。”

“没教养。”

做好必要的清理消毒,王磊拉开门,对焦急不安的何静父母说道:“取出来了,是头发。”

夫妻俩精神一振,双双冲到门口。

看见精神明显好转的女儿,何静妈妈的泪水哗地流下。

李一山和杨爱国已经商量好,如果镜下取异物成功,避免了手术,就把何静收住传染科。

王磊给传染科打了个电话,亲自护送何静过去。

顺便接收了一路的感谢,总计17次训练机会。

王磊一点也没嫌少。

按照这两天的经验,这对夫妻已经算是心口如一的实诚人。

哎,人心不古啊。

想找到一只善良的好绵羊,真是太不容易了。

离开传染科时,天色已晚。

常规吃饭、加班、回宿舍后,江婉柔的电话如期而至。

聊了一会,江婉柔再次叮嘱:“说定了哦,不准反悔。”

王磊不耐烦道:“你啥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我什么时候反悔过?”

“哼,男人都是潜在的渣男。不盯紧一点,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妖艳贱货骗走了。”

“神经。睡觉了。”

王磊把手机一扔,一会儿就进入梦乡。

百公里外的宿舍内,江婉柔气得牙痒痒。

人家全是女生先说睡觉先挂电话,这家伙却总是如此理直气壮、如此干脆利落。

不行,一院太强,里面的妖艳贱货太多,我得跑一趟,当面敲定才好。

可不能让这家伙逃掉。

第二天一早,传染科的实习医生就守在化验室门口,第一时间拿到了肥达氏反应的报告。

五份报告里,三份达到诊断标准!

虽然这个检查孤立看的话,不象培养那么一锤定音,但结合临床和流行病学,已经完全可以确诊。

杨爱国当即下令:上报。

消息飞快传遍全市,整个卫生系统震动。

震惊之余,各路领导、专家又都大为庆幸。

根据已经发现的患者来看,全部处于初期!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可以用最快速度、最小代价控制病情!

张院长第一时间对杨爱国赞叹道——

“老师,幸亏把您请回来坐镇!”

“这一次,您避免了多大的损失啊!”

“称您一句英雄都不为过!”

说着他的脸上就抑制不住地笑:“全市那么多三甲医院,好几家不服我们,呵呵,这次他们该明白谁才是老大了。”

“看病罢了,哪有什么英雄。”

杨爱国摇摇头:“非要说英雄的话,是王磊。要不是他坚持,还不知道要过多少天,才能上报。”

张院长一愣,又是王磊?

这小子,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他不是在外科吗?怎么还能跟伤寒扯上关系?”

“所以说是英雄呢。人家是去看肚子痛的,他就能发现伤寒的端倪,不但经手的全部坚持收住院,还主动去内科调查。”

杨爱国啧啧赞叹:“这敏锐、这胆气,不错,真不错。”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张院长低头一看,老上司的。

赶紧按下通话键,上司那独特的地方普通话传入耳中——

“小张,不错,到底是一院,江南市的定海神针!”

“有你在一院,就是让我放心!”

“听说是杨老率先发现病情?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代我向杨老致敬!”

张院长笑得合不拢嘴,随即想起是王磊帮自己长了脸,于是愉快地提了一嘴——

“除了杨老外,最先发现病情的是我们一个规培生,叫王磊。”

“这个规培生不仅基本功扎实、目光敏锐,还是一位极其优秀的外科人才。”

“他在某些手术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我省领先水平。”

“规培?我省领先?”对方大为诧异:“不错不错,可见一院在培养后续力量上做得很好。象这样优秀的年轻人,一定要好好培养!”

“是,您放心,一院从来重视人才,我一定会为他营造最佳的学习、工作环境。”

“嗯,好好干,我相信你。”

挂断电话,张院长美得直搓手。

美了一会,他拨通人事科科长。

“老何,这次的院聘结果出来了吧。”

身为全省数一数二医院的当家人,张院长太忙,院聘这种大事都只能最后把关,根本没工夫亲自组织。

“已经完成,您过目以后就可以公布。”

“嗯,王磊聘上了吧?”

何科长心里霎时就是一咯噔。

叫王磊的就一个,被涮下去了。

老大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这该怎么答?

好在张院长早就确定留下王磊,还会给宝贵的编制,哪里还在意只签合同的院聘。

随口一问后,他就接着说了下去:“把他的档案准备一下,进编制。”

进编制?

何科长心里又是一咯噔。

这年头,普通人根本就不敢想编制。

不但有编制,还是张院长亲口关照。

这要说王磊没有深厚的背景,谁信呢?

“是,马上准备。”

挂断之后,何科长飞快地点进院聘名单,加上王磊。

虽然现在的院聘对王磊已经没有意义,但名单上必须有他。

这代表自己的态度,一定要和张院长统一。

不然的话,你主持的院聘,这么优秀的人才被涮下去了,你什么意思?

但是院聘名额固定,多了王磊,就必须涮掉一个。

把哪一个换下去呢?

他的目光转了一圈,停留在贾冲和朱泰两个名字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