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主动脉破裂

刘副主任诧异地停下动作,看向王磊。

看清是个疑似规培的陌生小医生,又低下头,咔嚓一刀,剪断一根缝线。

王磊急忙说道:“不是张力性气胸,是左主支气管断裂。”

刘副主任一滞,四周诡异地静了一静。

“支气管断裂?不象。”

韩主治先说了一句。

贾冲立刻跟上:“别胡说八道,影响抢救。”

老主任沉吟不语。

身后有人问道:“你有证据吗?”

众人扭头看去,吃了一惊,纷纷叫道:

“张院长!”

“李主任!”

正是本院院长,还有胸外科李主任。

众人心中同时浮起疑问:这是什么病人,怎么张院长都亲自来了?

王磊自然不能说我看见断裂了,但这种业务问题对他来说没有半点难度。

伸手拎起胸片,王磊毫无滞涩地说道:“张力性气胸的话,肺叶应该被压得紧贴于肺门,但这个患儿左肺向后移位,像是悬挂在血管上。”

他将胸片递给李主任,嘴里继续说道:“这是典型的‘落肺征’,原因是气管完全断裂,肺叶仅仅通过血管与肺门相连。”

规培兽和护士们听得一头雾水,住院狗们却眼神一亮。

他们的经验和水平都要更强一些,虽然没那个诊断能力,但听还是能听懂的。

不过‘落肺征’需要极强的读片能力,误诊率很高,所以之前竟没人看出来。

李主任仔细看着片子,点点头:“确实是‘落肺征’。”

王磊又一伸手,指向直冒泡的胸腔闭式引流水封瓶:“引流疗效不佳,大量气体外漏,呼吸机吸气相时加重,这也是支气管断裂的可疑征象。”

韩主治暗暗点头,虽然不是特征性表现,但也有参考价值。

王磊推开贾冲,走到患儿头侧,伸手轻抚颈部和纵膈:“捻发感很明显,这两个部位的皮下气肿,是支气管断裂最敏感的表现。”

几位主任都点点头,李主任也伸手摸了摸:“确实很明显。不过这仅仅是最敏感表现,而非特征性表现。”

老主任也说道:“对,要确诊,得做纤维支气管镜检查。”

王磊沉声道:“来不及了,如果不及时手术,患儿最多两小时,甚至十几分钟内就会死亡。”

众人齐刷刷看向监护仪。

血氧饱和度已经降到30。

屏幕上,每一项指标都很难看。

内行看着这种图像,几乎是在看死亡诊断书。

“即使没确诊,也达到了开胸探查标准。”

“何况有‘落肺征’、下颈部皮下气肿、吸气相大量气体逸出三大证据支持。”

王磊话音刚落,李主任就斩钉截铁道:“说得对,张院长,我认为要立刻开胸!”

张院长点点头:“好。”

众人立刻忙碌起来,李主任指了指王磊:“你跟我上台,四助。”

一干兽类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规培三年,最多也就开开阑尾炎,给胃大部切除做个二助三助,都是不值一提的简单手术。

听起来王磊也不过是做第四助手,没什么了不起。

但这是什么手术?

如果支气管部分破裂,死亡率就达30%。

5床这种支气管完全断裂,死亡率高达90%!

这种伤势需要多学科联合救治,大佬云集,主治都只能乖乖一边呆着,不敢吱声。

住院狗以下,一律远观,近了碍事。

能在这种手术做四助,苏醒这家伙,真是交了大运!

贾冲最气,这可是我手上的病人,跟他没有半点关系,怎么就被他混到机会了呢?

不过转念一想,贾冲露出微笑:马上就要滚蛋的人,还是以社会人身份规培的,说不定都找不到专业对口工作,只能改行。

这种失败者,我跟他计较什么。

王磊没有参与准备工作,直接跟着李主任和张院长出门。

外面的家属立刻围了过来。

短短十来分钟,家属人数已经从十几个变成了几十个。

每一个都衣着不凡,一看就是个有财有势的大家族。

张院长对他们非常客气,简单说了几句,就交代道:“确实非常危险,需要开胸探查,手术危险性也很高。”

那个很漂亮的少妇立刻又瘫软下去。

“你们也别太担心,我们会尽全力抢救。”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握住张院长的手:“老张,拜托了!”

“全力以赴!”

王磊跟着李主任,一路小跑到手术室。

门口的护士立刻送上无菌拖鞋。

王磊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待遇。

这玩意非常紧张,以往都是自己找,绝大多数时候只能穿别人脱下来的。

脚气不难碰到,无菌就压根别去想了。

果然跟着大佬做重要手术就是待遇高。

换好拖鞋,王磊把自己的鞋子端端正正地摆好。

站起身看了看,刚想再调整一下,忽然想起病情危急,只得快步离开。

洗好手,踩开半自动门,发现患儿早已送到,麻醉师正在进行全麻。

急诊、心内、骨科、耳鼻喉、SICU、放射都有一两名大佬赶来,正抓紧最后时间做术前讨论。

好几个运气好的规培兽站在墙角,他们获准旁观学习。

这种手术既严重,又少见,对于新嫩医生来说,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本来大家应该很高兴的,但是看到端着双手的王磊,顿时心情就不好了。

有啥好高兴的,王磊这厮都上台了。

而我们呢?属于对手术完全没有贡献人群,为免碍事,只能站在墙角,伸长了脖子,从密密麻麻的抢救者缝隙里看那么一丁半点。

可恶!

这次麻醉是麻醉科主任亲自出手,好几个麻醉师协助,依旧是如履薄冰。

这种状态下的麻醉,随时会发生心跳呼吸骤停,稍有不慎,手术就不用开了。

好在主任水平了得,精准地把握了患儿状态,用药恰到好处,平稳搞定了麻醉。

搞定之后,主任长长地松了口气:“开始吧。”

早已穿好手术衣的医生们飞快地消毒、铺巾、切开皮肤、吸去胸腔内积血。

很快,就发现了断裂的左主支气管。

确诊之后,众人略微放松,旋即又紧张起来。

这么小的孩子,这么重的伤情,这么麻烦的位置,难啊!

气管断端隐藏在主动脉弓后面,又有肺动脉干围绕,还比成人小得多,显露、游离非常困难。

一旦损伤了主动脉,那几乎就是死路一条。

偏偏时间非常急,容不得慢慢绣花。

稍有贻误,说不定还没把断裂的支气管游离出来,人就先没了。

两难之下,李主任看起来依旧镇定,动作非常流畅,不愧是本市胸外科第一把刀。

要是之前,王磊就该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但现在他使用了神级手术体验券,却觉得小瑕疵不少,实在差劲得很。

而且从细微处看来,李主任并非表面上那么镇定,细节动作有些变形。

王磊看得着急,恨不得推开李主任,自己主刀。

刚刚想到这个,一股血色喷泉骤然喷发!

李主任不小心损伤了主动脉!

这是人体最粗的动脉,其压力足以让血液喷到天花板。

一会儿功夫,就能喷光大部分血液,宣告死亡。

对于已经失血过多、处于休克状态的患儿来说,甚至连一会儿都不需要,人就没了。

“啊!”

台上台下一片惊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