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还是你来

外科和手术室众人的目光刷地投向王磊。

“哈哈,杨老您真是慧眼如炬,我们外科,确实有人才。”

李一山得意地拍拍王磊的肩膀,那炫耀的神色,仿佛在拍自己女婿:“没有哪几位,就是他了,王磊。”

“那个,请问肠梗阻要会诊的在哪里?”

杨爱国刚要说话,门外忽然响起一个弱弱的声音。

王磊一下就听出来了,正是那个消化内科的同事盛飞。

自己敢于发伤寒预警,就是因为在盛飞那呆了大半天,发现了不少疑似病例。

不过这家伙在自己地盘牛气哄哄,到了外面怎么就变胆小鬼了?

王磊赶紧招呼道:“盛飞,在第五手术间,我带你去。”

盛飞看见王磊,眼睛一亮:“好。”

王磊对杨爱国歉意地笑了笑,带着盛飞走向第五手术间。

途中,王磊揶揄道:“你小子,在我面前多牛啊,让我滚蛋,怎么现在一副乖宝宝模样?”

“唉,我怕啊。”

盛飞在王磊面前也不掩饰:“这不下班了嘛,大佬们都不在,二班在抢救一个很重的病人,只能我来了。”

“可是这种镜下取异物,我半点把握也没有。”

“谁知道那网状物是什么鬼?真是你们说的头发还好,万一不是呢?”

这倒也是,别看王磊提出了镜下取异物的方案,但那只是理论上可行,必须医生有很高的水准才行。

别说盛飞了,就是二班,怕也差点火候。

这还是建立在头发的基础上,万一不是头发,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希望。

“怕什么,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就是头发。”

“真的?你有把握?”

盛飞怀疑地看着王磊。

“当然,十足的把握。”

盛飞担忧的心情好转了不少,但还是有点怕:

“就算真是头发,我也没把握。”

“位置太麻烦了,长度也太吓人了。”

王磊拍拍胸膛:“有我在,你怕啥。”

“你帮我做?”盛飞面色又好看了几分,却还是带着怀疑。

王磊能熟悉盛飞,就是因为在消化内科轮转过。

到消内,自然得学习消化内镜的使用。

盛飞知道王磊学得不错,还得到了老师的赞扬。

但不至于这么拽吧?

“放心吧,我说行就行。呶,就是这里。”

王磊底气十足。

他既有先前学习内镜的基础,又有神级固化机会兜底,当然不怕。

不过神级机会就这么用掉,还是不甘心。

王磊一边帮盛飞打开自动门,一边暗暗盘算:一会去找找善良的女菩萨,看看能不能再弄几百次训练机会。

盛飞进去检查了一下,确认没有禁忌症,便让护工送何静去急诊内镜室。

虽然他怂,但也不是很怕。

最多就是取不出来而已,实在不行再退回来手术就是了。

盛飞去跟何静父母交代病情、签字。

王磊则回到办公室,告诉李一山要去给盛飞做助手。

李一山微感诧异,随即点头。

规培生自然是每个科室都呆过的,会什么都不稀奇。

区别只在于会到什么程度。

医生跟艺术家、科学家一样,也很讲究天赋。

天才+勤奋,能成为世界级的名医。

庸才再勤奋,最多就是在地方上看看病,有一小批熟悉的老病号罢了。

而王磊这种,很显然就是前者。

离开手术室,王磊快步走向SICU。

心里暗暗祈祷:“善良的姐姐,言行如一的女菩萨,您千万要在啊。”

SICU跟普通病房不一样,家属一般不在。

但不知道是不是祈祷起了作用,刚到SICU的走廊,王磊就看见了金雨琪的妈妈。

她刚刚探视金雨琪出来,一眼看见王磊,立刻笑靥如花。

“王医生,您好。”

“金雨琪恢复得怎么样?”

“很不错,已经能叫我了。多亏了您,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您才好。”

王磊立刻说道:“不用别的,你说声谢谢就好了。”

“啊?”

少妇面色顿时一变。

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

那个口干舌燥的清晨,实在是太可怕了!

但是人家救命恩人就提了这么点要求,属实不过分啊。

“谢谢!”

“铛!”

“王磊受到患者家属衷心感谢,获得1台次训练机会。”

王磊眉开眼笑:“再来。”

少妇眼神古怪地看着王磊。

王医生,是不是心理有点问题?

不不不,怎么能这么腹诽恩人呢?

而且说声谢谢,我也不损失什么。

“谢谢!”

“铛!”

“啊,不要停!”

三分钟后,少妇坚决地闭上嘴,敷衍地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然后飞奔向小卖部。

直到灌下去半瓶水,她还是心有余悸。

王医生,真是,真是……

唉,谁让他救了琪琪呢。

下次,下次我直接带杯奶茶来医院吧。

这深秋时分,矿泉水实在是太冷了。

王磊惋惜地走在通道上。

这次的效果明显不如上次,不但没能坚持到五分钟,频率也大大不如。

羊毛不能逮着一只薅啊,看来还得抓紧寻找新的绵羊。

好在也混到两百多次,加上之前陆续积攒的,总共有261次训练机会。

差不多也够了吧?

走到无人处,找了个长椅坐下,王磊进入训练空间。

选择“现实模拟”后,立刻按照一院内镜室的条件生成。

患者的状态也跟何静一模一样。

点开系统给予的神级方案,王磊大开眼界。

原来看似简单的内镜,也有这么大的讲究!

没说的,认真学习!

失败59次后,王磊取得了第一次成功。

72次后,再也没有失败过。

三分钟后,王磊精神抖擞地起身,直奔急诊内镜室。

“你怎么才来?”

虽然时间不久,盛飞已经等得心急如焚。

要不是王磊这家伙拍胸脯,他肯定不会答应做这次内镜。

王磊要是再不来,他就准备叫二班或者退回病人了。

“慌什么,医生要镇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小伙子,要加强修养。”

“滚蛋。”

盛飞粗鲁地骂了一句,关上门,对护士说道:“开始。”

他的技术也不错,入镜很平稳,抽吸减压很顺利,然后清晰地看到了网状物。

“还真是头发。”

屏幕上,黑黝黝的头发和残渣死死缠绕,形成一大团网状混合物,下端把幽门开口堵得严严实实。

看着这架势,盛飞又开始怂。

“不行,我估摸着拿不出来。”

“试试吧。”

“好,我试试,不行你来。”

盛飞试着夹取,然而动作粗糙,用力过大,不是掉落,就是一下子夹断了头发。

王磊指点道:“你这样不行,就算能拉出来,这么大的一团,也没法顺利通过食道。”

盛飞气馁了:“那怎么办?不行不行,王磊你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