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胆子再小一点

王磊站得笔直,对几乎戳到自己鼻子上的手视而不见:

“我怀疑她是伤寒。”

“伤寒病人贸然手术,危险性很高。只有在其他手段无效的情况下,才能考虑手术。”

“伤寒病人做胃肠道手术需要专门准备,不能就这样开,否则会造成严重污染。”

“所以不能手术!”

瘦医生恼火道:“又是伤寒。你以为你是传染科杨主任,说是伤寒就是伤寒?”

王磊说道:“老师,我当然不敢跟杨主任比,但我请求传染科会诊,由他们来确定。”

瘦医生气得口不择言:“你有什么资格要会诊,别给脸不要脸。”

刘麻劝道:“大家都别急,王磊,你是学生,还是听老师的吧,啊?”

王磊仍然摇头:“谢谢刘老师,这个手术,不能开。”

瘦医生暴跳如雷,指着王磊鼻子大骂。

王磊担忧地回头看了看,还好,何静仍然安静地躺着,似乎外面的世界跟她毫无关系。

骂声中,自动门打开,好几个医生护士探头探脑。

随即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你们搞什么名堂呢?”

李一山大步而入,看到瘦医生这架势,眉头一皱:“这是手术室,吵吵嚷嚷的象什么样子?”

业务上,李一山是主任医师、本省胸外科权威。

职务上,他不仅是管着胸外科,还是大外科主任,所有外科医生都归他管。

他一句话出口,手术室里立刻安静下来。

瘦医生赶紧收回手指,兀自愤愤道:“李主任,这个规培生阻扰手术,应该严肃处理。”

“哦?”李一山看向王磊,板着的脸一下冒出笑容:“王磊啊,你干嘛要阻扰手术?”

“李主任,我怀疑病人患有伤寒,所以应该先镜下取异物,不得已时才考虑手术。”

“伤寒?”李一山也愣了一愣:“那你的看法没错啊。”

瘦医生愤怒道:“哪有什么伤寒,他是瞎猜的,完全就是在捣乱!”

王磊说道:“我请求传染科会诊。”

李一山点点头:“这就对了嘛,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办。难道传染科还会拒绝会诊?”

瘦医生一呆,什么拒绝会诊,李主任根本就没get到要点。

“李主任,不是这样的……”

李一山大手一挥:“就这么定了,请传染科会诊。”

会诊单送到传染科,一个医生接过单子,纳闷地说道:“怎么又是伤寒。”

杨主任正准备下班,闻言要过单子。

肠梗阻,长发公主综合征?

外科?手术室?伤寒?

有意思。

“我去吧。”

老头子把会诊单揣兜里,慢悠悠地踱向大门。

一众小菜鸟傻傻地看着他的背影。

这种级别的会诊还用主任亲自出马?

不对。

想起坏老头早上出的题目,一干本来准备下班的医生们纷纷穿上白大褂,一窝蜂地跟着老头跑了出去。

“主任,我们也去。”

“嘿嘿,难得的机会,正好跟您学习学习。”

坏老头笑得慈祥:“好,好。都去,都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杀到第二手术室,门口的护士吓了一跳。

其他人不认识,传染科的杨爱国杨主任,退休之后返聘,本院年纪最大的在职医生,张院长的恩师,谁不认识。

这么多传染科的人来手术室,是要干啥?

她赶紧恭恭敬敬地送上无菌拖鞋,目送众人簇拥着杨爱国向里面走去。

看到杨爱国亲自出马,连李一山都赶紧奉上笑脸:“杨老,怎么你还亲自过来了?”

“伤寒啊,我能不来吗?”

老头子看过病历,慢悠悠地踱进手术间,慈祥地说道:“小丫头,别紧张,我给你检查一下。”

何静无动于衷。

老头子什么样的病人没见过,毫不在意地检查起来。

一圈医生围着看,由于人数太多,后面的只能伸头伸脑,从缝隙里看个一星半点。

检查完毕,一行人回到医生办公室。

众人眼巴巴地瞧着老头,等他下结论。

在外面,老头子就不卖关子了,爽快地说道:“李主任,高度疑似伤寒。”

在这方面,他是本院当之无愧的权威。

一言既出,刚才还气势汹汹质疑王磊的人们全都偃旗息鼓。

李一山当即拍板:“请消化科会诊,行镜下取异物术。”

“同时按伤寒手术做准备,如果镜下取异物失败,转手术治疗。”

拍板之后,他才转向老头子:“杨老,具体给我们讲讲呗。”

杨爱国点点头,一五一十地分析起来。

其实他说的东西并不高深,其中的大部分,王磊已经在群里说过。

但规培生说的,大伙就不爱听。

你见过伤寒吗?

还不是跟我们一样,从教科书上看点理论知识,然后连猜带蒙?

杨爱国说的,那可不一样。

人杨老那是传染科活化石,亲身经历了多次伤寒爆发。

见过的伤寒病人,比你规培生见过的全部病人都多。

医生这一行,经验和水平非常重要。

同一个病人站在面前,有的医生就是看不出名堂,有的医生却能一眼看穿。

这就是差距——客观存在的,不得不服的差距!

除此之外,杨爱国还比王磊多了个证据:流行病学。

王磊靠自己看,勉强看到了三十来个疑似病例。

杨爱国虽然没向上报告,却派人到各个科室收集大量相关病例,做了初步汇总,以帮助做流行病学诊断。

伤寒的诊断分三个方面——

1:流行病学诊断。

2:临床诊断。

3:实验室诊断。

其中实验室诊断是金标准,但时间不够无法得到结果。

王磊能对外说的也就是临床诊断,自然没有说服力。

杨爱国在他的基础上,加了流行病学诊断,说服力倍增。

杨爱国说完后,有个年轻的女医生问道:“主任,您早上说的‘自己悟’,是什么意思啊?”

老头子笑了笑:“你们肯定很奇怪,还没有确诊伤寒,为什么要开针对伤寒的无渣饮食?”

他抬起头,看向天花板,老眼微微闭合,仿佛在缅怀着什么。

“我这辈子,从伤寒上得到的最大教训,就是胆子要再小一些,把病情看得再严重一些。”

“执行无渣饮食,病人会损失什么?”

“最多也就吃得不好,难受一些罢了。”

“但假如真的是伤寒,却又没有执行伤寒饮食,会是什么后果?”

立刻有好几个人争先恐后地回答:

“肠穿孔。”

“会死。”

杨爱国点点头:“对啊,天平的两端孰轻孰重,不是很明显吗?”

说到这里,他看向李一山:“李主任,老头子我很佩服你们外科啊。”

“这次的疑似伤寒,每一个都不典型,但你们偏偏就揪了出来。”

“这嗅觉,敏锐得很啊!”

“而且,充分做到了胆子小一些,看得重一些。”

“我很好奇,到底是哪几位医生这么厉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