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争议

王磊跑进半限制区,随手逮住一个手术室小护士:“胃肠外科的何静,肠梗阻,在哪个手术间?”

“第五……”

王磊还没听完,就丢开她跑了出去。

小护士揉揉肩膀:“有病吧?”

进入第五手术间,王磊松了口气。

何静刚被送进来不久,连麻醉都没开始,只有一个巡回护士在做准备。

“何静,我给你检查一下,别紧张。”

何静默不作声。

王磊也不知道她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还是紧张得不敢说话。

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她是云淡风轻。

那感觉,就像躺在海边沙滩椅上一样。

“把腿曲起来。”

何静默默地曲起腿。

果然,是那种愿意配合的轻度自闭。

她们只是无法主动去融入外面的世界罢了。

“放松。”

王磊细致地做着脾脏触诊,心里有点懊悔:在门诊的时候,怎么就不顺手查一下呢?

刚才的检查重点都放在了肠梗阻上,忽略了一个大问题——

伤寒。

一般来说,医生看病要坚持一元论——即尽量把主要矛盾用一个疾病来解释。

不坚持一元论的话,就容易误诊。

这是用无数经验教训得来的规则

但王磊感觉到何静不一样。

果然,很快他就摸到了肿大的脾脏。

王磊深吸了口气。

一连两天,他已经摸到了七八个肿大的脾脏。

就算江南市陈旧性脾肿大高发,这个比例也是不正常的。

如果何静真的同时并发伤寒,那手术就不能随便做,容易出问题。

但现在何静已经躺到了手术台上,如果没有过硬的理由,凭他一个小小规培生,根本无法阻止手术。

可惜一次透视最多使用三分钟,现在只能再用掉一次了。

王磊集中精神,认真检查她的回肠末段。

果然,又看到了肿胀隆起的淋巴结。

整体看去,肠道表面呈大脑沟回状。

比另外两位更典型的伤寒髓样肿胀改变。

一个人这样,只能高度怀疑,不一定能确诊。

但王磊已经看到了三个。

再加上他们共同的不明原因高热、脾肿大,以及另外几十个类似的患者,伤寒基本上可以确定了。

自动门打开,麻醉医生走了进来。

他认识王磊,奇怪地问道:“你不是在门诊吗,这个病人是你认识的?”

“不认识。刘老师,麻醉暂时不要做。”

刘医生正在准备的动作停了下来:“为什么?”

“手术不能做,要先尝试镜下取异物,然后保守治疗——如果失败,迫不得已下,才能考虑手术。”

麻醉医生术前必须要掌握病情,刘医生对何静的情况是很了解的,闻言更诧异了:

“她这情况,不做手术能行?”

嗡~

自动门再次打开,两个胃肠外科的医生走了进来。

他们是洗手前做最后一次探视,确定手术准备情况、安慰病人。

听到麻醉医生的话,当先一位胖胖的医生问道:“刘麻,什么不做手术?”

刘麻朝王磊呶呶嘴:“王磊说不能手术,要先尝试镜下取异物。”

胖医生的目光顿时变得不悦而严厉:“胡说什么,已经梗阻成这样了,不手术怎么可能。”

“再说了,CT报告只不过是网状物,你怎么知道那是异物梗阻?”

另一个瘦些的医生讥讽地笑道:“王磊,我知道你,心怀苍生的预警人。不过你学解剖没用心吧。”

他用手指划了一个弧度:“胃幽门部到十二指肠球部,它不是一条直线,胃镜进不去,怎么取?”

“而且她梗阻范围这么广,就算用十二指肠镜,也不可能进行如此大面积的操作。”

王磊心平气和道:“老师,她的情况不一样。”

“首先,我高度怀疑,造成梗阻的不但是异物,还是头发,很长的头发。”

“如果是头发,那么依据它缠绕的特性,完全有可能拔出萝卜带出泥。”

“胃镜不需要进入肠道,只要在幽门处牵拉,就能把肠道内的头发也拉出来。”

瘦医生脸上的讥笑更甚:“太扯了,连CT都看不出性质,你怎么知道是头发?”

“老师,她这是长发公主综合征。”

王磊指指何静稀疏的长发:“这不是简单的脱发能造成的,是她自己拔了下来,吃进肚子里。”

长发公主综合征?

两位医生对望一眼,眼中都有一丢丢迷糊。

虽然听说过,但这病跟他们的专业相距太远,不可能去深入研究。

医生这行,是典型的谁懂得多,谁声音就大。

现在王磊说得这么煞有介事的,让他们难以反驳。

胖医生想了想:“就算真的是头发,也是手术更合适。”

他的理由很充分——

根据CT报告,网状物的长度惊人,只要稍稍脱节,下半段就取不出来了。

而且胃肠道里面可不只有网状物,还有大量未能消化的食物残渣。

互相包裹之下,单靠胃镜那点钳夹能力,够呛。

除此之外,他最大的理由是没有先例。

单纯异物,胃镜取出司空见惯。

但这是肠梗阻,就没听说过胃镜能治疗肠梗阻的。

别的不说,如果真的开张会诊单给消化科,说什么这是肠梗阻,请你们用胃镜治疗。

那帮家伙怕是会一跳八丈高,把开单的医生骂得狗血淋头。

王磊听得直摇头。

先例先例,什么都是先例。

没先例就不做的话,那先例是从哪来的?

除他之外,其他人却都听得直点头。

瘦医生赞道:“这才叫思虑周到、老成持重。”

胖医生谦虚地摆了摆手,对刘麻说道:“洗手去了。刘麻,拜托了。”

刘麻做了个OK的手势:“我麻醉,你放心。”

众人各自散去。

压根没人再看王磊一眼。

如果是本院的某个主治,他们至少还得再解释两句。

一个小小规培生,能跟他解释到现在,实在已经是仁至义尽。

王磊却厉声道:“不能手术!”

刷。

众人齐齐止住脚步。

胖医生怒道:“你胡闹什么?”

瘦医生指着王磊,气得脸色铁青:“你带教老师是谁?你让他来跟我说话。或者你自己去医务处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