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坏老头  

王磊正色道:“我永远不会破罐子破摔。你今天碰到病因不明的高热病人,最好收住院。”

“这么有信心?”孙昊被他说得开始动摇:“莫非真的是伤寒?”

“等着瞧吧。”

王磊坐下,按下叫号键,开始新一天的征程。

一院东北角落,一幢孤零零的楼房内,传染科正在进行例行的主任查房。

“这边都是新入院的。7床,主诉发热、腹泻,入院诊断:FOU,伤寒?”

“伤寒?”

头发花白的杨主任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

早在刚成为医生的第一个月,他就与这个病结下了不解之缘——

病人一群群地入院,所有病房爆满,紧急开辟了近千张床位,院子里搭满简易棚,连院长办公楼都变成了病区,还是不够用。

所有医护人员24小时呆在医院里,食堂直接把三餐送到办公室,饭菜都是用大木桶装的,睡觉就是趴在桌子上眯一会。

身为一个新嫩小菜鸟,杨主任被当成护士用,唯一的职责就是巡回病房。

装备是一缸酒精棉球、一根体温计,发现高热病人,就给他物理降温。

光是干这活的就有十几个人,居然还是忙不过来。

巡回过程里,他还亲眼看到一个病人突然大出血,一分钟前还好好的,一分钟后就休克了。

当时的菜鸟杨被吓懵了,虽然老医生们迅速赶到急救,最终还是没能救活。

杨主任因此而决定干传染科。

在这之后,漫长的职业生涯里,杨主任又遇到过几次伤寒爆发,每一次都让他刻骨铭心。

好在随着条件改善,最近20多年,江南市再没有一例伤寒出现。

杨主任甚至都忘记了这个帮他定下专业的病。

“伤寒啊~”

杨主任说出第二句话,吐出一口长气。

主管床位的医生说道:“根本就不像伤寒,还都是从外科门诊收进来的。”

四周大大小小的医生们都露出会意的微笑。

以王磊规培的身份,所进的都是新嫩群,里面基本没有领导和业务大佬,所以杨主任不知道他的预警。

但主治以下的小医生们大都知道这事。

伤寒属于大内科的范畴,一个外科医生使劲收住伤寒,还公开预警,确实有点新鲜。

外科门诊收伤寒?

杨主任白眉一扬,也露出好奇的表情。

拿过病历看了看,杨主任提问道:“为什么说不象伤寒?”

这还用问嘛?

“伤寒临床诊断依据是持续性高热一周以上,有相对缓脉、玫瑰疹、肝脾肿大、伤寒面容。”

床位医生侃侃而道,显然理论水平很高。

“确诊要依靠培养,肥达氏反应阳性也有助诊断。”

“而这次收住的5位病人,没有任何一点符合。”

四周的实习小爬虫、规培兽、住院狗们齐齐点头。

说得太对了。

没有任何一点符合,当然不能诊断。

“哦?”杨主任白眉一轩,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看着四周年轻的面容,他决定给孩子们好好上一课。

于是笑着问道:“那么,你准备怎么处理呢?”

说到这个,床位医生就苦了脸——

“主任,咱们这收住院制度……既然已经收进来了,那肯定得排除伤寒。”

“培养是金标准,但是用时太长。”

“最快的是肥达氏反应,需要空腹做,昨天没法做,今天一大早已经抽了血,明天才能出结果。”

“但是肥达氏反应假阴性多,就算结果正常,也不能排除伤寒。”

他的脸色越说越苦:“所以说,这住院制度……明明一点都不象,却只能干等培养结果。”

“呵呵。”杨主任轻笑一声,给患者做了检查,然后下医嘱:“流质无渣饮食。”

“啊?”

实习小爬虫们尚不解其意,规培兽以上却都一愣。

对于大内科的发热病人来说,也只有伤寒才会强调无渣饮食了。

主任这是什么意思?

“抗生素改左氧氟沙星。”

众人又是一愣。

伤寒治疗,首选喹诺酮类抗生素或头孢类抗生素。

左氧氟沙星就是喹诺酮类。

这是当伤寒处理了?

杨主任也不解释,查完王磊所收的5位患者,全都改了流质无渣饮食。

除了一位16岁患者、一位老人用头孢外,其他都是喹诺酮类。

“主任,”终于又一位医生忍不住,直接求教道:“您是认为,这些真的是伤寒?”

杨主任慈祥地笑:“我可没这么说。”

“你们不是一二三四,分析得有条有理嘛?我听着也挺有道理的。”老头子竖起大拇指晃了晃:“书读得不错,下过功夫。”

“那您这医嘱?”

“自己悟。”

“啊?”

众皆傻眼。

这坏老头。

杨主任背起双手,笑眯眯地走了。

众人面面相觑,抓耳挠腮。

“来新病人了,”一个小护风风火火地跑进医生办公室,扬着手上的病历夹:“FOU,伤寒?谁收?”

又是这玩意?

又是王磊那货干的吧?

一下子许多人冲了过去,将小护士围在当中,伸手去抢病历夹。

小护士工作两年了,还从来没见过这等阵势,不由懵在当场。

最近的一个医生一把抢到手中,翻到住院通知书一看,叫了起来:“王磊!”

“哦。”

“呵。”

“哼。”

众人发出各种不明意义的声音,各自散去。

小护士看看又被塞回自己手上的病历夹,继续懵懂中。

过了三秒钟,她反应过来,柳眉一竖,中气十足地吆喝道:“谁收?!”

轮到收病人的医生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举手:“我,我收。”

“搞什么名堂。”小护士将病历丢到他桌上,一溜烟地跑了。

众人不管她,继续议论主任出的题目。

有人说道:“肥达氏反应非要到明天吗?能不能请化验室加速?”

“不能。化验室说了,完成初步程序后,要静置16小时到20小时才能做下一步。”

“那就没辙了。主任这葫芦里,到底卖的啥药啊。”

大伙儿再度面面相觑,陷入迷糊。

而主任办公室里,杨主任抓着手机犹豫了半天,还是放了下来。

依据一辈子的经验,他心里早就有了结论。

但医学是科学,又关系重大,凭感觉办事是不行的,必须讲究证据。

现在确实没法确诊,按照相关规定,根本不能上报。

算了,等肥达氏反应结果吧。

不过,可以先汇总本院的类似病例加以分析。

普外门诊,王磊继续奋战,大半天时间里,又收了3个FOU到传染病房。

孙昊看着他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已经懒得劝说了。

甚至在王磊的劝说下,他也收了两个。

下午三点,来了个奇怪的小女生,15岁左右。

一进门,就蹲在地上,皱着眉头,手捂着肚子,默默地看着地面。

蹲在地上不奇怪,有些急腹症患者就爱蹲着,能稍稍减轻疼痛。

看着地面也不奇怪,有些女生特别害羞,不敢看生人。

看看她的脸蛋就知道了,红彤彤的。

但王磊总感觉她这行为有点怪异。

更奇怪的是,小女生个个头发茂密,这女生的头发虽然很长,却有些稀稀拉拉的。

如果归置归置,发量比地中海王者老钱也多不了多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