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预警

王磊认真道:“你没发现刚才那个病人,脉搏太慢了吗?”

同事想了想:“是跟他的体温不相称,这能说明什么……你不会是想说相对缓脉吧?”

“对,就是相对缓脉。”

同事失笑:

“你这家伙,难怪大家都说你是医痴,净爱钻牛角尖。”

“什么年代了,咱这是江南市,哪来的伤寒?”

“再说了,光一个人脉搏慢点,完全不说明问题。”

“说不定是他的基础心率就慢呢?原来55,发热后升到85,不是很正常吗?”

王磊又说道:“还有个人脾肿大,你没摸,我摸到了。”

“咱们这里是脾肿大高发区,陈旧性脾肿大很多,这又能说明什么?”

王磊说出最后一个证据:“发热最常见原因是感染,但是所有人的白细胞都不高。”

同事继续摇头:“还是不能说明问题。正常人、病毒感染、非感染……全都不高。”

王磊摊了摊手:“所以我不能走,需要继续寻找证据。哦,下班了,那我下午来。”

同事无奈道:“真是个医痴,我算服了你了。”

王磊回到普外,迎头而来的就是孙昊的抱怨。

王磊一句话就堵住了他的嘴:“我请你吃饭。”

孙昊咕哝道:“就你那点钱,还是算了吧。”

“食堂还是请得起的,给你多加个鸡腿。”

“走。”

一院卤鸡腿是一绝,两人兴冲冲地跑到食堂,美滋滋地啃起了鸡腿。

随即旁边桌上就来了对实习生小情侣,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甜得发腻。

孙昊也是万年单身狗,突然就觉得鸡腿不香了。

拎着鸡腿呆了好几秒,他才发狠似的咬了一大口。

含糊不清地嘟囔道:“这日子过得,一天天净跟鸡腿相依为命了。”

旁边女生喂男生吃了块肉,八卦道:“刚才我们老师拍桌子了。”

“拍桌子?”男生好奇道:“为什么?”

“有个不懂装懂的家伙,把感冒、胃肠炎都收住院。”

声音强行飘了过来,孙昊拎着第二个鸡腿,目光诡异地看向王磊:

“王大爷,是不是有种熟悉的感觉?”

男生更好奇了:“谁啊,这种小毛病都收住院,这入院诊断就不符合要求啊。”

“人家聪明着呢,他可没写感冒,而是FOU(发热待查)。”

男生惊叹起来:“哇,还可以这样,学到了学到了。”

孙昊偷笑起来,对王磊龇牙咧嘴,做了个凄惨的表情,示意:你惨了。

女生继续说道:“还不止呢,FOU下面,居然加了个第二诊断:‘伤寒’,然后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FOU,伤寒?”男生想了半天,总算想起来伤寒是什么。

然后疑惑道:“怀疑伤寒的话,收你们传染科没错啊。”

“什么伤寒啊,我们老师说了,一点伤寒的依据都没有。”

女生气恼道:“他就是来捉弄我们的,害我要写一大堆病历。”

见女生气恼,男生立刻一副敌忾同仇的表情:“那应该拒收,退回去,让病人骂他。”

“都办好入院手续了,咋退嘛。”

女生气呼呼地嘟着嘴:“而且他写的是伤寒,这种病,没彻底排除,谁敢拒收?哼,气死我了。”

男生赶紧表忠心:“居然有这种傻缺,非揍他一顿不可。”

然后舀了一匙汤送到女生唇边:“好了别气了,来,喝口汤。”

孙昊大笑起来,惹来小情侣疑惑的目光。

笑了一会,孙昊指着王磊,低声道:

“王大爷,不用等暴躁家属了,你准备面对暴躁医生的怒火吧。”

“对了,我得离你远点。”

这货果真托着餐盘转移到了另一张桌上。

下午,王磊连普外门诊都没去,直接去消化内科报到。

一下午过去,依然没找到确定性的证据。

但是脾肿大发现了好几个。

最重要的,遇到一个比较严重病人时,王磊果断使用最后一次透视能力,发现了更典型的伤寒髓样肿胀病变。

下班的时候,被他骚扰了一下午的同事问道:“这下总能打消你那不切实际的猜测了吧?”

“不,单个异常是巧合,这么多凑在一起,我反倒更确信有伤寒存在了。”

同事翻了个白眼:“行行行,你信吧,反正明天别再来骚扰我就行。”

“明天不来了,”王磊跟他一起出门,遗憾地说道:“哎,这几个病人,你该听我的收住院。”

“滚蛋。你以为我不知道,传染科当班医生恨死你了,各个工作群都在传你的‘慧眼’。”

同事站在路口分叉处,指了指王磊的鼻子:“你小子,规培快结束了,给一院留个好印象吧,以后也好见面。”

“好的。”

王磊跟他挥手告别。

想了想,王磊掏出手机,在自己加的几个群里发送了预警:

“各位老师,今日不明原因发热病人明显增加,特征如下……”

“综上判断,伤寒可能性大。”

“叮咚~”

提示音响起,许多本院医生,还有进修、规培、实习医生收到消息,都不由得一愣。

伤寒,那是啥?

哦,想起来了,曾经产生过不小麻烦的玩意。

但我们这边不是没了嘛?

而且看他总结的依据,根本不靠谱好不好。

什么伤寒,看这症状和检查结果,不就是上呼吸道感染、急性胃肠炎嘛。

这王磊,是谁啊?

私聊信号飞传,很快大伙都知道了王磊是谁。

王磊规培三年,几乎轮转了全院临床科室,加起来还没这一刻的曝光率高。

大部分人付之一笑。

能理解,年轻人嘛,总是想证明自己。

虽然有些冲动,有些可笑,但可以谅解,谁还不是从这个时候走过来的。

贾冲的笑就复杂了。

首先是嘲笑。

这就是你们说的水平高?

实习小爬虫都不如。

就这水平,居然还想指导我,硬说那孙爱红是什么胆蛔。

B超看得清清楚楚,根本就没有蛔虫。

然后是开怀的笑。

他和王磊是院聘的竞争对手。

院聘名额紧张,关系重大。

聘上,就能留在省城,留在国内都能排上号的一院。

未来加把劲,说不定还能进编制。

聘不上,就只能去低一些的医院找工作,弄不好还得失业。

王磊是所有人一致看好的,很多本院医生都希望他留下来。

那段时间里,只有贾冲自己知道自己有多焦虑、多害怕。

又有多恨王磊。

现在王磊出丑,能不开心吗?

而且这可不仅仅是出丑的事。

别的病也就罢了,这种病你也敢随便“预警”,找死呢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