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怀疑你是在拆台

到了消化内科门诊,王磊找到分诊护士。

“今天发热的人多吗?”

“多。我还正纳闷呢。”

“拉肚子的人呢?”

“也多。不过没发热增加得这么明显。”

王磊微吸一口冷气,越发象了。

但是仍然没有任何依据。

这种事,别说一点证据都没有了,就算有证据,不够充分不够确凿的话,也不能随便下结论。

回到自己的诊室,又看了几个病人后,先前出去做检查的发热病人陆续回到诊室。

拿起小血单子一看,果然白细胞没什么变化。

白细胞检查是很有价值的。

细菌感染的话,绝大部分人的白细胞会升高。

而伤寒比较特殊,虽然也是细菌感染,白细胞却不会升高。

这是伤寒区别于其他细菌感染的有力证据。

但是问题来了。

如果不是细菌感染呢?

白细胞也不会升高。

所以这仍然不能作为证据。

王磊让病人掀起衣服,检查胸腹和肩背部有没有玫瑰——

玫瑰疹,伤寒的特征性证据之一。

毫无意外,一个都没有发现。

玫瑰疹本来就不容易被发现,近30年来,伤寒越来越不典型,就更不容易找到玫瑰疹了。

王磊没有气馁,又让病人伸出手,自己伸出三指,放在病人的寸关尺上。

没错,西医有时也需要搭脉,尤其伤寒,搭脉能发现另一个特征性的证据——相对缓脉。

一般来说,发热会导致心跳加快。

但伤寒病人不会,尤其典型伤寒,由于副交感神经兴奋,脉搏会相对缓慢,叫做相对缓脉。

很遗憾,仍然没有发现。

王磊不由对自己的想法产生了怀疑。

一个有力证据都没找到,难道真的不是伤寒?

他在这检查半天,查完既不下诊断开药,也不让人走,几个发热病人都有点不耐烦了。

高中女生的妈妈说道:“医生,到底是什么病?”

王磊答道:“需要进一步检查。”

听到检查二字,大家伙更烦了。

“不就是肚子痛吗?还要查什么?”

“就是,你们就喜欢开检查单。”

“检查太贵了,真是看不起病。”

孙昊在对面朝王磊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妥协。

他也看了几个类似病人,全都输液去了。

这是通行做法,以我国病人的数量,都要查明病因再处理的话,医疗系统就该瘫痪了。

而且这样做的时间成本、金钱成本、痛苦成本都太高,病人也不可能接受。

所以医生只能根据经验,给予可能最安全、效果最好的处理。

王磊明白孙昊的好意。

如果只根据病情需要处理的话,遭投诉算是运气好,弄不好会挨揍。

挨刀都不无可能。

但万一真是伤寒呢?

对病人自身而言,如果不做特殊治疗,不严格控制饮食,会死人的。

对社会而言,不查明发病缘由,不做强力控制,会爆发的。

这种病麻烦就麻烦在早期很容易误诊,它太像别的病了。

如果病情超过一周,确诊的难度就会大大下降。

但每浪费一天时间,都可能多成百上千的病人。

相反,每早一天控制,就可能少成百上千的病人。

犹豫了一小会,王磊坚定地说道:“你们都需要住院。”

众人哗然。

在此之前,他们全都认为是小毛病,吃点药,最多挂瓶水就好。

怎么就到住院的程度了呢?

孙昊也震惊地看着王磊。

这病,完全没到需要住院的程度啊。

王磊这家伙,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吧?

一个病人问道:“究竟是什么病,需要住院?”

“正因为没能确诊,所以才需要住院,有助于及早确诊。”

众人面面相觑。

医生说的对不对,他们也不懂。

但是到了医院,不听医生的听谁的?

见王磊态度坚决,众人犹豫一阵,还是乖乖地同意了。

但是看到住院通知书,又是一阵哗然。

“医生,没搞错吧,怎么是传染科?”

“就是,我不去,万一到了那,我被传染上什么病怎么办?”

“对对对,我就是肚子痛,有点发烧,又没有传染病,为什么要住传染科。”

王磊耐心解释道:“传染科不同病种是严格隔离的,不会相互传染。”

“现在也不能确定你们是什么病,只不过住院观察、确诊而已。”

说了好半天,才终于做通工作。

趁着家属们去办手续的空隙,孙昊一把将王磊拉到无人处,低声说道:“你疯了?这能是什么传染病?传染科不会收的。”

“我觉得有伤寒的可能。”

“伤寒?”

孙昊呆了一会儿,才算把这病的前前后后都回忆起来。

“不可能,我们这里是二线城市,卫生条件好,不可能有伤寒。”

他连连摇头:“而且什么玫瑰疹,什么肝脾肿大,我一个都没发现。”

“再说了,伤寒的临床特征是持续性高热,至少一周以上。这些病人发热才一两天。”

王磊说道:“那是因为起病只有一两天,还没来得及到一周。正因为发病时间不长,所以才容易被误诊。”

孙昊的头摇得越发厉害:“不可能,一点证据都没有。王磊,你这样,会挨骂的。”

“骂就骂吧。”

“如果最后不是伤寒呢?如果有哪个病人的家属比较暴躁呢?你会挨揍的。”

“揍就揍吧……不对,我可以跑,不让他揍就是了。”

“你……”

孙昊无语了。

“兄弟你先顶一会,家属办好手续,也麻烦你指引他们住院。内科病人多,我要去内科找找证据。”

孙昊愤怒道:“王大爷,你特么真是我大爷!”

“跟你搭伙,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

这货就是嘴凶,王磊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

然后扭头就走。

再次来到消化内科,王磊直接找到一个熟悉的同事,调出今天的病历看起来。

很可惜,由于没有想到伤寒的可能性,根本没有往这个方向检查,也就没有任何特征性的记载。

顶着疑惑的目光,王磊往边上一坐,等待新的发热病人。

内科的发热和腹泻病人比外科多得多,半个小时内,王磊接连看到了五个发热腹泻病人。

他也不管同事的疑问,等同事问完查完,就再来一遍。

而且比同事查得更细致。

同事看看听听就完事了。

他却让病人躺到诊查台上,细致地做腹部触诊。

同事终于忍不住了:“王磊,你到底在干什么?”

“跟你学习啊。”

“滚蛋。我看你倒是象在拆我的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