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名医庸医分水岭

她的叫声极为凄厉,不是那种绝望的嘶吼,而是充满了痛不欲生的味道。

四周候诊的人们刷地看了过来。

王磊一个箭步,伸手搀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

正准备进一步诊治,妇女却突然挺直身体,双手不再捂住自己肚子,面色如常。

看起来,就跟刚才那惨叫不是她发出来的一样。

王磊惊讶地问道:“你不痛了?”

“不痛了,”妇女郁闷地说道:“在家也是这样。一下痛到想死,一下完全不痛。”

四周一大群吃瓜群众顿时议论纷纷。

这毛病,也太怪了。

短暂的惊讶过后,王磊想到了几种可能性。

忍不住启动能力探查验证。

“刚才是在哪里痛?”

中年妇女指指右上腹:“这里。”

这是肝胆的位置,王磊仔细看去,肝脏光滑红润,胆囊大小正常,胆管无扩张。

完全正常。

但更象某种病了。

王磊把目光投向回盲部、十二指肠。

果然,在十二指肠胆管入口处,几十条细细长长的玩意蠕动着,看起来格外的恶心。

蛔虫。

这玩意如果盯上了人的胆道,引起的疼痛非常有特点——

痛起来山崩海裂,让人无法忍受。

忽然间风平浪静,似乎从未发生。

就算医生及时检查,都查不出什么名堂。

只有依靠B超或者造影才能确诊。

不过对于现在的医学界而言,只要不误诊,蛔虫还是很好对付的。

王磊想了想,带着这个名叫孙爱红的女人走进三诊室。

刚进门,他就惊讶地看见了贾冲。

这家伙不是在SICU吗?

怎么跑普外门诊来了?

贾冲被孙爱红的惨叫惊动,正看着门外。

看见王磊进来,脸顿时拉了下来。

他恨死王磊了。

昨天被张院长吓得不轻,一下班,他就着急慌忙地四下活动,又花了一大笔出去。

对方告诉他,张院长统管全院几千号人,事务繁忙,哪有功夫管一个小小规培生。

所以只要医务处象征性地口头教育一下,贾冲表示悔改,问题就不大了。

然后对方又提醒贾冲:大富豪金国荣的孙女住在SICU。

据说金国荣感激一院救命之恩,有意捐赠一个心胸疾病研究室。

研究室老贵了,这么巨额的捐赠,张院长身为著名巨抠、老财迷,必定会频繁探望他孙女。

如果让张院长看见贾冲,记起这件事,那就不好办。

因此要赶紧调离SICU,越快越好。

混过去一两个月,张院长也就彻底忘记这事了。

虽说这办法靠谱,但现在一看到王磊,贾冲就想起自己花的一大笔,心肝脾肺肾都在绞痛。

王磊哪知道贾冲这货背地里的事,愣了一下,就走进诊室,对贾冲说道:“贾医生,我觉得这位病人可能是胆道蛔虫症。”

贾冲更烦了。

大家同期进一院规培的,三年过去,全院上下都说王磊技术好。

好个毛啊。

就这完全不懂人情世故的傻子,智商能有多高?技术能好到哪里去?

除此之外,凡是知道他跟王磊竞争院聘名额的人,都一致看好王磊。

看好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给挤下来了?

眼看这货就要灰溜溜地滚蛋,居然还来给我指导。

区区胆蛔,我能不懂?我需要你指点?

贾冲勉强压住火气,淡淡道:“我知道了。孙爱红,你坐下吧。”

胆蛔不难治,说明之后,王磊就放下心来,转身往自己坐诊的第七诊室走去。

看到王磊,对面的同事孙昊立刻叫了起来:“王大爷,您老可算回来了。”

“怎么,很忙吗?”

“忙疯了。光是发热腹痛的就一堆。”

王磊不以为然:“哪天不是发热腹痛一大堆?”

这俩是普外和内科最常见的症状,尤其发热,几乎六七成急性病都会出现。

但是坐下来看了几个病人后,王磊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一般情况下,外科病以腹痛为主,内科病以发热为主。

但有两个病人的发热太明显了,有些喧宾夺主压过腹痛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微妙,也没有证据。

但王磊就是觉得不对劲。

上学的时候,有幸听过一位院士的演讲。

他当时说到过这种感觉——独属于嗅觉敏锐者,需要有扎实的临床功底。

教材上不会有,因为它不太科学,容易出错。

但必须重视,因为它是一个医生最宝贵的资产。

往往名医和庸医的分水岭就在于此。

想到这里,王磊果断使用能力。

坐在他面前的是一位高中女生,发热、弥漫性腹痛两天。

一眼看去,肝胆脾胰肾都没有异常。

胃肠也没有问题。

奇怪了,弥漫性腹痛,一般都是胃肠道问题,怎么就一点异常都没呢?

王磊满心疑惑。

再找找。

腹部器官实在太多,光肠道就有七八米长。王磊仔细搜索许久,终于在回肠下段发现了一点点异常。

那里有淋巴结肿胀隆起,整体看起来,有点象大脑沟回。

这能说明什么?

王磊凝神思索,渐渐地,一个久远、少见的名称出现在脑海——

伤寒。

回肠下段沟回样变,是伤寒髓样肿胀期的表现。

伤寒是一种消化道传播疾病,以前曾频繁爆发。

但在社会进步、卫生改善后,这病几乎销声匿迹。

要不是卫生条件差的地方还会出现,大家都已经把它给忘记了。

想到伤寒二字,王磊顿时就坐不住了。

这可不是一般的病,它有爆发可能。

一旦爆发,那可是大事件!

但现在只是猜测,没有可靠证据。

淋巴结肿大跟发热一样,是最没有特征性的东西。

凭它根本不足以诊断伤寒。

倒也不是没有确诊手段。

血培养、骨髓培养、粪便培养都能确诊。

麻烦的是,这些都需要较长时间。

王磊想了想,给这位病人开了必要的检查单,就对同事说道:

“你顶一下,我上个厕所。”

孙昊哀怨地叫道:“大爷,您才坐了几分钟,就又跑?”

“要上也该是我先上啊,我上班到现在都没离过诊室。”

“合着跟王大爷您搭伙,我连厕所自由都没了吗?”

这货就是嘴贫,王磊不理他,急匆匆地离开诊室,直奔底下消化内科门诊。

如果真的是伤寒,那就不是一两个。

而消化内科必然是病人最多的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