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人比人气死人

回到办公室,张院长问道:“怎么样,能保吗?”

“能。”

蒋主任的脑门上冒出个大大的问号。

你还真敢说。

张院长却高兴起来:“让你主刀的话,有几分把握?”

当然是十成。

几百次的结果已经证实了。

王磊心里想着,嘴上答道:“八成。”

张院长大喜。

截肢的后果比较严重,只要有三四成把握,他就准备让王磊试试。

现在有八成,那还说什么呢?

“好。那就你主刀。老蒋,你一助,给年轻人保驾护航,有问题吗?”

蒋主任心中大怒。

他主刀?

我给他当助手?

但说话的是张院长,犯错的是自家科室,还敢犟不成?

最关键的,让我主刀的话,确实只能截肢。

这王磊的方案,却是保腿。

保肯定比截强。

不管他是不是在瞎吹,试着保一保问题不大。

实在不行了,抓紧时机再截,应该也来得及。

而且张院长说话还是那么的艺术。

“给年轻人保驾护航”,嗯,听着就是舒服。

想明白之后,蒋主任的气就渐渐消了。

微笑着点点头:“没问题。”

方案确定,手术室立刻运转起来。

洗手、消毒、麻醉,很快,王磊就拎起手术刀,照着腓骨干前方2厘米处,狠狠一刀划了下去。

这一刀直接就拉开了20多厘米的口子,看得蒋主任眼皮直跳。

这小子,切得这么果断,手法这么利落。

要是不看脸,谁都得以为是一个积年老手、主任级别的手术。

切开之后,王磊丝毫不停,麻利地切开前间室、外侧间室筋膜。

动作之娴熟,对皮神经保护之妥帖,看得蒋主任的眼皮跳个不停。

然后他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

不对,怎么是先做前室减压?

不应该是先做两个后室吗?

切开部位也应该是胫骨内侧缘2厘米,而不是现在这个。

担心王磊瞎搞,蒋主任赶紧出声质疑。

王磊看都没看他,一边运刀如飞,一边说道:“不用那么麻烦,这样做简便省时间,还减少一个切口。”

说话的功夫,王磊已经彻底搞定前间室、外侧间室,完全没有损伤神经。

蒋主任看得眼睛溜圆,旁边的韩峰更是看得大气都不敢出。

这速度,这功力。

这是规培兽能干的事吗?

随即他们就看到王磊牵开后方皮肤,把后间室的筋膜给暴露了出来。

可以这样做?

蒋主任的眼睛瞪得越发圆。

果然,王磊麻利地下刀,很快就把两个后室的筋膜也切断了。

骨筋膜室综合征的主要问题就是压力太大。

所以这个手术的关键就是切开减压。

减压之后,术野越发清晰。

借着多次训练的收获,王磊迅速找到腘动脉破损处。

显露完全后,蒋主任倒吸了一口冷气。

腘动脉足足破了9厘米!

这该怎么办?

“自体大隐静脉移植修复。”

王磊一秒钟都没想,淡然说明修补方案。

然后将血管钳伸入破损处,夹出了肇事者——四根鱼刺。

“这是鱼刺?”

台上台下都吃惊地叫出了声。

这也太惊人了。

鱼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王磊早就想明白了原因,解释道:

“鱼刺进入消化道并发生感染,引起发热、腹痛。”

“然后在弯曲狭窄的部位刺破肠道,从而进入相邻的腹主动脉。”

“再进入髂总动脉,最后到了腘动脉,刺破了血管壁。”

台上台下又是一片“哦”的声音。

这事看似荒诞,但被王磊这么一解释,确实是说得通的。

鱼刺细小,所以进入腹主动脉的时候,侥幸没有引起大出血。

但早晚会有一根血管会因此严重受损,这不,腘动脉倒霉了。

王磊一边解释,手里丝毫未停。

但是两个助手却被鱼刺震得有点发呆。

王磊毫不客气地拿钳子敲敲韩峰手里的拉钩。

韩峰和蒋主任同时如梦方醒,赶紧配合着王磊做大隐静脉移植。

这个修补腘动脉的方案,是王磊训练了几百次的。

所以他做起来毫无滞涩,连带着两个助手都做得极为舒畅。

没过多久,王磊就取下一根9.1厘米的大隐静脉,把腘动脉修复完好。

再接下来,就是填充纱布之类简单收尾,很快就能完成。

蒋主任看看术野,再看看其他部分的肤色,松了口气:“血运恢复不错,手术很成功,看来腿基本上保住了。”

麻醉医生则看看时间,愉快地赞道:“手术选得好,麻醉下班早,哈哈,居然半小时不到就搞定。”

他这么一说,众人才意识到王磊惊人的速度。

台上的洗手护士、台下的巡回护士瞬间就开心了。

这种复杂手术,她们是做好奋战几小时准备的。

尤其洗手护士,为了避免上厕所的尴尬,水都没敢喝。

还做好了饿肚子的准备。

“咦,王医生你这么快,太棒了。”

“可是太快也不好呀,你女朋友有没有意见?”

洗手护士已经结婚,当即拿王磊涮起了荤话。

说到这个,几个已婚男士也不甘示弱。

手术间里立即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手术刚结束,蒋主任连手术衣都来不及脱,急乎乎地给张院长打电话。

“张院长,您真是慧眼识珠,王磊很不错,远超我的预计。”

张院长听得笑眯眯。

慧眼识珠,说得好啊。

所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老夫一贯重视人才,爱护人才,更善于发现人才。

这才有了强大的一院。

自我陶醉了一秒钟,张院长愉快地问道:“哦,是吗,手术成功了?”

“手术非常成功,患者下肢血运已经基本恢复,这条腿基本上保住了。”

张院长满意地说道:“这就好。你跟家属好好交代一下,不要让他们有怨气。”

“好,您放心。”

蒋主任挂断电话,松了口气。

看来老大很高兴,再加上腿基本能保住,这次的麻烦算是过去了。

手术室洗手间里,王磊一边洗手,一边叮嘱小住院韩峰。

虽然已经值班一夜,但是按照常规,这只可怜的家伙暂时不能下班,得处理好这个病人才能休息。

所以得教会他第一步的术后处理。

“现在血运改善,会有大量蓄积的毒素进入血液循环,要注意防止各种并发症。”

韩峰老老实实地站在王磊身后,昨晚还一副我是老师的模样,此刻作好学生状,连连点头:

“是是,要注意补水、防止酸中毒、电解质紊乱、肾衰……”

他就像面对老师的考核一样,态度端正,恭恭敬敬,一口气背了许多并发症名称出来。

王磊满意地点点头,虽然这家伙只是一只小住院,基本功还是很扎实的。

这样的话,讲解起来就省心多了。

王磊一边洗手、换衣服、换鞋子,一边按照自己的理解,从系统给予的神级方案里选了必须部分,大致讲了一遍。

韩峰听得如痴如醉,拼命点头。

他完全没想到,还可以这样理解骨筋膜室综合征,还可以这样处理这样用药。

“王老师,您太强了!我一定照您说的办。”

“行,那就交给你了。”

“好嘞,您放心。”

韩峰殷勤地把王磊送出手术室,才回头自己洗手换衣。

洗手护士也刚刚过来洗手,八卦道:“王医生怎么这么年轻,咱医院有这么小的主治?”

随即她就自我否定道:“不对啊,他还一路指挥蒋主任。别说主治,就算是副主任医师,能有这本事?”

另一个护士说道:“难道是梅奥诊所回来的博士后?”

“这年纪还是对不上啊。再说了,梅奥的博士后就能指挥咱蒋主任?”

韩峰说道:“你们别瞎猜了,他是规培。”

“啥?”

“规培?”

“你别骗我们!规培能有这技术?”

韩峰与有荣焉地挺起胸膛:“就是规培。人比人气死人,你们得承认世界上有天才。”

洗手护士向另一个护士眨眨眼:“听见没,人家才规培,岁数跟你差不多,这么厉害的家伙,还不赶紧抢回来做男朋友?”

“什么嘛,哪有女追男的。”

“错过了你可别后悔啊。要不是你姐夫有意见,我肯定追。”

韩峰咳嗽一声:“我也单着呢,要不要考虑一下。”

“啊呀,紫外线忘关了。”

“啊呀,电热水壶要烧干了。”

两个护士瞬间想起急事,一溜烟地跑了。

韩峰:“……”

王磊回到普外科门诊,刚刚走到第三诊室附近,就听到叫号器的声音:“请75号孙爱红,到第三诊室就诊。”

长椅上站起一个50多岁的妇女,面色红润,行走顺畅,看起来不象有什么大病的样子。

王磊扫了一眼,继续往前走去。

那妇女刚走一步,猛地捂住肚子,惨叫一声:“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