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他写的字还不如我

走在回家的路上,神乐依旧在思考之前的问题。

也就是早见樱馋他身子的问题。

事实证明,爷爷给他的婚书真实不作伪,换句话说,他至少有六名未婚妻阔以挑选。

此前他对千金小姐的眼光有所疑虑,读过喜欢漂亮裙子的小千代寄来的信,心思立马变得不一样。

六名乃至更多的大小姐,就是一片森林。

早见樱帮他介绍工作,感谢是必须滴,以身相许过了。

为了一棵小树苗放弃一片森林,神乐干不出来。

他两辈子均为挨过社会毒打,如今又被打了一番,忽然发现他的肠胃其实不太好,吃些软饭也挺好的。

“唉,这该死的魅力。”

正当神乐赶往车站之时,远处一名手持戒刀的圆寸头少年向着他所在狂奔而来。

“让开、让开,快让开!”

“大昭寺和尚降妖除魔,让开!!!”

路上的行人只能看到少年挥舞戒刀,金刚怒目,但从少年的角度,自己追赶的并非空气,而是一只恶童。

所谓恶童,即是体型如孩童,性格极其顽劣的一种灵。

恶童一般不杀人,爱好搞破坏、恶作剧。

可若持续放任,或让它不小心沾染了人血,恶念爆发,恶童的危害性便会瞬间提高一个等级。

最好的应对方式,即是趁第一阶段将其超度,送到佛祖面前聆听教诲。

少年僧人大和为今天已足足折腾了十天,当下恶童受伤逃窜,正是送其上路的好时机,对于尽量不要在平民面前展露佛法的潜规则,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给我镇!”

大和体内法力涌动,运转到空闲的那只手,金光闪烁。

大和拍出一掌,直奔恶童的后脑勺。

顿时,身高不足1米、黑不溜秋的恶童一声怪叫,捂住伤臂,双脚重踏地面,一跳冲天!

巨大的佛手印划过,恶童的脚底板喷射黑气,再次受伤。

“呵呵,看你还往哪儿跑。”少年僧人大和道。

可不等他高兴,佛手印的余波便拍在了一名路人身上。

“砰”!

“完了!......”

怪不得说除灵现场要避开平民。

大和捂脸,他这一击哪怕距离够远、目标是人类,住院一月游也是免不了的。

想到这趟任务的酬劳才10万円,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大昭寺本就不富裕,老和尚知道我打伤了路人,铁定跟我没完......”

然而佛掌轰击,那名不听劝不肯走开的路人只是愣了一下,旋即扭头。

另一边恶童从天而降,张牙舞爪,似是想拿他当作人质反威胁大和。

“砰”!

第二次撞击,神乐抬头,毛线都没看到。

少年僧人大和紧急刹车,停在了神乐面前,目瞪口呆。

因为......他从没见过,能把恶童撞死的人。

准确的说应该是恶童撞人,灰飞烟灭,路人神乐完好无损。

“呃......”

神乐挠了挠脸颊,“你们,这是,在拍电影?”

大和使劲点头。

“那我,算是出场了吗?”

大和使劲点头。

“有出场费吗?”

使劲点头。

神乐伸出手。

大和赶忙掏钱包点票子,一二三四五,五张万元大钞,递给神乐。

这回,神乐终于笑了,朝圆寸头的小和尚道谢,还说:“下次再有这种机会,记得找我。”

语罢,神乐走上刚好停站的公车,回家去了。

......

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按照现今的兑换比例,神乐手里的5万円大概相当于另一个世界3000元的购买力,看起来很厉害,实则不多。

不过这5万円是神乐自力更生以来的第一桶金,纪念意义非凡。

至于小和尚为什么在大街上拍电影,拍的又是什么,神乐不关心。

那小子不太聪明的样子,神乐没偷没抢没骗,5万円现在便是他的私有资产。

为纪念第一桶金,神乐在距离黑崎公寓不远的杂货铺消费了6000多円。

具体有一只灯泡,可乐啤酒双拼,素食拉面,新袜子一双等等。

拎着包裹上三楼,神乐换下鞋子径直走到沙发前,抱起拳击小熊一顿猛亲。

“小熊,你就是我的吉祥熊,哈哈,是小千代为我带来的好运也说不定。”

神乐笑道:“杂货铺里没有合适你穿的裙子,明天回来的时候我一定给你买一条!”

不知是不又是错觉,拳击小熊的脸上显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piapiapia”~

小熊开始捶人,弄得神乐脸上很痒。

“好啦,不闹了,我先收拾房间和冰箱,一会儿我还要给千代回信。”神乐拍拍它的小屁股。

总的来说,神乐属于乐天派,换一个人孤身在外连续碰壁一周,心态早崩了。

整理整顿。

日向家的面积不大,剔除两个卧室很快搞定。

神乐带回来的东西该放冰箱放冰箱,顺便清理一下冰箱里的污垢,简单晚餐,之后便是今晚最重头的一部戏:回信。

人家小千代写信来,神乐怎么能不回信?

他之所以去杂货铺买东西,铺子里有信封有邮票也是其中一个缘由。

沙发前,茶几上,神乐将信纸摊开来咬笔杆。

此时的天上,灵形态的小千代悠悠飘着,身后是鬼斯、鼻涕虫、绿骷髅三个不着调的家伙。

圆滚滚的鬼斯轻笑一声说:“千代,这小子还挺不错的。”

鬼斯被头发抽飞了。

老骷髅睿智地道:“这小子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今天他出去准没干好事!”

它也被头发抽飞了。

剩下一只鼻涕虫,泪流满面加泪流满面,“小千代,我怕疼,还是我自己来吧。”

说完鼻涕虫自行倒飞而去。

神乐身上的确有女人的味道,而且是充满了媚俗质地的女人。

“哼,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才工作第一天就学坏了。”

千代此时说不上不开心,但一定不开心,两只小手掐在腰上,低头看某人给自己写信。

她想好了,如果这封信写得令人不满意,就把他扔出去。

渣男就该扔出去。

“没错!”小千代愤愤地说道。

忽而,千代的表情剧变,从些许复杂到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听墙根的恶灵们只知道神乐小子又把千代逗笑了,具体情况听不出来。

3103,千代捶墙去了,过好半天才缓过来说一句,“他……他也好意思说我的字丑,他写的字还不如我,哈哈哈!”

信封上,神乐歪歪扭扭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