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千代啊,你被人偷家啦

神乐觉得自己对待感情还是蛮认真的,虽然有六份婚书在手,可他从没有骄傲过。

好吧,神乐承认他在某位叔叔的熏陶之下确实养成了一些不太好的习惯,比如他认定的东西就一定要到手,而且他喜欢的东西任何人不许碰。

小千代,不算,或许长大了算,现在他只当千代是妹妹。

白姐,此前不完全算,不过当神乐得知白姐是那六分之一,心态变得极为微妙。

面前的樱少女则是意外。

若非看到少女的心,说不定神乐一辈子都会当她是好朋友。

震撼过后,神乐突然觉得姜叔叔的理论不一定就是错的。

他喜欢,她们都喜欢,就没有错。

她们都愿意,他为啥不愿意?

再说病娇樱今天下午那样欺负自己,不欺负回来不是神乐的性格。

于是逗了一阵,酝酿了一阵,神乐钻进了隔壁床的被子里。

医院的床都是单人床,比一般单人床宽一些,两个人面对面躺,稍微有点挤。

神乐不给少女太多反应了机会,一口吻了上去。

这不是少女的初吻,神乐在少女的心里吻过她一次,但是她的反应依旧生涩,甚至像一块柔软的木头。

神乐一手牵着她的手,一手隔着病号服抚摸着少女的背,过了好几分钟,樱少女才从失神当中清醒过来。

只是神乐的吻太过于浓烈,使得少女的眼神很快又变得迷醉。

神乐桑终于认可她了呢。

神乐桑吻了她,第二次。

原来和喜欢的人接吻是这种感觉。

真想一直这样和神乐桑在一起。

想到这儿,早见樱的身体变得更加的柔软。

这应该也与吻得太久氧气缺失有关系。

忽而,樱少女发现自己上衣的衣摆被掀开了,那只原本放在背后的大手不再满足。

“神……神乐……”

少女受不住了,昂起头,大口喘息。

好巧不巧的,护士查房,两道审视的目光划过,神乐赶忙缩进被子里。

“嘘~”

被子真软。

神乐相信护士更加关注病人,而不是陪床。

早见樱小声道:“能不能,不要欺负我?”

神乐闷闷地说:“不能。”

樱少女:“呜……”

妈妈走后,发过几条信息给女儿。

其中的一条:【妈妈和爸爸就是从高中恋人走到今天的,所以妈妈并不反对,不过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做的,你要记住。】

她听懂了妈妈的话,也知道如果是现在的确太快了,可果真到了......她发现自己根本拒绝不了神乐桑。

该怎么办……

……

第二天早上。

早见妈妈提着保温桶来医院。

早见樱依旧在床上睡觉,负责陪床的神乐已起床完成了洗漱。

对于早见妈妈的早餐,神乐不客气,狼吞虎咽的同时把情况说了一下。

今天早见桑已经可以正常吃饭,最快下午出院。

“妈妈,神乐桑。”

早见樱醒来了,大眼睛眨巴眨巴,更多的目光落在神乐身上。

上班时间到。

已经迟到了。

临走前,神乐凑到病床前,说:“下午我会来送你回家。”

主要樱少女太好欺负了,除了一句话,后面根本没有反抗。

瞧早见妈妈帮女儿擦脸的时候,往被子里看了又看,看了又看,估计若是发现异常,神乐决没可能好好地走出医院的大门。

回到玉兰街酒吧,老绿森立马找上来。

“神乐小子,昨天晚上你去哪里鬼混了?”

他这句话是替千代问的。

神乐打了个哈欠说:“医院。”

老绿森顿时瞪大眼睛,“你小子怎么对得起千代?!”

“我是去陪床!”

神乐道:“而且神乐是我妹妹,你是谁,我做事需要向你汇报?”

总之,老绿森的反应比早见妈妈要大得多。

趁神乐不注意,他给远在京都的千代发了条信息,内容是:【千代啊,你赶快回来吧,你被人偷家啦。】

两人就昨晚的问题争论了许久,绿森和也坚持道:“我谁都不是,我帮也是帮千代,但你不许带其她女人回黑崎公寓,否则我跟你翻脸。”

“OK。”

神乐做了个“请”的手势,因为他真得开始工作了。

狸花神社宣布与玉兰街酒吧合作,新模式的盘子扩大了将近一倍。

在他的意识中,诡异这种东西不存在,偶尔存在一下必须马上捏死,神明便更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所以,他不知道义母宫野桃对狸花神社所造成的压力有多大,对狸花社的合作诚意持怀疑态度。

他打开了白姐的电脑,先看桌面,再看D盘E盘F盘G盘,居然没有私房照之类的隐藏文件夹,差评。

昨日逢魔时开始的任务报告,茫茫多。

神乐连审三份,便有些腻了。

“三份委托,居然都是委托人自己吓唬自己,也真够无聊的。”

神乐抬头,发现已变成中年大叔的老绿森还在,搓搓脑门儿说:“老爷子,下面不忙吗?”

老绿森回答忙,“比以前忙多了,两大势力融合初期还会很乱,不过我相信时间会磨平一切。”

“然后?......”

绿森和也掏出一份材料,“然后我又想了个新点子。”

材料标题,几个大字,【会员分级制度】。

神乐想到了18plus,低眉扫了两眼,得知不是。

所谓的分级制度就是酬金、积分双管齐下。

除灵师做委托任务赚钱,同时还能获得玉兰街酒吧发放的积分。

积分是玉兰街划分会员等级的重要工具,最简单的解释,积分越高,会员等级越高,拿的分成越高。

神乐问:“这个积分除了会员等级还能兑换什么?”

老绿森:???

“很简单的道理,积分光换等级多没意思,换法器、换符咒、换咒术、有价竞拍高级委托,这多有意思。”

老绿森:“对啊......可你是怎么想到的?”

闻言,神乐把电脑屏幕转过去,“我才当店长一天,哪儿会有想法,不过除灵师协会以前就是这么玩的。”

时间倒退十几年,除灵师协会的权柄之一:考核并赋予灵师等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