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病房

女儿再次失踪这件事,把早见妈妈吓坏了,一个月内连续两次,且每次都这么离奇,换哪个家长都淡定不了。

不过对于女方家长的鞠躬行礼,此前还好,吻过早见樱的唇之后,神乐赶忙让开。

“早见妈妈,千万别这样,其实前几天早见桑跟我透露过一点,是我的疏忽才让悲剧发生。”

神乐最近忙工作,千代回家,更是差点与狸花神社刚正面,早见樱又是个内向的女孩子,所以实际情况是神乐根本不知道有男同学向樱少女表白过。

这时,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出来,早见妈妈转身迎上去,鞠躬说道:“医生您好,我是病人的妈妈,请问我女儿现在怎么样了?”

中年医生摘掉口罩,呼出一口气,“病人没事,各项指标正常,不过有些低血糖,鉴于她刚刚经历过超越认知的事件,建议住院观察两天。”

早见妈妈拍拍自己的胸口,“那我现在可以去看看吗?”

医生说:“病人累了,最好再等一会儿。”

“好,好,谢谢医生!”

早见妈妈未把此事告诉丈夫,是因丈夫的心脏不好。

可若问题严重,她一个妇女,也不敢独自扛下。

“您别着急。”

神乐宽慰道,随后扶着妇人到旁边坐下,“早见桑上救护车前,我就找巫女看过,现在医生也看过了,先让她休息休息。”

早见妈妈说好,由于心焦,未发现神乐对自己态度的变化。

上次见面,虽然客气,更多是对客户的客气,至多是对朋友的长辈尊敬。

今天则是发自内心,神乐对樱少女的关心不比早见妈妈少。

几分钟后。

神乐闻了闻身上的臭汗味,向早见妈妈告辞。

他打算回去洗个澡,换件衣服,下午又是砍又是刀,一会儿进病房说不定会被护士嫌弃轰出去。

说走就走。

神乐下楼打车,回家洗澡,中间手机开机,无视某个老家伙的吐槽,问候白姐和千代,石沉大海,换了白衬衫牛仔裤,又打车回来,前后用时刚好一个小时。

单间病房的门开了。

神乐见没人管跨步而入。

不想到乖巧的樱少女还会耍脾气。

早见妈妈买来的米粥要女儿喝,挂着吊瓶的早见樱不肯。

神乐笑着问道:“这是怎么了?”

早见樱的大眼睛一亮,然后有点心虚。

早见妈妈说:“医生刚刚来过,说孩子超过24小时没吃过东西了,如果有胃口,可以吃一点流食。”

闻言,神乐转问樱少女,“早见桑没有胃口?”

早见樱摇摇头,又点点头。

神乐没生气,柔和地说:“吃一点吧,过几天请你吃大餐。”

樱少女双手捏着被子,露出半张脸,轻轻地点头。

早见妈妈笑了,说:“还是神乐桑有办法。”

神乐拿手指头点点,“不可以朝妈妈发脾气哦。”

早见樱略带不服气地反驳,“我没有......”

瞧一眼时间,晚饭时间到了,神乐自告奋勇去买晚餐。

早见妈妈说:“不用了,小樱爸爸快下班了,我得回去做饭。”

勤劳的霓虹妇女。

早见妈妈还说等明天女儿的身体好一点,再把事情告诉丈夫。

此话一出,早见樱的食欲大增,一碗粥喝了半碗,脸色也红润了一点。

离开前,早见妈妈又感谢了神乐,说今晚就麻烦神乐桑了,神乐送到门口,早见妈妈坚决留他在房间内。

早见妈妈出门,走远,坐上电梯。

神乐的微笑缓慢收敛了起来,关好门,回到陪护的座位上。

床上的早见樱本是兴奋的神色,见神乐桑板起一张脸,也意识到了什么,垮了下来。

少女伸出一根手指,勾住神乐的手指,软软的,没有力气。

“神乐……”

神乐反过来握住她的手,表情玩味,问道:“为什么不敢告诉我?”

散着头发的早见樱:“啊?”

神乐:“我是说,学校里发生的事为什么不敢告诉我?”

樱少女被表白,果断拒绝,所用的理由便是自己有男朋友。

这个男朋友自然就是神乐,而神乐才刚刚知晓。

樱少女结结巴巴,“我……怕……我害怕……”

“怕咱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少女重重地点头。

神乐抓起一颗苹果,一口两口,吞咽下去,然后说:“因为你的隐瞒,从今天开始我们做不成朋友了。”

少女惊悚。

“滴滴滴滴”!……

前台护士冲进病房。

神乐举手,“不好意思,刚才我们逗着玩,吓到她了。”

护士阿姨立刻掐腰,数落神乐,还说要给家长打电话。

玉兰街酒吧现任老大神乐桑,道歉呗。

他确实忘了早见樱身上还有杂七杂八的监控仪器,一旦数据异常便会有“警察”上门。

好容易把护士阿姨糊弄走,神乐捏住少女的脸蛋,要她不许再激动了。

早见樱:“嗯。”

心里面还是慌慌的。

神乐说:“我现在就是你男朋友了呀,别激动,你怎么又激动了呢?”

……

两小时后。

正式步入深夜。

神乐简单处理好晚饭,待全套的监控设备撤掉才敢重新和早见樱聊天。

不过鉴于他之前的表现,值班医生狠狠叮嘱了他一番。

安静的夜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神乐属于狼人一方的,面对“警察”要多良民有多良民。

“啪”~

前台控制,所有病房的主灯暗了下去,只剩下床头小灯与楼道的灯光为孤男寡女照亮。

早见樱始终在被子里,神乐躺在隔壁陪护床,面对面侧躺。

神乐忽然问道:“你真的是对我一见钟情?”

“诶?!”

樱少女脸红了,激动了,冒烟了,可惜这一次并没有护士阿姨前来帮她解围。

神乐:“你拿刀刺我的事情忘记了?”

早见樱小脸惨白。

“不过我原谅你了。”

松一口气。

“你还拿脚踩我。”

“!!!”

神乐道:“你说吧,怎么赔偿我?”

少女已经被绕晕了。

“你说,你是不是该听我的话?”

“是。”

“我说什么,你听什么?”

“是。”

神乐翻身钻进了少女的被子里。

少女冒烟!

一把捂住她的嘴,神乐凑到她耳边道:“我说过,你完蛋了,就是这个意思。”

说完,神乐改用嘴吧捂住了她的小嘴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