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狸花社的低头

短短时间,老绿森从一名枯槁老人变成了40岁上下的中年大叔。

他的头发重新长了出来,脸上没了皱纹,虽然算不上帅大叔,比之前好看了好几倍。

“谢谢。”绿森和也说道。

神乐刚去洗脸刷牙了,回来一看也被吓了一跳。

“你是绿森老爷子?”

“我是。”

神乐拍拍他的脸,念道:“怎么跟变魔术似的?”

绿森和也:“......”

他心说一大把年纪了,不跟小孩子一般计较,挥挥手道:“好了,情况你也搞清楚了,我跟你去玉兰街酒吧,帮你处理那些小屁除灵师。”

当下,千代的身体状况不好,桃儿妈妈带她回京都治疗,是好事。

白姐虽然被押在除灵协会总部,狸花神社的问题被解决,新规也不可能改了,剩下的只有千业分会那些跳来跳去的会员。

“啊~”

神乐打了个哈欠,“其实也没啥大事,后半夜我都安排好了,我先去睡一会儿,下午再去看。”

说完这句话,他打开了次卧的门,千代的小床,熟悉的小床,拳击熊被千代拿走了,神乐独自入睡。

老绿森又:“......”

感觉自己留下来多余。

他一步跨出3103的门槛,挥挥手关门,一步来到黑崎公寓的大门外,抬眼一望,默念道:“为了千代,老夫忍了。”

......

中午,神乐醒来,先给小千代发了条信息,又给白姐发信息,皆是石沉大海。

千代他理解,此时不一定醒着。

白姐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敲电话、敲电话,没人接。

神乐捏着下巴,“不会是害羞了吧。”

“算了,玉兰街酒吧里也有我的钱,吃完午饭我就去看看。”

打定主意,神乐先点外卖,然后洗澡,非常遗憾昨晚他没能吃到桃儿妈妈的六菜一汤。

妈妈虽然有时候任性,手艺决计称得上一绝。

下午2点,神乐赶到玉兰街酒吧,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黑压压的一片人,有男有女甚至还有巫女围坐,正中位置年轻了的老绿森不知从哪儿搬来的黑板,正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什么。

绿森和也朗声说道:“今天是玉兰街酒吧与狸花神社展开合作的好日子,也是从今天开始,玉兰街接受委托的渠道全面覆盖千业市......”

西装革履的绿森像那么回事,不过玉兰街酒吧啥时候跟狸花神社成合作关系了?

千业的除灵业务本是玉兰街与神道两分天下。

神道一方,大神社向来佛系,因为看不上这点钱,当然委托人主动寻求帮助,他们也不会拒绝,寒了香客信徒的心。

除此之外,狸花神社称得上神道之首,狸花社与玉兰街酒吧握手言和,许多事都会变得不一样。

除灵师想要过得滋润要么加入除灵协会,要么加入神道阵营,如今两大阵营变成合作关系,谁还敢跟玉兰街酒吧唱反调?

上面问,为什么要私自更改运营规则?

神道、分会的合作成立,白颂便可以说是为了促成此次合作。

“老头子有点东西。”

作为经理,神乐应该给这场宣讲会捧个场,不过他刚刚找地方坐下,便有人找。

狸花神社神官服饰,不像神官,更像是大神官狸青昨天穿的袍子。

来人比狸青年轻,五十多岁,来到神乐跟前微微欠身,“神乐先生,我是狸花社的大神官狸蓝,代狸花神邸下向您问好。”

神乐:神向我问好,我认识祂吗?

内心吐槽归吐槽,表面上神乐店长起身回礼,“狸蓝大神官,此前狸花神社与玉兰街酒吧之间有些误会,不过现在误会已经解除了。”

看得出年轻时指定是个美人的狸蓝婆婆点头,姿态比想象中更为恭敬。

没错,就是恭敬。

狸蓝进阶大神官不过一年多,手中握着的权限比神官强不多少。

莫得办法,狸花神社独立出来的时间尚短,作为稻禾大神的附属神,贴身侍奉狸花神的大神官只狸青一人。

如此,后来上位狸蓝基本上已经放弃从老狸青手里分权,她年轻,有的是时间,等老狸青的寿命接近极限,自然会退居二线。

万万没想到,狸青被狸花神邸下亲手赶出了神社。

一夜时间,狸蓝成为了狸花社当中唯一的大神官,神邸的代言人,对她来说,这和天上掉馅饼没啥区别。

然后,狸花邸下降下了一道神旨,简单一行字:尽快与玉兰街修复关系。

狸蓝终于明白老狸青错在哪儿。

最近狸花神社疯狂地针对玉兰街酒吧,也就是除灵师协会千业分会,乃是那个老太太授意的。

她一定是惹恼了什么人,致使狸花邸下震怒,才会被一脚踢出神道。

就这,狸蓝哪里敢不恭敬。

一上午的时间,狸蓝大神官一直在思考修补关系的方法,又是万万没想到,玉兰街的人主动找上门寻求合作,狸蓝能说不吗,她举双手双脚赞成!

眼看前面的老绿森越讲越嗨,下面人的反应亦是如此。

神乐断断续续的听,大概就是碾压+甜枣,再碾压再给点甜头。

“狸蓝大神官,这边有点吵,我们去楼上坐坐?”

“好的。”

堂堂大神官,听这种忽悠人的讲座确实有些为难。

......

二楼经理办公室,神乐第二次坐在白店长的位置上,上回是昨晚,一个人感觉不明显,如今多了客人,角色转变,有点小激动的说。

两杯白水,神乐不喜欢喝这玩意,不过他不好意思去白姐家冰箱里拿可乐。

关于玉兰街与狸花神社,神乐道:“听说狸青大神官辞职了。”

狸蓝马上说:“没错,昨晚辞职,当天离开的神社,现在应该已经离开千业市了。”

现任掌舵人背前任的锅,她不想,也背不起。

“哦,离开了。”

神乐又问:“那您还有办法联系上狸青婆婆吗?”

狸青不重要,神乐还揍过她,重要的是究竟谁在背后指使她针对玉兰街,和他们家小千代。

狸蓝:“这......神乐先生,狸青婆婆离开神社时状态已经很差了。”

虽然老狸青一直压着她,数十年来也有恩情在里面,她怕对面的年轻人要不死不休。

神乐说:“哦,我想您误会了,我只是想找狸青婆婆了解些情况。”

结果,狸蓝现场拨号,没有打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