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千代的决定

神乐的儿时生活其实蛮辛苦的。

本来有姜老师带着他出去玩,后来姜叔叔被爷爷赶走,就变成爷爷亲自教他。

白天神乐要上学,回家要干活,干完活爷爷教神乐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可惜,神乐学不会。

后来,爷爷教剑道,神乐终于感受到了进步。

依旧是很可惜,他的进步缓慢,为少挨点打,他便开始自行思考如何变强。

不过直到现在他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强,与爷爷比剑,他从没赢过。

出租车上,神乐道:“不是我强,而是老太太和她找的帮手太弱了。”

“也不知道松山田岛是怎么想的,派谁来不好,非要派个老太太过来。”

“我承认老太太力气挺大,诶,千代,你怎么哭了?”

汽车重新发动,神乐在后面安慰千代。

他说老太太过来属于商业竞争,只不过对方不讲道德。

“你别担心,听说大神官是狸花神社最厉害的,我揍了她们家的大神官,估计后面就不会有人敢来招惹我了。”

说好的安慰,把千代安慰哭了。

千代说:“对不起。”

神乐嘿笑道:“干嘛跟我说对不起,是我今天食言没在家好好陪你。”

男人的笑脸,让千代的心又是一暖。

同时她也意识到自己真做错了。

白颂说得没错,她就是个靶子,神乐护着她,那些人便有理由对神乐出手。

或者说,神乐也是靶子,藏在背后的家伙最终的目的是神乐的爷爷。

千代抱着神乐的手臂,“我不想吃大餐了,我想回家。”

神乐说:“行,坐了这么久的车,回家歇歇,我负责做晚饭。”

……

回到黑崎公寓。

灵们立即开起了座谈会。

鬼斯、绿骷髅、鼻涕虫三个在中央,外围是五颜六色的恶灵。

鼻涕虫说:“神乐好像强得有点离谱。”

鬼斯说:“岂止是离谱,我现在严重怀疑他是那位神明故意放出来的。”

神明庇护,咒法无效,身体素质强大,近战无敌,还拿零能力者来看待他,那就是找死。

“我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

一群灵看向老绿骷髅。

老骷髅摊了摊鬼火,“看我干什么,我也不清楚,我只看见那小子突然就生气了,速度力量起码提升了好几倍,然后狸青那个小老太太就被踢飞了。”

恶灵们以“嘘”声表示失望。

但是老骷髅还有后话,“你们的关注点不该是神乐小子的脾气吗,那小子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发起火来跟个炸药桶似的,将来千代嫁给他,会不会受委屈?”

嗯……这的确是个尖锐的问题。

千代各方面都很好,毕竟年纪小,那么小小的一只,估摸着被神乐欺负了也不会说。

“吱呀”~

3101的门打开,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日向千代。

“你们在干什么?”千代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众灵各自散开。

“没事凑在一起?回家去!”

“好咧。”

这些整日无所事事的家伙,最大的优点就是跑得快。

千代回到3103,坐进沙发继续看电视。

她的神乐尼桑去买菜了,为晚饭做准备。

与此同时,黑崎公寓外停下一辆黑色轿车,戴墨镜的白颂从后排走了出来。

下午发生的事,白颂已然知晓。

神乐刚把狸花神社的大神官打了,灵师圈子里便响起除灵协会千业分会与狸花社多次冲突的声音。

紧接着,千业分部不守规矩,变相操纵委托,被本地灵师投诉抵制的消息传到总部,白颂马上接到问责通知。

接二连三,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黑崎公寓水深,暂无消息传出,不保证狸花神社不会这么干。

驾驶位上的一雄说:“小姐,总部要求您明天上午回东京交代问题。”

白颂说:“我知道了。”

某些人的目的终究还是达成了,不过她还没输。

踩着7CM的高跟鞋,白颂走进黑崎公寓,几乎是瞬间,关注的目光便来自四面八方而来。

对此,白颂不为所动,一群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而已,它们敢来,白颂就敢杀。

一楼到三楼,灯泡依旧时明时暗,高跟鞋与水泥地面接触所发出的声音就显得异常刺耳,尤其对灵。

有些弱小的灵承受不住,远离楼梯,躲进角落。

不知何时,鬼斯三灵又凑在了一起,目露凶光。

千代说:“你们老老实实在家呆着。”

3103的房门打开,小小的千代在沙发里没动。

白颂进门,门口没有多余的拖鞋,她便脱掉高跟换上男士拖鞋,来到千代的对面。

千代继续看电视,“怎么,我影响到你了?”

白颂缓缓地问道:“明天上午,我回东京。”

千代颔首说:“哦,那你也别想从我手里抢,我现在这具身体只能坚持到明天。”

白颂问:“你究竟打算干什么,试试他会不会为了你与整个灵师界为敌?”

闻言,千代抬头,偏马尾随之动了一下,“我有那么幼稚?我只是想和他出去逛逛。”

“只是为了逛逛?”

白颂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厉声说道:“就因为你要逛逛,玉兰街之前做的努力几乎全部白费,就因为你要逛逛,狸花神社为找回面子很可能启动神降!......”

千代打断她,“我看你是急糊涂了。”

更改规则并非一蹴而就,第一步度过危机,形成规模,第二步拉拢与打压,分化下面的灵师,第三步才是整合。

等完成了第三步,新的合作模式就变成了默许的模式。

灵师从单个委托中拿到的酬金少了,工作效率提升,接受面更广,总体收入未变少,还有团队作为后盾,那时候就算白颂被调回总部,也出不了大问题。

可现在拉拢与打压才刚刚开始,这个时候中断,岂不就是白费?

千代召过一把椅子,“你坐下说话。”

待白颂那双令无数女人羡慕嫉妒恨的大长腿交叠到一起,少女封闭了3103里的声音,“我知道,我是累赘,尤其是对他,所以过了明天,我会带着它们走,再也不回来。”

白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