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新的问题

高中课堂,戴着厚厚镜片的早见樱淡淡眼圈,虽然坚持听课,眼皮依旧时不时打架。

教室里温度适中,阳光打在她的侧脸上,映衬出淡淡的红晕。

昨晚,早见樱有点小失眠。

拿着神乐桑送给自己的新裙子,到了家门口她才想起要不要让爸爸妈妈看到这件事。

看到大概又要误会,上次妈妈已经误会过一次了,藏的话,藏在哪里好呢?

最终早见樱还是把装裙子的纸袋偷偷带回了房间,等父母睡着才拿出来试穿。

在服装店,早见樱自然也有试穿,太着急了,没仔细看。

新裙子最大的优点就是青春洋溢、粉嫩可爱,把早见少女的气质完全地衬托了出来,特别是摘掉眼镜以后。

缺点则是下摆短了点,布料有点薄,领口开得有点大。

然后,回到床上的早见樱开始纠结。

新裙子肯定不能随便穿,可下次再见神乐桑,她究竟是穿呢,还是穿呢,还是穿呢?

神乐桑是为了看......才要送她这条裙子的咩?

不不不,神乐桑不是那样的人。

......

“呦呦呦,樱酱,约会还会让人上课犯困吗?”

老师宣布下课,齐耳短发的由纪子蹦蹦跳跳地来到早见樱的课桌前。

“樱酱,那个帅哥是哪里人,转校生吗,听口音不像千业本地人?”

正打算眯一会儿的早见樱被吓一跳,脱口而出个“诶”,一张脸又红了。

由纪子两根手指点点点,“昨晚一定没有按时回家对不对?”

早见樱:“......”

见此由纪子捂着嘴,低下头小声说:“已经是那种关系了吗?”

“不不不!”

早见樱慌忙摆手。

她不应该慌,可若说没有丝毫的心虚也是假话。

比如她脑子犯迷糊的那几天,恨不得见面就黏在神乐桑的身上。

好在课间时间不长,由纪子也没有死缠烂打的意思。

早见樱被吓得不困了,把注意力挪回到书本上。

她没有察觉到,上午有道目光往这个方向瞄了七八次,而由纪子看了那个人更多的七八次。

......

狸花神社。

一间茶室。

曾栽在高天水噩梦中的中年女神官花铃跪坐,严肃恭敬,“狸青大人,事情大概就是这样,玉兰街酒吧派来的只是一名叫做神乐的服务生,但是那个男人比看起来要强大得多。”

对面的老婆婆饮茶,慢悠悠地说:“能从充满未知的精神世界带人出来,自然不可能弱。”

女神官花铃:“精神世界?......就是?......”

麻衣老婆婆颔首,“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你无故中招。”

“可不是说白颂既不招白井家的喜欢,也在遭受除灵协会内部排挤吗?”

“不喜欢也改变不了她是白井家人的事实。”

老婆婆放下陶瓷茶杯,双手合十,心满意足,“而且那个女孩子很漂亮,很招男孩子喜欢,对不对?”

花铃道:“您是说,叫神乐的家伙在为白颂出头?”

狸花神社的大神官狸青老婆婆说道:“具体是什么样子,我们狸花神社无法改变,昨天你们通知我出了差错,我在动身前先抽了一支御神籤。”

“上面说,如果昨天我离开神社便会发生非常不好的事情,甚至会牵连到你们。”

花铃:“......”

她觉得那支御神籤应该是读反了。

她们误入诡异精神世界,狸青大人前来营救,从而造成影响。

一瞬间,最近在千业除灵圈子很活跃的花玲神官想了很多,最终垂首问道:“那么狸青大人,玉兰街已经给予了反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大神官狸青婆婆说:“我们在为传颂狸花神的威名而努力,按照正常的节奏即可,这里又不是京都。”

白井是京都的除灵世家,狸花神社远远不如。

不过她们身后是伟大的狸花神,狸花神背后还有稻禾大神,公平竞争,她们还能怕了白井家的女儿?

“铃铃铃”!……

狸青老婆婆接起手机,“不好意思,我们是狸花神的仆从,不受任何人指挥。”

另一边响起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老婆婆微笑不语,目光却是阴冷地望向市中心玉兰街的方向。

……

神官花玲的猜测有点水平,神乐的确有为白颂出头的意思才组织了新的合作计划。

换回公平竞争,玉兰街不怕,本来玉兰街酒吧便与狸花神社在同一竞争序列中。

不过,这份计划对普通除灵师很不公平,油水多的委托都被大昭寺拿走或者被狸花神社竞争走了,只剩一些汤汤水水。

没有油水代表着收入骤减,如果这些人联合在一起,局势势必反弹。

这又是下一个问题。

划分任务,白颂的功劳最大,每个委托均是先到达她的办公桌上,是白颂从专业的角度,通过知识与经验判定类型难度,而后才是发布。

她当然知道哪些委托适合“大昭寺”,哪些适合洒下去。

被蛊惑的除灵师,似乎是等着好戏看,结果他们自己成了戏,某些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经理办公室。

白颂问道:“神乐,你觉得我们的对手会不会在这上面做文章。”

神乐坐在那张无比熟悉的沙发里,笑着说:“肯定会。”

“咱们这么干不合规,狸花神社的气焰又被打压了下去,换成是我肯定要找新的棋子。”

“上一次那批有实力的除灵师玩神隐,让他们这么干的人不知画了一张多大的饼,现在大饼没了,变成玉兰街跟他们抢饼吃,说不定我们的对手不把我们的问题上报,正是等着新戏上演。”

白颂的一双长腿交叠在办公桌的下面,继续问道:“那你觉得,该怎么办?”

神乐说:“白姐不是已经想到方法了吗?”

昨天买到裙子,神乐很开心,又一想,千代和早见樱都有礼物,偏偏白姐没有,不像话。

于是趁中午休息,神乐去商场买了条价值2万多円的手链,时间紧,任务急,听取了导购员的建议。

他说给人过生日,寿星性别女,年纪二十三四五六岁,很白。

导购员便推荐了这款碎星主体又带点蓝的手链。

他上来是为送手链,酝酿期间看到了办公桌上的个人信息。

那是玉兰街酒吧的会员信息,被白颂分成了两部分。

很显然,白姐应对局势反弹的对策是拉拢一批,打压一批。

“白姐威武!”

神乐不擅长拍马屁,该拍的时候还是要拍。

眼看离下一个发薪日不远了,白白白姐要是小心眼儿扣他的奖金,神乐得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