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跟白颂赛跑?

这是发生在一周多前的一起交通事故。

高天水夜晚驾车,应酬归来,疲劳驾驶。

路上他感觉自己撞到了什么东西,开出去一段停车才发现自己有可能撞了人。

高天水原路返回,到达事故现场,一辆单车、一个人、一滩血,吓得他掉头就跑。

极度的慌张与恐惧过后,理智重新占据上风,高天水才报警叫了救护车。

很可惜,那个人没能抢救回来。

高天水忘不了,主治医生说过一句,“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哪怕早10分钟,就不是没可能保住命。”

这句话和他自己当时的懦弱一直缠绕着他的心,接着便是重复重复再重复的噩梦,高天水开着那辆车,行驶在出事的那条路上。

......

高天水挂上了营养液,全套监控设备,高天家的家庭医生及时赶到。

他是东大研究生毕业,又有家里的支持,说是青年才俊丝毫不过分。

从床上坐起来,高天水朝神乐鞠了个躬,说道:“神乐桑,感谢你救了我的命,我也不会辜负你的努力。”

他对高天太太说:“妈妈,等下麻烦带我去警察局,我想把那天的事儿再仔细地说一说。”

高天太太疼爱儿子,高天泽拦住了她,“男人就是要勇于承担责任,你已经犯下过一次错误,能够勇敢面对,我为你感到自豪!”

接下来的事儿便和除灵没有关系了,高天夫妇盛情邀请众人用晚餐,狸花神社这次吃了亏,没脸留下,玉兰街一方神乐说回去,也就没人选择留下。

没错啊,一会儿人家儿子还要去警局自首,他们在这儿吃饭算什么事。

神乐大哥牛哔!

今天这句话再一次响彻酒吧侍应生们的心扉。

怪不得神乐桑敢当面硬怼白店长,原来底气源自于实力。

能让狸花神社神官感到恐惧的诡异,怎么也得是大妖级别,神乐桑半个小时就在诡异的地盘解决了所有,其真正的实力恐怕距离大神官也不会太远。

一群人走出别墅。

狸花社的女神官花铃停下脚步,欠身问道:“神乐先生,能不能麻烦您告诉我梦境里的怪物究竟躲藏在哪儿?”

神乐说:“就是单车之后喜欢往黑影里跑的家伙。”

神官花铃与同样经历过噩梦的巫女们面面相觑,“那是死者的灵魂?”

醒来以后,她们也得知了车祸这件事。

神乐:“什么死者灵魂,它说高天水误闯了它的底盘,我让它放我们出来,我们就出来了。”

“......”

神乐大哥“除灵”期间,巫女与神官向众人讲述了她们在噩梦中的经历。

首先是稻草人,它会无声无息挪到公路上,然后变成吞噬血肉的怪物。

神乐挠挠头发说:“哦,我看它碍眼,提前把它踢飞了。”

中年女神官:“......”

年轻的巫女们:“......”

大和以及玉兰街众:“......”

一名巫女说:“我也猜跑车里坐的事高天水,几次尝试让它停下来,结果那辆车不能碰,碰到必死,然后回原点。”

神乐说:“哦。”

“......”

“还有那摊血,会变怪物!”

神乐说:“每次我都是骑车轧过去的。”

“......”

“路两旁的树也都是怪物!”

“哦。”

“我也追过单车之后的白色怪物,根本追不上。”

“嗯,我也是追了好久。”

“最恐怖的是那些人脸怪,杀不尽,而且经常从诡异的地方冒出来。”

“嗯。”

“不对,梦里最恐怖的应该是轮回,看不到希望,每轮回一次就糟糕一点,最后一次我躲进拉面馆也没躲过追杀!”

......

狸花社的巫女神官重讲噩梦前,大和他们只知道里面很危险,没有具体的概念,如今在看,幸好他们没进去没深入,不然不一定能比小巫女们表现强。

同时大和暗下决心:下次再有危险的事情,神乐大哥不在场我坚决不去!......我还年轻,没当上住持,没谈一场恋爱。

......

回归玉兰街酒吧,神乐桑的声望再一次拔高。

神乐桑不仅聪明有头脑,还是强大的除灵师,跟着神乐桑混早晚把狸花神社踩在脚底下。

神乐倒不关心什么声望,1000万的酬劳高天家最后出1200万,60%流入奖金池,就是720万円!

似乎去东京买一座豪宅也没那么难。

神乐高兴地拿起其它除灵“小队”的回传报告看。

50万円,完成。

80万円,完成。

后面跟着一个240万的大单子,虽然有人受了点皮外伤,整体还算不错,而且最终的结果是完成,任务酬劳将在今晚12点钱到账。

愈发充裕的奖金池呐,下月的发薪日又能迎来大惊喜也说不定。

神乐嘿然一笑,忽听到酒吧主管一雄的声音——

“神乐桑,店长请你去办公室一趟。”

神乐点头说:“好的。”

“呵,白姐也知道了千万大单搞定的消息?”

上了楼,他直接推开了门,却见白颂摆出一张冷冰冰的脸。

神乐摸摸口罩,始终没摘下来,不会唤起不好的回忆。

神乐想,除了昨晚他也没得罪过白姐,所以这又是肿么啦?

白颂说:“你刚才去处理了件超自然案子?”

神乐颔首说:“是啊,有个人开车造成一死,良心上过不去,过着过着就把自己整进了死胡同。其实也没什么难的,人醒了,现在应该已经去警局做了补充说明,高天家当然是觉得儿子的命更重要,1000万酬劳又额外加了200万。”

一记剪刀手,充分说明神乐此时的心情。

白颂问:“就为了一点钱?”

神乐想了想,说:“也是为了对狸花神社的恶性竞争进行反击,玉兰街酒吧不能被绊住脚。”

白颂继续冷冷地盯着他,压力山大,压力山大。

受不住的神乐走到办公桌的对面坐下,亮出一个放宽心的笑容,“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的安危。”

白颂立刻反驳,“没有。”

回答这么快,反着听就对了。

神乐说:“我又不傻,真遇见打不过的怪物,我保证比谁跑得都快,不信我们去楼下比试比试?”

白颂职场装扮高跟鞋,跑什么跑。

且看神乐愈发无赖的表情,白颂低头拿笔,批改文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