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狸花神社与1000万的委托

城市除灵的主力军是众多除灵师,而由神明眷顾的神社在各大灵师势力当中妥妥排在上游。

狸花神社,所供奉的是狸花神,虽是妖神,关于祂的传说却是与掌管商业农业的稻禾神捆绑在一起。

稻禾大社的香火,多年前便是霓虹前十,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渐递增,现如今已稳居前三甲。

狸花神作为稻禾大神的点化的妖宠,本是立于稻禾神像之下,最近些年才独立供奉在狸花神社。

正是因狸花神深受稻禾大神的宠爱,使得狸花神社崛起的速度远超一般神社,如今在千业市甚至敢与大神分社比肩。

而狸花神社与除灵协会不和,最主要的原因是稻禾大社从来不鸟除灵协会。

千业的除灵业务,狸花神社向来是自行接受委托。

不过此前玉兰街酒吧只是平台,与之的摩擦不多。

大和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说:“狸花神社抢咱们玉兰街的业务不是一天两天,最近不知怎么的,开始有针对的意思。”

“佛说:他们这样太过分了。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正好咱们大力推进新的合作模式,前三天还好,今天上午就有一个任务被他们生生抢了去。”

玉兰街酒吧还有竞争对手?

嗯,竞争也不是坏事。

大和却说:“如果是正常的竞争,咱们实力不如或者就是被抢了先,我也不说什么,关键他们临时降价,让委托人把咱们的人赶了出来。”

3天1100多万,有竞争对手很正常,恶性竞争就没意思了。

除灵师除的是妖怪,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可说是冒着生命危险,20个任务下来,为委托人挽回的生命财产远超1100万这个数字,所以这份酬劳他们拿的心安理得。

两家竞争,你收50万,我收40万,然后30、20,7万8万,这不叫竞争,叫内卷。

而且这么干下去破坏的是大环境,神乐他们好歹背靠玉兰街酒吧,大不了重新回来干平台,大神社收价如此低廉,让那些小门小户怎么活?

听到这儿,神乐终于严肃了点,“具体说说。”

狸花神社是稻禾大社的附属,有些信奉稻禾大神的信徒也会去狸花社上香祈福。

狸花神社在千业市的本土势力很强,行事比较嚣张。

最近......大概有一个礼拜,玉兰街酒吧下发但以失败告终的任务九成是因被狸花神社捷足先登。

神乐他们插手业务前还感觉不出来,毕竟抱怨全部来自从玉兰街酒吧接走委托的人。

如今大昭寺与玉兰街酒吧一同扫荡任务,狸花神社的动作就再明显不过。

她们似乎是想彻底压过玉兰街,获得千业除灵圈的主导权。

神乐蹙起眉头,“这么不要脸?!”

抢业务就是抢钱,玉兰街的资金池里也有神乐一份钱,冲这一点,他便不能袖手旁观。

刚他还在二楼办公室里说要保护玉兰街,WTF!......这打脸来的要不要这么快......

神乐问大和,“你从外面跑回来是怎么回事?”

他觉得小和尚回来不光是带回一个坏消息那么简单。

闻言,大和搓搓圆寸头,尴尬地笑了笑,“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神乐大哥你。”

“今天我这儿的一支队伍领了一起噩梦事件,有家人的孩子一直做重复的噩梦,怀疑是鬼物作祟,委托玉兰街前往除灵。”

神乐说:“然后?......”

大和:“然后又被狸花社的巫女抢了先。不过她们没成功,反而陷在了里边,我觉得这事恐怕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就回来问问您。”

“什么乱七八糟的。”

神乐扇扇手说:“鬼物在梦中作祟,这世界哪儿有什么鬼,狸花社的巫女爱做这任务就让她们做好了。”

神乐打算再仔细了解一下狸花神社,既然它是稻禾大社的附属神社,便有和平解决的可能。

大和说:“哦,那行,以为1000万的任务驱散噩梦很简单,让狸花社的巫女多耗几天对咱们也有好处。”

神乐停下了脚步。

“你刚才说噩梦事件的委托酬金是1000万?”神乐问道。

“对呀。”大和点头说,“那家挺有钱的,刚还说只要能治好儿子,花再多的钱都没问题。”

神乐,转身,猛拍他的肩膀,“作为除灵分会的一员,除恶务尽,当然也要以拯救无辜的市民为己任,带我去,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装神弄鬼!”

大和:“......”

他以为他们家主持老爹够财迷了,没想到神乐大哥也是要钱不要命。

路上。

“神乐大哥,狸花神社陷进去的巫女已达三人,有名神官来了到现在也没能从噩梦中走出来。”

神乐说:“没关系。”

“狸花神社已将高天家的事报告给了大神官,咱们真的要和神力高强的大神官来争?”

神乐说:“争,为什么不争,我都没跟她们玩恶行竞争,只是过去看看,1000万,一个任务顶咱们所有人三天的收成,去看看又不掉块肉。”

神乐非常奢侈地打了辆出租,为的就是赶在狸花社的大神官之前到达高天家。

1000万円,距离东京豪宅又近一步啊。

......

市区某独栋别墅,三楼大卧室,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躺在床上,表情痛苦。

不远处是三名昏睡的少女,一名与青年表情相差不多的中年女人。

房间里还有人,部分来自狸花神社,部分来自玉兰街酒吧。

酒吧的侍应生很淡定,也有些庆幸。

千万级的委托,的确值得狸花神社来抢,她们的人在玉兰街到达1小时前面见委托人,使用了入梦的办法想将昏睡超过48小时的高天水从梦境中拉出来。

结果直到三名巫女法力耗尽,也未能完成计划。

领队的中年神官花铃见此亲自出马,同样陷入到了高天水的梦境当中。

任务信息上,高天水的噩梦来得很突然,初期只是重复做一个梦,前天早上开始改为昏迷不醒,正常的医疗手段无效,高天水身体各项机能没有异常。

当天高天家动用关系邀请来几位法师进行了驱魔仪式,继续无效。

得出结论,妖魔的妖力很高,建议高天水的父亲向神社、除灵师协会发起委托。

“梦境是很玄妙的东西,连接人的大脑,按理说任务的难点应该是如何在不伤害高天水的情况下治好他,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一名玉兰街酒吧的侍应生说。

“高天水身上没有半点异常的反应,这就很不对劲,刚才大和那小和尚还打算去噩梦中跟小巫女们抢,后来才知道回去搬救兵。”另一名青年说。

所谓的“救兵”,自然就是一雄主管和白店长,除灵协会千业分会两大最强战力便是上述两位。

合作计划只在员工中展开,不过是神乐桑发起的,以神乐桑与店长的关系,赶在狸花神社大神官赶到前......

“我回来了!”

小和尚大和呼哧带喘地跑上了三楼。

几名侍应生心说:神乐桑的面子果然够大。

就见还穿着侍应生制服的神乐跟着走上楼。

然后......没有了......

侍应生们:“???”

“神乐桑,白店长、一雄主管呢?”

神乐说:“我怎么知道,不过白姐应该在忙工作,她总是那么忙。”

面面相觑......

神乐大哥牛哔,他们不敢在神乐面前质疑什么。

有人拉过大和,悄然问道:“究竟是什么情况?”

大和也很懵,“这个委托咱们搞不定,我就把神乐大哥请过来了。”

“你疯了!”

大和:“是你们疯了才对吧。”

转而对神乐说:“大哥,这边,病人就在卧室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