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渣男

京都某个房间,松山田岛耳听着悠扬的交响乐,手中的红酒转出一个漩涡,心情愉悦。

他被白井家的弃女狠狠地打了脸,虽然他就是奔着对付分部长白颂而去的千业,故事的结局实在让他脸疼。

没关系,本来他还想从那个女人身上捞点好处,再把她赶下台,或者干脆收入房中,现在中间的环节省掉了,直接按死即可。

白颂不是在千业厉害吗,让她滚回总部,砍掉她的手脚权力。

到了那时,还不是松山部长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

松山田岛想着,嘴上笑着,手旁的电话忽然响起——

“部长,千业那边出了点事儿,分部的委托运营又恢复了正常。”

松山田岛:“什么?!”

电话里:“我在查,白颂一定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她这是自寻死路。”

松山田岛怒道:“查,往死里查,然后立刻联系狸花神社,她们的动作太慢了!”

“嗐!”

“哗啦”一声。

电话挂断。

松山田岛手中的红酒杯摔得粉碎。

......

千业玉兰街酒吧。

听完自己酒后的行动,神乐其实还蛮欣慰的。

主要他脑海中的社死大事件数不胜数,而他自己不过是小小地得罪了一雄主管,对白姐出言不逊几句,相信以白姐的胸襟不会跟他一般计较。

于是,等过了午饭,神乐端上一壶茶敲门进入二楼办公室。

当然神乐说错了话,自然要有承认错误的态度。

“白姐!……”

“出去。”

“……”

一句话把神乐定在了当场。

说好的胸襟呢?

难道他之前不小心碰到的是错觉?

神乐嘿然一笑,说道:“白姐,我是来认错的。”

正对面,办公桌之后,白色小西装的白颂批改文件中。

由于没问出自己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进了这扇门神乐才敢把口罩摘下来。

见白颂不再赶自己,神乐往前走了两步。

白颂抬头,压力山大目光之术瞬间绽放!

仅仅一秒钟。神乐便败下阵来,低着头将茶壶放到办公桌上。

“是我昨晚得意过了头。”神乐诚恳地说。

白颂停笔,“你还知道自己是得意过了头?”

嘿,有戏。

再次笑脸,神乐转到了白颂身后,抬起双手为劳苦功高的白姐捏肩膀。

好软的肩膀……

好像女孩子的身体都是软绵绵的。

虽然隔着几层衣服,在力的相互性的作用下,那份柔软自动反馈回神乐的手掌。

男女之间,所谓的捏肩,没有孰高孰低之分,倒是一种亲近的表现。

尤其是疑似患有社交障碍的白颂。

对其他人,间隔1米是白颂的底线,唯独对神乐,昨晚愿意把烂醉如泥的他带走,现在神乐碰她的身体,白颂也没说什么。

不过神乐没想那么多,只当自己的态度打动了白姐。

他看了眼白颂的脸色,白嫩、光滑……呸呸,关注点错了。

然而这样的角度,他又忍不住往稍下的方向看,雪白的鹅颈,精致锁骨的一部分,领口第一枚被打开的扣子,以及扣子里面突然就圆滑起来的……

“!!!”

神乐想起来了!

昨晚自己喝醉酒,白姐带他回房间睡,然后他居然将人按倒强行吻了上去。

再次感受嘴唇的沙痛,神乐心说:活该你被咬啊。

另外,他那么混蛋白姐也没给他扔大街上,简直就是太宽容了。

想到这儿,神乐一把抱住白颂,胸口以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一心工作的白颂身体僵硬,随即硬邦邦地问道:“你又想干什么?”

神乐说:“对不起啊。”

他那么做说明平日里便对白颂没安好心,醉酒不过是壮胆,或是暂且忘掉了其它事情。

神乐的记忆依旧不全,所以他不清楚这根本就不是对不起的问题。

一口吻上去,他用一只手抓住白颂两只手腕,空出来的手立即开始大肆破坏。

今天白颂身上的职业装是全新的一套,因为昨晚那套被神乐扯得没法穿了,不得不换。

也正是因此白颂才会咬他。

在她的心底有些事情并非不可以,光那一纸婚书便不是她反抗得了的。

可不明不白的将自己送出去,白颂办不到。

她没有忘,神乐至今还不知道自己是她的什么人。

女人,很敏感的,呵呵。

前一秒风和日丽,想起某人的混蛋行径,白颂立即生出怒火。

而她的身后,神乐的脑袋也靠了过来,说:“你放心,我做过的事没有不认账的道理,虽然我保证不了什么,但是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保护你,保护玉兰街酒吧。”

说完这句话,神乐放开手,走出了经理办公室。

“……”

换成白颂久久无言。

她对自己未婚夫已有很长时间的研究。

神冢封印,只能从侧面了解。

正是这项研究让白颂得知神氏的曾经是多么的辉煌,以及如今神氏哪怕只剩糟老头子和废柴孙子,白井家依旧甘愿保留婚约。

神氏的强,当真是实力的强大,直到老爷子神宫健次郎把自己关进神冢,各大世家、神社、佛寺才算安心。

同是在调查研究中,白颂知晓了姜大人的存在,霓虹国度又一位BUG般的男人,神道、人道,许许多多的巅峰。

幸好他对权力不感兴趣,不然他就是无数人既神宫健次郎之后的噩梦。

当白颂得知神乐真司是他的弟子,心中的某些侥幸的心理瞬间灰飞烟灭。

比起白井家,忍受一个男人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

当初那个天真可爱的小男孩,再坏应该也坏不到哪里。

白颂轻轻叹了一句,“渣男。”

......

神乐离开二楼,赶忙又把口罩戴上。

事情都搞清楚了,很糟糕,但不是太糟糕。

醉酒再次成为了神乐的禁忌,这次是白姐心软,下次......不,没有下次,白姐这边他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出手啦!

得了便宜还卖乖?

绝对没有,现在他嘴还疼呢。

“神乐大哥!”

神乐刚从楼梯上走下来,就看到大和呼哧带喘地跑来。

“发生什么事儿了,你们遇见了妖王?”

在神乐的认知当中,也只有那些活了上千年的妖王算得上棘手。

大和立定,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搓了搓圆寸头,才想起自己要说什么,“大哥,妖王出没,哪儿轮得到咱们出手,是狸花神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