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都说了,最后一次!

困扰千业市民的诡异事件,解决了。

摆在白姐面前的难题,化解掉了。

辛苦是辛苦了点,巨额奖金振奋人心。

而且这只是初期,最过费时费力的阶段。

分走300多万的大和已向神乐大哥传达了主持老爹的意思,从今往后玉兰街酒吧的工作,大昭寺将全力支持。

大昭寺只是小寺庙,钱不多,但寺里的人手随玉兰街酒吧调遣。

也就是神乐预料中的多头并进模式明天开始,即可实现。

一杯一杯再来一杯。

“噗通”!

又逃了晚课出来的大和一头栽倒在吧台上,引来一阵欢笑。

神乐作为今晚的主角,同样不可能少喝,整张脸红得厉害,跟着笑。

“明天还有任务,喝得差不多,大家就得回家睡觉去了哈。”神乐歪歪扭扭地道。

“没问题,神乐桑,我再敬神乐桑一杯!”板寸头的佐藤山举起酒杯。

正这时,一道高大的身影走到众人身后,瓮声瓮气地道:“店长的意思,集体活动很好,不过注意不要太晚,影响工作。”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酒吧主管一雄。

曾经一雄主管当得上玉兰街一人之下的人物,但现在醉醺醺的神乐在员工间的声望比之店长也差不多少。

神乐回头看了一眼,用手抵住半张脸说:“请白姐下来喝两杯?”

一雄面露为难之色,神乐当即笑道:“就知道白姐不喜欢热闹。那......你就别走了,哪有活动还没完,领导先跑路哒?”

说着,他按住一雄的肩膀,将人按坐下来,一杯两杯三杯。

一雄另一个身份是保镖,不宜饮酒,可面对神乐的邀请他又没有办法。

最终,神乐还是喝多了,大家都这么开心,他不好推辞,庆功酒会宣告结束。

像大和这样的,被人扛进出租车,回寺庙。

烂醉如泥的,要么干脆住在酒吧,要么有人陪着回家。

唯独神乐,众人都不清楚他家住哪儿,人身魅妖魂的白井梨香倒是知道,装作不知,默默地收拾空酒瓶。

还是最后加入的一雄拍了拍神乐的肩膀,不过被一巴掌拍开。

神乐眯着眼睛,说:“我趴一会儿,我能自己回家。”

一雄就不敢再碰他了。

这时——

“哒哒哒”!......

高跟鞋敲击地砖的声音响起,白店长驾到!

白衣黑裙高束盘发,白店长给人的感觉如是像雪山巅的女神。

她把神乐从桌子上架了起来,嘴里面小声埋怨道:“不能喝还学人家逞能。”

闻言,神乐当即瞪大了眼睛说:“谁告诉你我不能喝,我比你能喝!”

白颂没言语。”

“如果不是看你长得好看,我才不跟你喝酒。”

依旧没言语。

神乐一边上楼,一边对白颂数落,把楼下一干人等看得目瞪口呆。

有些人本是醉了,见永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白店长小媳妇儿似的带神乐桑“回家”,猛然惊醒。

说好的小狼狗呢?

如果是小狼狗,主人来了应该踹两脚,不让他得意忘形才对。

“原来不是小狼狗,而是大老虎?”

“那是不是......玉兰街酒吧已经改姓神乐了?”

不知名的角落,白井梨衣将这一切默默地记录下来。

......

白颂家。

神乐一头倒在床上再没动静。

神乐这么做,相当部分是为白颂排忧解难,所以白颂并不觉得把醉酒的他带回家有什么不妥。

她帮神乐把外套脱下来,很是费力,主要这家伙一点不配合。

鞋子脱下来,有味,但也算了,明天洗床单就好。

白颂对着他的腰带看了一阵,最终下定决心,帮他解开。

下一秒,白颂的手被抓住。

神乐再次醒来,瞪大了眼睛说:“你干什么?!”

白颂不慌张,说:“你如果愿意这样睡,我没有意见。”

然而神乐却是生气了,死死抓住她的手,“都说了,最后一次!”

语罢一记回拉,白颂脚下不稳,扑倒在他身上。

不给白颂反应的机会,神乐翻身,上下的位置逆转。

精致到了绝美的面容,放上火柴棍决计掉不下来的眼睫,红润诱人的小嘴,神乐直接堵了上去。

......

第二天。

神乐是在经理办公室沙发上醒来的。

敲了敲轻飘飘的脑袋,他知道自己昨儿晚上喝断片了。

“酒不是坏东西,但不能多喝,要引以为戒。”

神乐没喝多过,所以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撒酒疯,三十多名同事看着,出洋相无异于社会性死亡。

眨巴眨巴眼睛,神乐又清醒了一点,当即觉察到了不对劲。

“嘶!……”

嘴疼。

用舌头舔一下。

更疼。

神乐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对着自己一看,破了。

“我昨晚喝醉不老实,然后不小心摔破了嘴?”神乐懊恼地说。

对于睡在经理办公室的沙发上,他倒不觉得奇怪,毕竟不是第一次。

但这个嘴破,神乐是一点印象没有。

未知的才是恐怖的,万一不是简简单单的磕破,不知道会演变成个啥。

这时侧墙门打开,白色制服套裙、黑丝高跟鞋的白颂缓步走出来。

白颂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向办公桌。

神乐心虚,干笑着问道:“呃,那个,白姐,昨晚我喝醉了,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吧?”

白颂不搭理他。

神乐刚帮解决了问题,正常白颂不应该这么冷淡,换句话说,醉酒之后的他真不是啥好东西?

“呃,白姐……”

“我不知道。”

说着,白颂手指办公室的门,“我要工作了,出去。”

神乐就这么被赶了出来,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他捂着嘴找到口罩才肯见人。

合作计划依在继续,酒吧一层加上专职保洁梨衣桑寥寥数人。

神乐还没来得及说话,大拇指便到了。

“神乐桑,你真是太厉害了。”

“神乐大哥,虽然你的年纪没我大,不过在我的心目中你是我大哥。”

神乐真司:ɿ(。・ɜ・)ɾⓌⓗⓐⓣ?

然后他的心就更虚啦。

这两个家伙说得挺好听,笑容诡异,结合到一起妥妥反话。

“你们两个别走。”

神乐道:“跟我说说,昨晚我都干了什么。”

此事涉及白店长,本来不好说,可架不住神乐软硬兼施。

昨夜,小庆功会。

神乐邀请白店长下来喝酒。

神乐当面硬怼白店长。

“你没我能喝!……”

“要不是你长得好看,才不跟你喝酒……”

神乐:“纳尼?”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白姐会对自己冷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